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痛苦诉说
作者:闫增连      更新:2022-07-02 12:02      字数:2116
    鸿浩来到A城开办了医疗服务。

    那一次草原约会,不仅仅是精神上的,还是心灵里的。娜仁托娅如火的激情燃烧,足以让鸿浩回味一生。而让鸿浩铭记心间的不是男女柔情,是娜仁托娅对人生的深入剖析。她说,你是大男人,不该隐伏在小视野中,走出去,寻找自己的一片天空……鸿浩久久品味,总觉得蕴含深刻。

    A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鸿浩遴选对比,选中了西城一家门店。挂牌营业,从惨淡经营中摸索,用医术赢得一个个患者,几年辛苦,锦旗满满。创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这个喜讯,传给了娜仁托娅,她喜极而泣,说道,我去看看你,你等着我。

    这一天,空中蔚蓝,阳光明媚。

    鸿浩接到电话,声音好甜,只是有几分沧桑,鸿浩,我在车站,你哪里怎末走啊。

    我这里还有患者,你等等,要不打车过来吧。西城老街31号。我的牌子,火火按摩堂。要不你加我微信,给你发个位置吧。

    手机网络联通,发送成功。

    火火按摩堂门口,停稳一辆出租车,鸿浩一看正是日思夜想的娜仁托娅。她还是一身蒙古袍。但身体有明显的变化。少女的单薄幼稚没有了,略显发福的肚腩顶起了服饰。灿烂如花的圆脸多了细微的皱纹。活灵的眼神隐藏着哀怨和愤懑。强笑欢颜掩盖不住内心的忧伤。

    几年不见,竟有如此大的变化。鸿浩泛起心酸的滋味。礼让道,进去休息吧。

    啊,好气派,啊,奖状都挂满了。啊,患者真多,啊……

    所有患者都哈哈一笑,眼前这位穿蒙古袍的女子太讨人喜欢了。大部分人只是电视里了解蒙古族,面对面还是第一次。纷纷夸奖,这女子真漂亮啊……临近太阳落山,患者们都走了。

    鸿浩说,你说说,这几年过得好吗。

    我,好想你。好想和你说说心里话,可是你没有留下号码。也不给我音信。我时刻都想见到你啊……

    鸿浩沉重地点头,说,你趴在床上,我给你做做推拿保健吧,缓解疲劳。娜仁托娅没有客气,蒙古袍的扣子一个一个解开,趴着不动。鸿浩掀开衣服,袒露背部,瞬间吃了一惊,原本细嫩的皮肤竟然粗糙不堪,好像是劳动导致肌肉僵硬。手下触动有条索状的硬物。手指按下去,啊的一声回应。鸿浩说,你这是劳累过度。需要按摩调理。

    嗯,我就是来调理的。我知道我的身体出了问题。不过,不都是劳累。还有别的原因……娜仁托娅说不下去,紧咬嘴唇,哽咽起来。

    你说吧,有啥事情抖落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会生大病的。

    娜仁托娅,哇的一声哭喊出来,肩头耸动,泪如雨下……鸿浩,我的奥敦格日乐。你哪里知道,自从你我在那片草原相拥,你的发小家乔就缠着不放。造谣生事,说你是有家室的人,还搞破鞋糟蹋女孩子。你来家里提亲失败,家乔更是恼羞成怒。等你走出农村,在城里安家创业,家乔就三番五次地对我爹爹说,如果不嫁给他,就让我们一家日子不好过。

    开始爹爹不答应。把家乔带去的白面大米都给扔出去了。总以为死了心。谁知道,家乔带着几个大汉子,夜里十一点,如狼似虎闯进院里,大骂不止。我爹爹出去理论,被几个大汉推翻在地,摔晕过去。我拼了命,抓住家乔给我爹赔罪,家乔眼珠子一蹬,骂道,你个骚狐狸,我让你骚,把你的臭屁踢烂。我感到下身剧烈疼痛,被家乔连踢几脚,你说说,他穿着一双尖头皮鞋,那经受住折磨摧残……我出了血,看医生输液吃药一个月,花了好几千……

    真他妈畜生不如。家乔这怂人,欺软怕硬的主儿。鸿浩的铁硬拳头在按摩床狠狠地捶了一下,发出怒吼。家乔这怂人,小时候就是打架不要命。他曾经和我老家的小叔打架,打不过,跑回家去添油加醋告状,召集他爹他大叔他三叔,三个大汉子围攻一个十三四岁子的少年。拳打脚踢,脱了鞋底子拍打脑袋,并且在学校堵截,见一次打一次,硬生生把个少年打的不能上学。得了脑震荡,花费不少钱也没有治好,走路一瘸一拐,留下终生残疾。

    鸿浩论及家乔,好比遇到豺狼。娜仁托娅更加气愤地骂道,这个豺狼一定没有好结果。天有轮回,人有盛衰。

    ……从那以后,为了给爹爹治病,我委屈地嫁给了一个粗鲁大汉。他只会吃肉喝酒,黑夜要,白天也要,折腾的我恨不得死去。有一天,我拒绝他那醉醺醺的嘴,他劈头盖脸的打我,我跑出来,他就抡起一根棍子,骂道,打断狗腿。我的腿被打的动弹不得,趁他不注意,我爬进了羊圈。和羊过了一夜。

    你爹爹好了吗。

    死了,才发送走不久。

    鸿浩终止了按摩,心情极度复杂。这个娇弱美妙的女子,给过自己甜美记忆的女子啊,你为何被命运捉弄?你稍微休息一霎,心情不好,不利于按摩。娜仁托娅嗯嗯答应着,起身扣好扣子,端起鸿浩倒的热水。吸溜几口开始诉说。

    我还遇到草原狼的围攻,叼走羊是时有发生。搞得人心惶惶,面对家里的狼和草原狼,你说说,我该怎样生活啊。我一个女人,打不过男人,受不够的气。啊啊……娜仁托娅哭诉,有些坐立不稳。鸿浩轻轻拍打他的肩膀安慰说,别消沉下去,振作起来,风雨过后见日出……

    娜仁托娜哇的一声,泪雨纷纷,他抓住鸿浩的手,捂在胸口,眼睛充满期待。鸿浩无法掩饰内心的狂涛拍岸,火辣的眼神烧灼。对视片刻,她们不约而同伸出了臂膀。

    我早就想念你了,恨不得长了翅膀飞来。

    我也是一样的心情啊。可是,我不能昧着良心耽误你的一生。虽然,我们拥抱过,亲吻过,热烈而疯狂,但毕竟我们没有越过雷池一步,身体都是清白的。你还年轻,再嫁一个好男人还是有机会的。

    娜仁托娅的头倚靠在鸿浩的胸膛,喃喃地说,我的奥敦格日乐,你知道吗,我内心装着你啊,你听听我的心跳得欢实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