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身世
作者:真c      更新:2018-01-06 16:59      字数:3451
    “接下来,有请顾生姿小姐为我们带来一首《容易受伤的女人》。”

    人渐醉了夜更深

    在这一刻多么接近

    思想仿似在摇憾

    矛盾也更深

    曾被破碎过的心

    让你今天轻轻贴近

    多少安慰及疑问

    偷偷的再生

    情难自禁

    ……

    “原来这首歌曲是叫这个名啊,怪不得如此熟悉,难不成她是原唱?”于逍远显然被这歌声给吸引了。

    “你蠢啊,这是王菲的歌好吗?”叶正一脸嫌弃,随后又补充道:“咦,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原唱的感觉。”

    “没想到这世间女子千万,称得上美女的不多,倾国倾城者不过几人,而真能让人过目不忘的,唯她尔!”于逍远看着舞台上的顾生姿,满脸都是倾慕的神情。

    “我们的逍远可真是多情啊,见着美女就直流口水。”叶正天打趣着于逍远。

    “你才流口水。”

    “小样,还不承认,你看,脸红了吧。”叶正天继续逗着于逍远。

    “你很欠揍耶。”于逍远没好气地道。

    “怎么,想在这里动手?可你打得过我吗?”叶正天忍不住笑了。

    “我……我……打不过也要打。”说完便追着叶正天打。

    “你们两个又在玩什么好玩的呢?这么高兴。”碰巧,叶正天撞到了慕容拜的身上。

    “老板好”

    “老板好”

    “行了,在这里不必这么拘束。”

    原来是慕容拜之前说过要为球员们庆祝庆祝,这不,领着大伙到自己公司旗下的鼎皇夜总会放松放松吗?可于逍远他们并不知道慕容拜是这里的老板。

    “逍远他看见美女流口水呢。”叶正天挤到慕容拜跟前说道,心想:有老板在,看你敢动我。时不时,还朝于逍远吐吐舌头,挑逗于逍远。

    “是嘛?我到想看看是什么样的美女能让逍远这般失态。”

    “就是刚才在台上演唱的那位小姐,好像是叫顾什么来着。”

    “顾生姿”于逍远一口答道。

    “老板你看,我没说错吧!”

    这时,于逍远才反应过来自己上了叶正天的当。反正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索性就不再解释。

    慕容拜把主事的人叫了过来,原来是慕容宅的管家。两人极为迅速的一阵眼神交流,还没来得及让于、叶两人捕捉到,就消失得干干净净。

    “听说你们这儿有位姓顾的小姐,方便请她过来一下吗?”慕容拜假装不知情。

    “顾小姐可不是一般人能见的。”开口就很强势。

    “不过慕老板都开口了,我们也不好薄您的面,我这就去请顾小姐来。”说完便朝后台走去。

    过了几分钟。

    “慕老板,听主管说您找我。”顾生姿姗姗而来,换了一身装束,显得几分干练。

    “顾小姐不仅歌声美,人也长得冰清玉洁啊!”慕容拜当着于逍远的面夸奖道。

    “慕老板可真是会夸人”顾生姿笑道。

    “本来就是嘛”于逍远插话道。

    “这位是?”顾生姿扭头看了看这张陌生的面孔,阳光帅气。这是于逍远留给顾生姿的第一印象。

    “我叫于逍远,有幸认识顾姑娘。”还未等慕容拜介绍,于逍远就自个报上名去。

    “原来你就是风城的大英雄呀!”

    “嘻嘻”于逍远挠了挠后脑勺,竟有些脸红。

    “正是他想结识一下顾小姐。”慕容拜替于逍远说出了心里的话。

    “好呀!我也想听听这位大英雄的事迹。”

    于是于逍远就拉着顾生姿夸夸其谈起来。

    慕宅虽是一栋欧式别墅,却让人感受不到它的浪漫,庄严的气质和气派的大门,反而给人一种不可冒犯的感觉,到了夜里又添了几分神秘。

    “我要你不惜一切办法接近于逍远,让他身败名裂。”慕容拜对顾生姿说道,面目好生狰狞。

    “哪怕是牺牲我?”

    “是”

    看得出顾生姿很生气,但除了服从,又能改变什么呢?毕竟是慕容拜给了她锦衣玉食的生活。

    顾生姿,原本一个乡野丫头,年幼父母双亡的她由哥嫂一手带大,十八岁就来风城打工。刚开始在帝记酒楼掌厨。而这家帝记酒楼做的菜,可是名满风城,慕名而来的人自然不少,慕容拜就是其中一位。

    “今天我们酒楼又新出了一道菜品――招牌啤酒鸭,您还跟往常一样?”

    “一切照旧”

    “好嘞”

    帝记酒楼每日都会推出一道新菜,慕容拜是这里的常客了,第一次来的时候,不知该点什么的好,酒楼的季老板就跟他推荐当日新菜,时间久了,自然而然成了他们二人的一种约定俗成。

    “鸭肉不仅入口鲜香,还带有一股啤酒清香。我真的好奇你们酒楼的厨师是何等的手艺精巧、心灵聪慧,才能做出这珍馐美味。”慕容拜一边吃着一边赞叹。

    “您还别说,小顾不仅人美歌甜,厨艺还真心不错。”季老板回道。

    “女厨师?还真是新奇。”

    “我到想见见。”

    “这……”

    “怎么,季老板想金屋藏娇不成?”慕容拜开着玩笑。

    “慕老板说的这是哪儿跟哪儿?”也只好差人到后厨把顾生姿给叫了过来。

    此时的顾生姿虽未施粉末,却仍然清新动人。

    “没想到年轻时才有的冲动,今日竟重现了。”慕容拜自言自语的咕哝着,感到一阵欲火焚身。

    “慕老板说什么呢?”

