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 元逍遥
作者:金龙入海      更新:2018-08-07 17:50      字数:3877
    “好,好……”外宗大长老欣慰地打量了一番元逍遥,叶准和叶南山两位长老对元逍遥也是赞不绝口:“精气神皆为上佳,不愧是我龙吟谷年轻一代中的翘楚!”

    叶准手摸长须,看着元逍遥拜倒的身影,目光之中精光一转,笑道:“逍遥很可以啊,竟然一举突破了玄师之境,只怕你就是这外宗第一人了吧,就是内宗的年轻弟子里,现在就能达到玄师之境的,也没有几个!”

    什么!他竟然真的是玄师!这个元逍遥到底时什么来头?周子杰震惊不已。

     叶准此言一出,人群顿时一片哗然,所有人看向元逍遥的时候,无不瞪大了双眼。

    就是这个一脸无所谓的白衣少年元逍遥,他,竟然已经是玄师了,这怎么可能?

    他看上去年纪和周子杰相仿,没想到居然已经能和内宗的五大精锐弟子一样,年纪轻轻便一举突破玄师之阶!

        而人群中,触动最深,心底震惊最剧烈的,自然是白冕,柳闻妙,周子杰,叶长歌,陆宗,黄允和杨霁云等人。

    周子杰望着那站在高台之上,万众瞩目的白衣青年,虽然周子杰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五味杂陈。

    周子杰自打进了龙吟谷,他就发誓要重整衣冠,做人上人。

    在龙吟谷的这两年,他在外宗弟子中绝对属于修炼非常刻苦的那群人,他又在前线殊死血战,通过一次又一次你死我活的搏杀,吸取经验和教训。

    周子杰这才千辛万苦进阶到顶级玄士,他原以为自己吃了这么多苦,总算可以和外宗最强的那一波人平起平坐了。

    然而,元逍遥的出现,却给周子杰当头一瓢冷水,他如同一座大山,横在了周子杰的面前。

    这个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家伙,我连他名字都没听说过,没想到他居然一口气突破了玄师之阶。

    周子杰暗想道。

    相比之下自己原本引以为傲的玄士顶级又算得了什么呢……

    完了,龙吟谷年轻一代要变天了,这个叫元逍遥的外宗弟子,直接用实力碾压了所有外宗弟子,玄师之境啊……就算是内宗,能达到玄师之境的人如今也只有区区五人而已。

       周子杰心里无比嫉妒,但表面上仍然拼命保持着不动声色的状态,故意做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他目光依旧笔直地望向前方,但耳朵把旁人的议论一字一句都听了进去。

    “元逍遥这个鬼才,他居然回来了,他已经整整一年半没有出现在外宗了。”

    “是啊,外宗长老还给他开小灶,批准他可以不去前线,专心让他修炼,我以为他至多也就变成玄士顶级,没想到他居然一跃成为了玄师,太厉害了。”

    “外宗大长老的眼光可真毒,谁能练出来,谁不能练出来,他一看就知道,从来不会走眼的。”

    反观其他外宗高手,叶长歌倒是毫无拘束,微笑着和众人一起鼓掌,杨霁云虽说也是不动声色,但目光却把元逍遥上上下下给扫了个遍,眸子里昂扬着高涨的斗志。

    黄允站在人群的角落里,若有所思地望着元逍遥。

    白冕和陆宗倒是聚在一起窃窃私语。看来这两个人倒是死党,周子杰此前也从没见过这两位凑这么近过。

    柳闻妙身为一个女子,此刻却是含笑地凝视着元逍遥,也难怪,这样一个天才少年自然是少不了有人喜欢的。

        而周子杰嫉妒归嫉妒,心中也是震惊不已。原本元逍遥举手投足间他已经看出了元逍遥的身手气势皆为不凡,但是却看不出他的真实实力。

    现在外宗大长老一说。这个平时有些玩世不恭的元逍遥原来已经是玄师了。

    这种速度,委实骇人听闻,周子杰心中的得意和傲慢一时尽去,心中凛然,知道再也不可小瞧任何一个对手。

    光论天赋,周子杰自信他在外宗弟子中勉强也排得上号,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还是比不上元逍遥。

