第三章 黄沙淹没血语迟
作者:无心舍      更新:2018-08-05 21:25      字数:2958
    玉门关突然出现一个浑身是伤,纵马过市的人,可是吓到了不少人,而明月居内,丝毫不受影响。

    歌舞美人,觥筹交错。

    “进是进来了,可我根本没法近到少卿的身。”尹川完全无心去看那所谓的美人。

    软腰翘臀,美目流盼。

    程悦倒是醉心于这些,好酒不断灌进喉咙里,色眯眯的盯着台子上的舞女,确实是难得一见,也不知道明月居是怎么得了这么个尤物。

    就在程悦和尹川的对面,中间隔了一个舞台,就是鸿胪寺的少卿周平。

    “那个长相平平无奇的就是鸿胪寺的少卿,不过,奇怪的是,今日大理寺的少卿没有留在 明月居。”程悦说道:“这些都不重要,你看见周平身边的那个矮胖子,带着八字胡的,不怎么惹眼的。”

    “看见了。”尹川说道。

    程悦拍了拍尹川的肩膀,说道:“你要想办法和他打交道,他叫胡胖子,是周平的心腹,你只要和他成了朋友,你堂弟的事情,自然就不是问题了。”

    尹川听了程悦的话,一直盯着鸿胪寺少卿,一转眼,发现身边的程悦已经没了踪迹。直到舞女与乐声结束,程悦都没有回来,尹川才知道,程悦这是把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了。

    而对面周平那里,似乎也出事了。

    身着鸿胪寺官服的人在急冲冲的闯进来,到了周平的身边,报告了些事情之后,周平脸色大变,也变得急冲冲的,无心再欣赏歌舞美人,披上袍子就离开了明月居。

    风吟珏一直跟着那个快马过市的人,楚云江说的不错,那个人的确是奔着官驿去了。风吟珏脚力不错,这马的速度比她快不了多少。

    刚到驿站,马上的人的便朝着值守的人说道:“我要见鸿胪寺少卿!立刻!”

    在驿站值守的人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对方的模样,来头不小,也不敢怠慢,可现在周平根本不在驿站。

    “可是大人并不在这里……”值守的人连忙说道,想要帮马上的人下来。

    马儿越发的躁动不安,嘶鸣着,踢打着前蹄,溅起的灰尘都飞进嘴里去了。

    风吟珏在不远处小心看着,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马上的人被马儿甩了下来,值守的侍卫连忙过去扶。

    只是还没有碰到对方,便是接连的尖叫声。

    “啊——”

    风吟珏再一看,尖叫声消失之后,原本在驿站门口的两个侍卫连同之前马上的人,一并消失了,只剩下那匹马儿,在原地打着转儿,驿站里面的人也听到了叫喊声,赶了出来,除了这一匹马,什么也没有看见。

    侍卫牵住了马儿的缰绳,上面还带着血渍。

    “快去叫少卿回来。”其中一人说道。

    话音刚落地,便听见重物落地的声音,是什么砸在了。

    风吟珏露出头去看,是之前骑马的那个铁勒人,刚刚明明是消失了才对,现在又突然出现,原本他佩戴的腰刀,现在紧握在手,刀已出鞘,沾满了黑血和别的什么东西,他比之前更加虚弱,双腿跪在地上,勉强爬起来,看着驿站侍卫,说道:“虫……危险……”

    说完这话,那人又重重倒在地上。

    驿站侍卫上前检查,几个人明显是被刚刚的情景吓到了。

    “没气了……”

    “赶紧去叫少卿大人啊!愣住干什么!把人抬进去。对了,顺便去通知大理寺的少卿大人,说不上会帮上忙,还有,叫仵作来!”

    “是!”

    这些人在鸿胪寺当差,跟着周平来玉门关处理各国各族使臣带来的贡品,没想到会遇到这突发状况,一时之间,是真的没法冷静下来。

    风吟珏一直在驿站附近的树上躲着,可事情的经过她并没有看完,事发突然,还有两个驿站的侍卫不见了。

    但是风吟珏并没有发现有别的人。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风吟珏的心里充满了疑惑,这事情不简单,这再一次说明楚云江说的是对的。

