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小心无错
作者:雪原      更新:2021-11-16 11:59      字数:3662
    小郭子从灵宝那里拿来一瓶化尸粉,张美艳随即问道:“没被人发现吧?”

    “义姐大可放心,义弟是从黑市上买来的化尸粉,这黑市上的买卖有项不成文的规定,那便是从来不去打听对方买卖的用途和来历。”

    “义弟做得对,你现在是赶紧将国丈的尸体化了吧,留在此处,让人寒颤,叫人恐惧。”

    “义姐别急呀,我们不能在此留有国丈尸体的任何气味与痕迹,您是皇上的红颜知己,极有可能成为后宫之首,若让人发现这般隐秘,怕是对您的将来极为不利……”

    张美艳轻声笑道:“你郭东桓是想太多了,那尸体都化无踪影,有谁还能知道发现踪迹……”

    “我的义姐啊!小心无大错,若是龚宏宇从金国回来,皇上便一定让他来破国丈的失踪迷案,那龚宏宇的本事,就连女真金人都万分恐惧,万一他查出国丈是死在义姐这里,义姐可想想,皇上还敢出头为您说话,保您无事吗?后宫的争斗激烈异常,那潘贤妃早就对义姐您恨之入骨,有此般把柄落潘氏之手,她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义弟说得对,不过,你东桓要悄无声息地将国丈的尸体运出皇宫,而后悄然无息地化了尸体。”

    小郭子拍胸保证道:“义姐可把心放进肚里!义弟定然会把国丈的尸体化成粉末,随后将尸粉扔进西子湖里。”

    “义弟办事,义姐当然放心。”

    且言,灵宝虽对小郭子说,吴敏一定帮忙,但他还是放心不下,怕是吴敏大人当了灵隐寺的住持后,不会触及灵类的尸首,对此,他决定亲自跑一趟,为小郭子将国丈尸体运进灵隐寺打好前站。

    没想,吴敏毫无变化,他依然是过去的那个吴敏,当灵宝将国丈一事全都告诉给他时,吴敏是恨得咬牙切齿,他无比气愤地嗔怒道:“赵构和父兄没有什么不同,若长期下去,南宋必然会毁在张美艳这个浪女手中。”

    吴敏随即将水银灌入小郭子运来的国丈尸体,而后将国丈的尸体慢慢置入他事先就备好的石棺里,他之后又在石棺里放了些松香、石皮等防腐物质,当一切就绪,这才让人将石棺盖紧,抬入密室。

    张美艳虽然与小郭子结拜成义姐、义弟,可她还是放心不下,派人暗中盯梢,当盯梢人确定吴敏已将一个黑色的瓶子丢入西子湖里时,她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深叹道:“看来是我张美艳多想了,义弟郭东桓还是靠得住的。”

    盯梢人又言:“郭公公是将国丈的尸体运进了灵隐寺,听说那灵隐寺庙里的住持之前是个朝廷大官。”

    张美艳一听,顿时吓得心惊肉跳、冷汗涔涔,她战战兢兢地对盯梢人说:“那个昔日的大官,便是吴敏大人呀!如今一切皆完蛋,倘若吴敏将此事告之皇上,我张美艳可就倒大霉了。”

    盯梢人随即又道:“娘娘您是过分紧张了,郭公公机敏睿智,他会这么做,定然有他的一番道理。”

    “还有什么道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等他回来后……”

    “是娘娘错怪了郭公公,当天的吴敏去化缘了,郭公公会选择在吴敏大人当住持的灵隐寺,他当然还是为了娘娘考虑。”

    张美艳讶异,连忙询问原因所在,而此时的小郭子则兴高采烈地走到她的身边,甜甜地叫了声好义姐。

    “义弟是怎么搞的?你义姐平时就跟吴敏老头不对付,在他当住持的灵隐寺化国丈尸体,这不是想害了义姐我吗?”

    小郭子一听,连忙转守为攻,他极其难过地含泪泣语:“没想义姐根本就不相信我小郭子,竟然派人悄悄、跟踪,可否将我小郭子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把满腔忠诚的心脏掏出来给义姐看看……”

    见小郭子从自己的靴子里掏出一把匕首,就要刺向自己的心窝时,张美艳则随即拦阻且大声斥道:“我张美艳派来跟踪的做法的确不妥,可你小郭子也没有必要如此冲动,以死来挟自己的义姐,这万一伤残了身体,你叫义姐又怎么过活?”