    现在摆在周子杰面前的问题就是——如何缩短和元逍遥的距离,甚至一举反超。

    也许除了刻苦的修炼和不断的领悟,还要有一些运气。

      

        元逍遥微微一笑,似是根本也没打算能够隐瞒得住两位长老,当下只是长身一揖道:“侥幸侥幸,弟子在苍窟中修炼了大半年,小有所成,小有所成。”

    此言一出不少弟子都变了神色。元逍遥竟然去了苍窟?

    周子杰倒是听人提起过,在龙吟谷东南方向,有一处凶险之地,当地人称之为苍窟,并且立碑警示路人勿入。

    这苍窟是千百年前一次大地震导致的地裂而成,苍窟入口幽暗深不可测,凶险异常,然而此处灵气倒也算充沛,因此经常有悍不畏死的修炼之人深入苍窟进行修炼。

        周子杰看着这个和长老们有说有笑额度年轻人,虽然他说得平淡,略有所悟,但无论谁都听得出来,他在里面,经历过各种惨烈的战斗。

    这番话,就连两位长老都不由震动,随即,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天云道人叹道:“厉害啊,想当年,我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有那个胆魄,不过,元逍遥,你竟然将身法玄技练至如此境界,这可令我这个老头子大感意外的。”

        场下周子杰黄允和杨霁云等人,都是不由得心中一动,回想起元逍遥刚来的时候,那划破天空,仿佛闪电一样的身法,一个个不由得再次吃惊。

    对,没错,周子杰记得元逍遥刚来的时候,两位长老异口同声地说了同样一句话――“好功底!”

      在元逍遥来之前,其他的外宗高手大多自视甚高,而元逍遥的到来却给他们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他们心中不由得都有些发呆起来,甚至,有些发苦!

        当发现自己苦苦追赶的对象,在不知不觉之间,反将两者之间的距离拉得更大时,这种时候,各人心中的感觉,各自不同,但无一不感觉到内心发苦,望向元逍遥的目光,更是复杂。

        “呵呵,南山长老谬赞了。”元逍遥神色淡然,并不为所动,也没有开口解释的意思。

    见状,外宗大长老仰天一声长叹:“如此奇才,就是放在内宗,也是数一数二的苗子了,这一次,只怕会出乎很多老家伙的意料之外呢,堪称绝艳啊!我外宗你自是看不上了,也罢,你也该进内宗了,这个月月底你也收拾收拾,跟着这两位长老去炳炎脉吧。”

    人群里又是一阵惊呼,白冕那个羡慕嫉妒恨啊,这个元逍遥,居然随随便便就进了内宗,去的还是内宗里有头有脸的大脉——炳炎脉。

        另一名青衣长老也不由笑道:“是啊,元逍遥你可真是惊才绝艳,只怕,三辈弟子中,内宗那几人可以和他相提并论了。”

       叶南山和叶准两位长老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喜色,炳炎脉又多一位杰出弟子,日后成就不可限量,这对他们来说,自然是大大的好事。

        台下众弟子则不由得面面相觑。周子杰心里更是五味杂陈。他这下越加能够体会当初吕顺长老对他说的那番话。

    “你天资确实在外宗弟子中算得上优秀,但在内宗中也只能勉强算中上,所以你更不能有骄傲自满的情绪,外宗终究只是一个小地方,在区区一个小地方里称王称霸是没什么用的。”

    “你现在正是大好年华,目光要放长远一些,好男儿当志在四方,你不能把自己拘泥于外宗里,世上高手有很多,你要拿他们为榜样,勉励自己去进取,只有这样,有朝一日你才能和他们去比,去拼!”

