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慵懒是潜力
作者:箫彧竔      更新:2019-07-18 16:27      字数:1859
    书买回来的第一天,乔笙很积极地给自己列了张计划单,比如:每天写一篇文言文,然后自己对照答案用红笔自批自改,最后把不会的知识点总结在一张单子上面,这样,一本书写完后,自己的笔记也很可观了。要知道做笔记一直是乔笙渴望又做不到的事情,正好借这次的文言文,好好的突破自己一把!

    计划每天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可是到了第四天,学校作业突然多了一些,碰巧那天学校又有体育课,在体育课上男生跑1000米,女生跑800米,于是,做完了学校作业的乔笙,便洗了澡呼呼大睡去了。

    夜晚的天空,仿佛静止了一般,W市的九月份还是非常热的,乔笙在空调房里熟睡,时间就这样寂寞地走着走着。

    伴随着大腿的酸痛醒来,乔笙终于意识到昨晚自己还有任务没有完成,可是眼看着就要出门上学了,怎么办呢?乔笙想着:今晚放学回来做两篇也是一样的。计划调整了一下,也就没有负罪感了。

    初中的学生还是很懵懂的,班主任张老师每天也是很负责提早到了学校亲自收数学作业。按理说,应该是七点四十到校,但是张老师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到班上守着,于是,便有几家欢喜几家愁喽!

    “我的天!!”(这男人怎么又来的这么早,我的作业怎么办?!!)

    “我,去!”(这老师这太负责了吧,我怎么抄作业啊?!!)

    “天呐!地啊!”(快来救救我的作业啊!)

    底下的语气词一个接着一个,这每个语气的潜台词,大家其实也都心知肚明。乔笙的作业一向是完成了的,所以不怕班主任来的这么早,有些同学看到乔笙似乎看到了救星,拼命地对她使眼色,乔笙本也不想将作业借出去,但是大家才刚刚认识,不想伤了和气,便把作业本夹在数学书里,在一声“乔笙,把你笔记借我看看”中传了出去。

    那个男孩也不傻,把作业本放在了自己腿上,佯装是在“补”作业,并非在抄作业。

    乔笙眼见时间还早,便去食堂吃了顿早餐,她环顾四周,食堂很大,每个桌上都贴着“文明就餐”一类的标语,地上的白瓷砖上没有水渍,只是现在堂内没有脸熟的人,多寂寞啊,于是她点了碗汤面,就坐在了角落里。

    乔笙吃饭从不拖拉,吃完后,她看着食堂墙上的大钟,才七点半啊。她起身在校园内晃了晃,以在小卖部收获一瓶矿泉水为结局踏着上课铃声,进了班。班内一切照常,只不过在下课的那个课间,班主任把她叫了去,乔笙还以为张老师是因为知道了早上的事,把她叫过去谈话,心跳便一直在加速。好在班主任谈话的主题并不是抄作业的事,乔笙这才松了口气。

    “数学的思维不错,昨天的作业有点小难,班上就你一个人全对。”张老师宠溺地看着她。

    “还好,昨天的作业就是综合性强一些。”乔笙有些不知所措。

    “有兴趣做我的课代表吗?我一直没有选课代表的原因是因为想多了解一下你们。”张老师心里反而有些忐忑,毕竟他们班只是学校的平行班。全年级一共512人有12个班,12班11班10班是快班,其它班则是平行班,虽然这年头不分快慢班,但是师资配置还是能看得出来的。按理说,乔笙应该不在这个班,只是因为乔笙没有参加学校的分班考试,这才随便进了个平行班。所以张老师更不想错失这个好苗子,想放在身边好好培养。

    “可……可以吧。”怪不得这老师天天来这么早收作业。乔笙突然茫然了,数学是她最喜欢的学科,小学也当了六年的课代表,只是这初中,她忽然不想当了。但是看着张老师,她便也不能开口拒绝。

    “很勉强吗?”张老师感觉到她的迟疑。

    “不是不是,只是我怕我一个人收作业时忙不过来,毕竟有的时候还要收告家长书。”

    “那也好,我看许哲的数学还挺着急的,你就带带他,就这么定了哈,以后我就不天天来这么早了,你要负责班上早晨的秩序啊。”班主任张老师嘱咐道。

    “啊,许哲?啊……好吧。”乔笙刚准备撤出办公室时,便看到张老师手中多了一本《数学初一竞赛(上)》。

    “你把这拿回去,每天做,你看是一个星期来找我一次,还是隔天来一次。”果然不出乔笙所料。

    “一个星期吧。”乔笙心想着:隔天来一次,那我每天都要写,一个星期来一次,这中间还夹着一个周末。

    “这样吧,每天写两面,一三五中午吃完饭来,我检查。”张老师少说也还是带了四届学生的,乔笙心里这点小九九她还是知道的。

    “行。”

    “去吧。”

    第一次谈话完美结束。

    身上多了一职,压力也大了些,她去找了许哲,便告诉他课代表的消息,还以为他会一脸不屑,谁知人家非但没有,反而还特别积极地要每天收本子抱本子布置作业,这然乔笙忽然觉得他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啊。

    一天的课程结束,她带着那本竞赛书,回到了家。写完作业之后她便想着竞赛一天写两面的事,也许是太过于自信了,想着今天星期三,明天再写也不迟,就打了几盘游戏到九点便睡了。接连两天没写文言文,她想着以后再赶,这文言文的事也就自然而然的放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