    想到这一点,风吟珏心里的好奇心更重了,也不管被她抛弃在房顶的楚云江,继续留在了原地。

    鸿胪寺的少卿来的很快。

    周平听到了消息快马赶回了驿站,仵作早已经在驿站里面,风吟珏为了看的更清楚,又换了个地方待着。

    身上的银铃轻响一阵,掩盖在风里。

    “大人,人在里面。”侍卫见到周平走到门口的时候停了下来,面带异色,扭头看向身后,眼珠子扫着四周。

    周平是听见了那银铃声,那是风吟珏身上的银饰,铃铛里面,可都是装着救命的东西,风吟珏庆幸自己躲的够快,没有露出马脚,只是没想到这个周平不过是个鸿胪寺少卿,竟然有这般的警觉,看来对方武功也不错。

    风吟珏小心翼翼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与周围的环境融入。

    周平没发现什么,便跟着属下进了屋子,一进去,看见的便是躺在木板上的尸体。

    “知道身份了吗?”周平开口问道。

    鸿胪寺的人早就把人身上的东西该找的都找了。

    “回大人,是铁勒族的护卫,他的身上有通关行证,还有此次进贡的路线与贡品的单子,只是他的佩刀上刻是铁勒族文,属下们并不懂,所以不知道这人的真实姓名。”

    周平点点头,转向仵作,问道:“死因是什么?”

    “此人身上多处重伤,还有被他自己的佩刀伤到的地方,但是最严重的,是腰部的这一处,活生生被咬去了大部分的内脏,虽然简单抑制住了流血,能撑到这里来,已经是很不容易了。”仵作说道:“只是,腰部的这一处,还有他身上好几处伤,到底是什么咬痕,下官并不清楚。”

    “不清楚?这玉门关外多的是沙狼野狐,难道不是这些畜生做的?”周平问道,凑上前去,查看尸体。

    又看了看那把刀,说道:“出连克,不错的名字,也是个勇士,可惜了。”

    “看咬痕,并不是狐狸和狼,大人你仔细看他的伤口,这一圈……”仵作指着出连克的尸体,腰部那一大块,能勉强看清上面留下的齿痕,寻常的猛兽留下的伤痕,都是上下两道弧形,可出连克身上的,是一圈完整的咬痕。

    周平皱紧了眉头,说道:“舟连,这件事情通知薛将军,我需要薛将军,在玉门关外,或许还有铁勒使臣活着,还有,不管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一定得万分小心。”

    “是!”手底下的人受令之后,立即动身去了。

    “仵作,你说有没有可能有人做出特殊的兵器出来,造成这样的伤口?”周平想了想,问道。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这也是有可能的。

    仵作摇摇头,说道:“这个下官就不知道了。”

    “大人,袁一袁二两兄弟不见了。”有人发现了在场的人少了两个,说道:“发现这个人之前,属下们曾经听到尖叫声,现在想来,应该就是他们两个人叫的。”

    周平的眉头都快拧在一起打架了。

    “如果不是猛兽做的,那就极有可能是燕子大盗了。”周平说道。

    “燕子大盗?”众人齐声问道,随后小声议论起来。

    “只是猜测而已。”周平说道:“早在这之前,燕子大盗就在江湖上放了消息,说是要盗取铁勒族进贡的燧人石灯,铁勒派来的人却是在玉门关外出事了……”

    怎么说燕子大盗都和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

    风吟珏小心轻抚手中的蝴蝶,屋子里的让人说的话,她听的很清楚。

    过了会儿,风吟珏将手一握,那蝴蝶便收敛了翅膀,然后被风吟珏放在了银铃之中。

    “我听你的人说,驿站出事了。”一群人正在说燕子大盗的事情,追查燕子大盗的大理寺少卿李浔便来了。

    声音冰冷的,瞬间就震住了众人。

    “哟,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我手下的人是请不动你来的。”听到李浔的声音,周平一下子却是轻松了下来,冲着李浔招了招手,说道:“过来看看这尸体,这个人是铁勒使团的人,说不准就是燕子大盗杀的人呢。”

    李浔几步到了尸体旁边,上下仔细看了看,说道:“这伤口……”

    “仵作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周平说道。

    李浔说道:“现在还不好说与燕子大盗有关,这事情有些诡异,你若是求我,我就帮你破案。”

    鸿胪寺的人见到李浔冷着脸说出这话来,纷纷愣住,转头看着周平,周平还是笑嘻嘻的说道:“这可是死人的大事,本来是鸿胪寺的职责,但是你看这人死的太奇怪了,本来你大理寺也是有责任管这件事的吧。”

    李浔语气一成不变,说道:“我可以让大理寺的人来接管,不过现在,在玉门关的,只有我。”

    所以这就要看周平的态度了,这根本就是趁火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