        要知道,元逍遥可是年纪也只比周子杰大了一岁,他就已经一举突破玄师之阶,而且,最惊人的是,他在身法玄技上的造诣,居然能够让外宗大长老为之称赞,这可真是稀罕。

    外宗大长老可从没夸过周子杰一句话。

    而听两位长老的意思,内宗之中,竟然还有人可以与他比肩,而且还有五个!

        龙吟谷内宗,有那么恐怖吗?

    从前夏侯扬和蓝震都说自己在内宗还算不上高手,看来他们也并不全是自谦。

    周子杰虽然和林尉师兄见过几面,但从未见过林尉师兄战斗的样子,即便这样林尉师兄在平时也给周子杰留下了深不可测的印象。

    感觉就像在地下奔涌的暗流一般。

        白冕,柳闻妙,周子杰,叶长歌,陆宗,黄允和杨霁云等人,各自低头,心中却不由得咀嚼起叶准长老话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来,夏侯昂,凌云这些人,应该就是内宗那引以为傲的几个核心弟子吧。

    夏侯扬很少在周子杰面前提起哥哥夏侯昂,还是蓝震在闲聊时告诉周子杰夏侯扬还有个很厉害的哥哥。

    夏侯扬很小就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被采阳脉当成年轻一代的核心培养,就连谷主道乾真人都在百忙中抽空指点过他。

    凌云更不用说,就连来龙吟谷还没满两年的周子杰都听过他的大名。凌云是青云脉大力培养的对象。

    相比之于夏侯昂,凌云比他小了三岁,反而成名更早。青云脉对他是百般照顾,整个青云脉所有上好的丹药都优先供给他,就连三阶高级的武器都随便他选,这些对于周子杰来讲想都不敢想的神兵,到了凌云那里却是哪个顺手用哪个。

      

        对于其他外宗高手来说,这些内宗弟子能跟元逍遥相比,并且似乎还稍胜一筹,自然不简单。

        反正,总有一天,他们会碰见的,到时候,自然就会知道这内宗的第三大核心弟子是什么人了。

        “好了!”紫袍长老叶南山拍了拍手,抬头看了看日色,脸色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时辰到了,不多说了,各位,都准备好了吗?”

        他目光看向下方,登时台下轰然应诺,大家都大声答道:“准备好了!”

        “好!”见状,紫袍长老叶南山满意的一笑,转头看向大家:“都排好队,准备迎接典秘阁大开的时刻吧!”

        所有弟子立即纷纷站好,昂头挺胸,一个个目不转精,望向正中央,那座厚重古朴的大殿,目光中充满了渴望,期待,紧张,兴奋,不安的各种表情,那里,典藏着龙吟谷几千年来收集的各种玄气修炼功法,

        而稍后,他们就要排队进入其中,凭借自己付出无数艰辛才换来的贡印,挑选适合自己的玄气修炼功法,众人可谓是激动万分,那可是真正的玄气修炼功法啊,只有它,才能够有进阶玄士的可能,那是有多少钱都买不到的。

        “恭请开阁――”青衣,紫袍两位长老,叶准,叶南山,见众人都已经排队整理好之后,当即转身,朝向典秘阁所在的方向,一齐半折腰九十度,躬身,恭恭敬敬的道。

        所有人都在奇怪,就在此时,一阵奇怪的“嘎吱……”声响起,典秘阁那尘封了一年的大门,轰然中开

        “恭请开阁――”在内宗,一向备受敬仰的天云道人,此时竟然像面对什么敬畏不已的大人物一般,恭恭敬敬的点头称是,无数弟子仰头张望,然而却什么也没有见到,却什么也没有看到。仿佛刚才的那个声音就只是一个虚幻一般。

        而典秘阁的大门,终于打开到了最大的程度,黑蜮蜮的洞门,仿佛一个无声的猛兽,正悄然张开了它的大口,原来兴奋不已的众弟子,此时竟然有一种畏缩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