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阁楼春意
作者:蛋黄色的忧伤      更新:2018-02-13 15:06      字数:2572
    “哎哟~这位客官~天色不早了,要不要进店来落脚,歇息一宿啊~”

    到了厚荃镇,李成茂压根就不用凌道长带路了,直接朝着镇上最灯红酒绿、火光通明的地方奔去。入眼处,是有着明显异国建筑风貌的**雅苑——“怡性阁”,以及一声妖媚迷人的邀请声。

    自然有人将两人的马匹牵至马厩,李成茂走上前看着楼内的乱花斗艳,心中早如猫抓心般瘙痒,一把环上倚门而笑的女子的柳腰,淫声道:“哦?进来的话,怕是更得不到歇息了吧~”

    女子装作羞涩的娇笑道:“客官你真坏~竟然想奋战一整夜~”

    她本不算漂亮,甚至长得还有些寒碜,可小巧依人且嗲声嗲气的样子,让高大威猛的李成茂瞬间爱不释手。若不是现在还在门口,若是在昏暗的房中,自己怕是早就要吞了她。

    凌诺伊看着李成茂揽着那小姐,将身体贴在她身上,叹了口气。李将军毕竟血气方刚,又逢伤心劳神之事,对于那种黑瘦鼻塌的姑娘都能如得了眼。看来,真的是**坏了。

    “客官,您也是要进来歇息一下的吗?”看见凌诺伊这位花白胡子的老人,穿着不属于本国的华美道袍,不知此人前来的目的为何。

    既然他是和刚才那位粗壮公子一齐过来的,那么目的自然不言而喻。可是,瞧他那骨瘦如柴般的躯干,道袍之下不知还隐藏着多少衰老的迹象,女子也不敢邀请他进来。万一,这老头兴奋致死,那自己这边还不好交代。

    “给我安排个安静的房间,让我住一晚便可。”凌诺伊老而成精,岂能不知这小姑娘的想法?也不恼,淡淡的说了一声。

    那女子倒也松了口气,立马领他前往。

    另一边,李成茂房间里面早已热火朝天起来。

    他贵为一国之皇子,竟然一时间觉着,自己之前住的寝宫,上等檀香木卧榻,周围香炉冉冉,香气袅袅,竟比不上现在此处的香软温热。

    “公子~您躺在这儿暂等片刻,小红这就带您将本阁最上等的“婵娉”姑娘请来陪您~”自称小红的姑娘这就想脱离李将军的臂弯,留下香风阵阵。

    李成茂还在享受怀中的柔软火热呢,一下子落空空的,哪肯依?

    “我才不要什么‘婵娉’姑娘,我就要你。”将军霸气的说道。

    “可是…小红只是站门邀客的,要是回去迟了,又要被妈妈打骂了,还会克扣银两。”小红故意露出危难委屈的表情,一下子就戳中了李成茂的心窝。

    “不去了,你就说陪我的,我给你三倍的价钱。”果真,李将军的保护欲被小红完全调动了起来,王霸之气尽显。

    “公子此话当真?”小红目的已经达到,重新将身子投回将军的怀里,惹得李成茂浑身酥麻震颤,连声道着“千真万确”。

    小红便不再做任何的反抗,一双充满欲望的深邃眼眸含情脉脉、柔情似水,缕缕春意也从衣物当中透了出来,瞬间点燃了李成茂干渴的内心。

    他实在忍不住了,一双手攀向小红的傲人之处,把玩在手掌中,小红浓重的鼻息中,夹带着声声魅惑的**。

    待到时机成熟,李成茂提枪上马,彻底释放着下午的压力。

    被安排在偏僻角落的凌诺伊感受到此景之后,嘴中扬起玩味的笑容。

    “婵娉”姑娘?听到这个词,凌诺伊顿时有些嗤之以鼻。这里的众多黑瘦姑娘以“婵娉”自居,东施效颦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真正的婵娉公主,究竟有几分美貌,也是不言而喻了。