    “没……没”慕容拜矢口否认。

    “那小顾姑娘……”

    再后来,顾生姿便离开了帝记酒楼,去向鲜有人知。直至今晚才出现在于逍远他们面前。

    经过今晚的互动,加上顾生姿有意为之,二人见面的次数愈发频繁,渐渐的,于逍远就爱上了顾生姿。可他哪知道,这眼前的爱情,到头来会要了他的命。

    或许是二人都来自乡下,有着相同的经历,两人越聊越投缘。于逍远的真诚、对爱情的纯粹慢慢磨平了顾生姿心里的防线,她从未感受到过这般宠溺,被一个男子认真呵护着,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生怕自己摔着。

    都说爱情是伟大的上帝,总能让人忘了自己,身份也好,初衷也罢,通通忘掉。正当爱的年纪,又怎会无动于衷。正如汪国真说的:“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

    一年后。

    “你不会真的爱上那个傻小子了吧。”慕容拜责问道。

    “像你这种不懂爱的人,怎会知道爱的乐趣,在你眼里于逍远是傻,最起码他懂得去爱,对我倾心。”顾生姿极力维护着于逍远。

    “够了”

    “倾心?如果于逍远知道你一直在利用他,他还会对你倾心?醒醒吧!你跟他就不是一路人。”

    “我要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他,我不要再折磨自己。”

    “你敢”

    “有什么不敢”慕容拜没能想到,一直逆来顺受的顾生姿,竟敢违抗自己的指令。

    “来人,给我拦住这疯女人。”话音未落,几个大汉便冲了进来。

    “给我关起来。”

    而于逍远几天没见着顾生姿,就跟疯狗似的到处寻问顾生姿的下落。

    “看来他还很着急你的嘛。”慕容拜来到关押顾生姿的小屋。

    “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我求求你了,让我见见他,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顾生姿苦苦哀求道。

    “我可以让你去见他,不过你得保证我们的计划不容有失。”

    “当然,还得留下点实质性的筹码。”慕容拜一脸坏笑。

    至于他们二人究竟做了什么样的交易,外人一概不知。不过顾生姿到底还是见着了于逍远。

    “你要好好保存它。”只见顾生姿把一个录音器似的东西塞给了于逍远。

    “你到底是怎么了,净说些奇怪的话。”自从顾生姿回来以后,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她担惊受怕。

    “答应我”顾生姿强调到。

    “好,我收起来就是,真拿你没办法。”于逍远将那东西揣进了兜里后,轻轻点了一下顾生姿的脑门。而他却不知道顾生姿已经怀了自己的骨肉。

    CBA季后赛再过一个月就要开始了,自从上个赛季被一轮游后,于逍远他们很是不甘,所以这次,他们想证明一下自己。于是一心扑在比赛上的于逍远,便没在跟顾生姿碰面,只靠电话保持联系。

    于逍远他们也够争气,一路杀神斩佛进了决赛。最后,凭借着于逍远那记高难度的三分,杀死了比赛,为风城带来了第一座冠军奖杯。正当他准备当面告诉顾生姿这个消息的时候,却随球队去了美国。

    “只要三个月我就能回来,回来我们就结婚,我要让全世界的男人都羡慕我,能娶到你这般如花似玉的美人。”于逍远在电话里讲到。

    “好”顾生姿的泪水一下子就夺眶而出。

    等到于逍远从美国回来的时候,却未能见到顾生姿。倒是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到:“我为你诞下了一子”上面还交代了孩子的去向。最后一句是:“忘了我,小姿。”

    看到这里,于逍远便破门而出。三天后,就带着那个婴儿回来了,他不知道顾生姿去了何处?为何要丢下自己?待他把之前顾生姿给自己那个东西翻了出来,才弄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于逍远把那个东西和婴儿托付给自己的老娘,就只身去了慕宅。

    “你到底把她怎么样了。”

    “你想要对付的不是我吗?与她何干?”于逍远言辞激励的说道。

    “把她带进来”随后顾生姿就被带了进来,却早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

    “小姿……小姿”于逍远见顾生姿这般模样,好生心疼。正当他想要冲过去的时候,却被身旁的两个壮汉死死按住,不得动弹。

    “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要你死”

    “大丈夫死又何惧,不过你要放了她,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说完便接过递到跟前的一杯酒水,一饮而尽。

    “不要啊,放开我”顾生姿拼命喊道。

    结果,那是一杯毒酒,于逍远倒下了,顾生姿接受不了事实,也撞墙而死。

    慕容拜在风城权势滔天,为了能保存顾、于二人的这条血脉,于逍远他老娘只能带着孩子离开风城北上。如今这个孩子已经长大,换了姓氏,于逍远他老娘将“于(於)”字拆作“方人二”作为那个婴儿的名字。

    听到这里,阿人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完全呆住了,一时说不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