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爱之深
作者:季武长空      更新:2017-09-13 20:14      字数:2021
    “人生老病死,本就是世间轮回,你如此强求的将她留下来,已经是有违天理了,而且你还是采取了如此极端的方法,以后你若是死了,恐怕冥界都不会收留你的,因为你已经触犯了人伦禁忌了。”洛蓉的身影突然就出现在这地下室,看着被我老板放在床上的他的妻子。

    老板突然变得有些惊恐,“你是谁?你怎么可能进来,不不不,就算是我死无葬身之地,我也要救活我的妻子,你不会懂的,你根本不懂什么叫**,你要是知道了,你就不会这样想的。”

    我就这么看着老板似有些癫狂的看着洛蓉,我的心里也是泛起一丝丝的苦涩,因为我也被老板的话给感染了,老板的话很有感染力,将我都是带进了他的悲伤里。

    “你错了,爱可不是这样的,爱有些时候是放手,才是对她的爱,你的妻子本应该是去投胎转世,你这样束缚着他的灵魂,不让她去投胎转世,虽然最终可以复活你的妻子,但是她已违背天理伦常,根本就不再是一个正常人。”

    “所以即便复活了,你跟她在一起,也就是如此短暂的一生,等到她再入轮回的时候,那就是永不超生,永远被冥界给流放,这是你希望看到的吗?这就是你所说的爱吗?”

    洛蓉掷地有声的说道,言语当中透着斥责,透着对老板恨铁不成钢的口气,因为在她看来,老板这样做无疑就是给自己的妻子更大的苦难,根本就不是拯救。

    “不可能,你胡说八道,不可能的,我不相信,我只争朝夕,我才不管来世呢,这辈子,我和我妻子在一起我就知足了,我不管,我不管……”老板已经陷入痛苦,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整个人抓着自己的头发,十分痛苦。

    洛蓉看着我的老板,不由的摇了摇头,“你还真是冥顽不灵,好话坏话我都说了,我不管你能不能听得进去,今天我既然来了,我就不会让你逆天改命的,有违常伦的。”

    “尤圣,动手。”洛蓉喝了一声,而得到洛蓉眼色的我早就做好了准备,一个箭步就冲出去,抢了那个玻璃盒,玻璃盒里是老板妻子的心脏,也是复活她的核心所在,而我要做的就是控制住心脏。

    而就在我控制心脏的时候,洛蓉大喝一声,浑身散发出恐怖的气息,手中并捏出一系列的手诀,这一切说多也就是片刻之后,陷入癫狂的老板,根本还没能够反应过来。

    等到老板反应过来时,洛蓉已经是再次大喝一声,“破。”旋即,镇压老板妻子三魂七魄的三棱镜全部破碎,这时,老板才是疯狂的朝着洛蓉扑了过去。

    可是,很显然,老板根本近不了洛蓉的身,洛蓉的身边自动形成了一个防护罩,而老板一次次的被这防护罩给弹开,但是他却一次次执拗的朝着洛蓉扑过去,嘴里不停的喊着乱七八糟的话语。

    而随着三棱镜的破碎之后,一个个无形但却似乎有形的东西从中飞出,随后盖在老板妻子身上的被子飞开,缠在她身上的铜钱红线,也是瞬间崩灭,而从三棱镜里飞出的魂魄,也是朝着尸身飞去。

    “尤圣,把玻璃盒给我。”洛蓉冲着我大喊一声,我立刻就将玻璃盒交给了洛蓉。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心脏,准确的说是一颗有活力的心脏,还在跳动,就像是新鲜的一样,洛蓉则是手轻轻一挥,那颗心脏就朝着老板妻子落飞过去。

    在洛蓉的控制下,那颗心脏完美的融入了老板妻子身体里,做完这一切的洛蓉这才舒了一口气,脸色都是变的苍白。

    老板已经是遍体鳞伤,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丝毫说不出话来,同样我也是呆呆的看着这一切,我根本搞不清楚洛蓉想要做什么。

    “虽然你罪恶滔天,但是我不是那样的人,我给你和你妻子的最后一次见面,见完之后,你妻子就会落入轮回,有什么话赶紧说吧。”完成一切的洛蓉退到一边休息,而我则是赶紧去扶着洛蓉,此时的她变得很虚弱。

    而当心脏归附老板妻子的身体后,那美丽的女子就活了过来,而老板看到如此,整个人都是惊呆了,因为在他的眼里,此时这女子的音容笑貌完全就是他的妻子。

    “惠儿,你活过来了,我的天啊,你竟然活过来了,惠儿,我好想你啊,你不知道自从你离开我,我日夜的想你啊,我一个人实在是太孤单了,没有你,我根本就不想活了……”绵延的想念此时成了滔滔不绝的话语,老板飞速的说着自己对妻子的想念。

    那美丽的女子看着老板,笑了,很美,温柔的说道,“天德,我知道你很想我,我也知道你想要挽回我,甚至是救活我,可是你知道我在那镜子里过得真的是生不如死的。”

    “我被困在这床上,这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或许这也不是你想要的,天德,放过我吧,我知道你很爱我,我也很爱你,只是天有不测风云,今生我们注定不能够成为一辈子的爱人了,我已期许下辈子,我会等你,天德。”

    “还有,感谢这位姑娘,若不是他,我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也是我的遗憾,现在我的心愿已了,我也能够安然的离开了,天德,我离开后,希望你不要做傻事,不值得,你该去找一个更好的。”

    老板妻子对老板的感情很深,眼眸里闪现出泪光,我自然是看得出来她也是很不舍的,但是阴阳两隔,老板妻子说完这些话之后,整个人都是变得虚幻起来。

    老板伸手想要去挽留住他的妻子,但是老板的手就这样直直的穿过他妻子的身体,老板妻子的身体就似是虚幻一般,老板泪流满面,此时老板已经说不出话了,不住的摇头。

    我不由的叹息了一声,我看向洛蓉,洛蓉摇了摇头,“这就是命,我也无能为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