    自己现在也稍稍可以做到像师祖那样,虽身不在此处,但是意识却能感知到此处发生的事情。他并没有忘记自己需要暗中保护李成茂,因此,在各个房间内笙歌停止,熄灯休息之后,他便盘坐而起,在床上修炼起来。并且,暗中感知着将军房中的动静。

    突然,凌诺伊一跃而起,静悄悄的闪出了门外。

    小红在睡前见李成茂的面目不像是本国人,且眉粗体壮、器宇轩昂,一看便是高贵显达之人,这身上的金银财宝想必也是异常的丰厚。于是,心生贪财之念,顾不上行业的规矩,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爬起来,猫着腰走到将军的盔甲摆放处。

    借着暗淡的月色,屏着气,摸索钱袋的位置。透过冰凉坚硬的盔甲下,手中终于传来了布袋子一般的质感,鼓鼓囊囊,看来内容不少。

    心中大喜,因为要是钱很少的话,自己拿出几个,看一眼便能知道。而现在,陪完今天晚上,自己好几天都可以不用忙活了。

    欲望战胜了小红最后的理智,她缓缓的将钱袋掏了出来,从中倒出了一把闪闪透亮的金币出来。转身看了看在床上因为操劳过度而呼呼大睡的李成茂,抱歉的朝他眨了眨眼睛。

    念自己身上****,衣物也是轻薄通透,只得放回自己平日休息的房间里。

    夜深人静,众人都被锁在各自的睡梦之中,小红也就披了一件丝质外衣遮体,然后转身出了房门。

    做贼心虚,小红环顾了下四周,确定没有人之后,才敢迈出步子,踮着脚下楼梯。

    夜色宁静如水,月光穿过楼阁的缝隙,轻轻的铺在地面上。小红从未领略过这般美景,不由的驻足欣赏。月色将小红的身影凸显的有些玲珑,独具美感,只是…

    小红发现,自己身影后面,竟然还有一具消瘦修长的影子!

    扭头一看,花白胡子在夜风中飘扬,一双深陷眶中的双眼毫无感情的盯着她,道袍宽大,仿佛里面没有躯干一样。

    小红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撞见鬼了,除了鬼,谁会在这个时间点活动啊!

    她刚想叫出来,就见一张褶皱破烂的纸条贴在了自己的嘴上,一瞬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小红惊恐万分,下意识的想用手去撕掉嘴上的纸条。却发现,那纸条的粘性竟然如此强烈,仿佛要将自己整个嘴唇也一同撕裂的感觉。便立马听了手。

    “这张道符专治偷鸡摸狗,手上不老实之人。待物归原主之后,声音归还给你,这张道符自然也能撕下来。”凌诺伊轻声说道。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小红却感觉如雷贯耳,除了相信之外,别无他法。因为,眼前的这个“鬼”,既知晓自己偷了东西,也能让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还有什么比这样更有说服力的吗?

    凌诺伊说完之后,转身出了楼阁,身形化入无尽的暗夜之中。小红可不敢上前阻拦,怎么出来,就怎么回去,将一切回归原位之后,轻轻的用手扯动嘴上的道符,只要一有疼痛感便停手。

    可那道符还真的如“老鬼”所说一般,毫无感觉一样的,从嘴上掉了下来。落在手上轻飘飘的,完全想象不到这玩意儿竟能让自己发不出任何声音。

    凌诺伊绕了几个弯之后,从楼阁的暗处纵身一跃,打开窗户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感受到小红重新躺会李将军的被窝里之后,嘴角再一次微微上扬。

    要说这个道符,分即时和延时两种,其中的效果需要自己亲自运转心法去选择。像这种既能使人发不出声,又撕不下来的效果,目前来说,凌诺伊只能将其放在即时性符咒上使用。

    也就是说,这样的效果其实只有那一瞬间。但是就是这震撼的一瞬间,足以让不知情的小红服服帖帖了。

    待凌诺伊运转心法,修炼完一个大轮回之后,东方既白。想必李将军也完全消除了身心的困乏,与南汉之人约定的时辰,也差不多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