    小郭子当然知道张美艳是在他的面前演戏,但他还是安慰道:“义姐就别再伤心难过了,义弟会这么做是有多重考虑的,那个吴敏,他表面上是离开官场,信守佛道,可暗地里却和岳飞、韩世忠等人悄悄会面,而朝廷里每每有什么大事、要事,皇上仍然不会忘记三朝老臣,当太上皇的妃子李春燕被高宗皇帝赏赐给了丑人赖子保时,娘娘可否记得吴敏当时……”

    “是义姐错怪了义弟,不明白义弟此举的一番苦心,你是要把国丈的死最终归于吴敏大人,因国丈平常信佛,他到灵隐寺谁也不会怀疑,可还有一点义姐担心,那吴敏大人他要杀国丈意欲何为?朝廷文臣武将可都不是笨蛋、傻瓜。”

    “意欲何为?当然是因为义姐您的呀,当吴敏大人得知来人就是国丈张元儒时,他必然会与国丈交谈一番,而且要谈到太上皇的妃子李春燕,依吴敏的脾气,他必然要将李春燕嫁给丑人赖子保的责任归咎给义姐,依国丈素来的犟脾气,两个老人一定是要争执一番,甚至动了手脚,于是就有国丈张元儒死在了灵隐寺……”

    张美艳大悦道:“如此一来,义弟既帮义姐摆脱了危机,又将危机转嫁给了义姐的政敌,实乃一举两得的好谋计。”

    小郭子继续分析道:“将来就是龚宏宇回来破案,您义姐也能坦然面对。”

    “义弟确实不简单,难怪元祐孟氏会一直宠护着你小郭子,若是义姐所猜无误,当年张邦昌亵渎宫女一事,就是义弟和灵宝的杰作,其实张邦昌是跟孟氏有一腿。”

    “奴才该死,还望娘娘对此能够高抬贵手。”

    张美艳嗔怪道:“你是奴才,那我张美艳就是奴才的义姐,别再遭损自己了,其实,你和灵宝当年会这么做,倒是帮了我张美艳的大忙了,原本武臣们对我张美艳的意见很大,可当他们得知,是我张美艳力荐高宗皇帝后,高宗皇帝才决定痛下杀手,不但杀了张邦昌,还贬了黄潜善和汪伯彦……”

    “由此看来,义姐已不对张邦昌之死耿耿于怀,可他毕竟是您义姐跟了多年的男人啊!”

    “张邦昌的心思全在元祐皇后孟氏的身上,义姐会跟他进京,那也是为了自己前途考量,义弟说张邦昌是义姐跟随了多年的男人,可男人又算个啥?他就是女我们人身上的衣服,是我们女人发迹的跳板。”

    小郭子兴奋道:“义姐果然非同凡响,将后定能成为南宋皇朝的后宫之首。”

    “谢谢义弟的吉言,不过,像这般话,义姐也只能对你义弟讲。”

    不成想,张美艳的这番话,却让小郭子痛哭流涕。

    “东桓是怎么了,义姐可不是嘲讽自己的义弟。”张美艳随即将伤心难受的小郭子抱进里自己的怀里。

    “我小郭子就是个无柄的男人,将来也不能替我麻沙郭家传承香火,想想此事,故而悲切伤戚。”

    张美艳一听,便将义弟小郭子抱得更紧了,其实她对郭家遭受的灾难是负有一定责任的,是张美艳当年伙同熊和贵、陈世明、游瑞平等人陷害龚自生,小郭子的父亲为主人打抱不平,他与邵武著名的诉讼先生刘云鹤一起,将状纸送到了京城,哪想,不但没有帮到主人龚自生,自己还一时想不开,跳下了富屯溪……”

    “义姐别这么说,我小郭子理应忘记过去,再言,父亲之死不怪义姐,义姐也没有必要念慈在此……”

    张美艳感激道:“义弟能这么想,让义姐深受感动,放心吧!我张美艳是个知恩图报的女人,定然会帮义弟成为我南宋皇朝的一品太监。”

    “义姐,我小郭子都被您抱疼了。”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日后,若皇上没来光顾义姐,你就陪陪义姐说话、聊天。”

    “别别别,男女授受不亲,万一被外人知道,害了义姐,我郭东桓可就是罪孽深重、死有余辜。”

    见小郭子吓得两腿颤抖,张美艳捏了捏小郭子的嘴角,叠声怪道:“又开始胡说八道了,义姐以同意义弟到慈宁宫为姓孟的烧香、燃烛为条件,让义弟成为你义姐的侍寝太监。”

    对此小郭子也只能应许,因为孟氏是自己的大恩人,他早就把孟氏当作是自己的母亲,孟氏死后,他就把祭祀恩人,当作是自己每天的要务。

    此后,张美艳在小郭子的耐心劝说下,她召回了被自己雇去追杀北上女真金朝的龚宏宇的诸多武功高手,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龚宏宇能够早点返回宋都临安,尽早破了国丈的失踪之案,当然,张美艳会有这一变化,是离不开义弟小郭子在她身边的窃窃私语。

    “你小郭子最近又是怎么搞的?为何不来文德殿找我灵宝。”

    “你灵宝也说得太轻松了,她张美艳就是个变态狂,每天都要我小郭子陪她睡觉。”

    灵宝听此大声笑道:“郭小弟就知足吧!张美艳虽说坏得流脓,但她的脸蛋漂亮是没有异议的,像这样的美人能够每天陪着你小郭子睡觉,是你小郭子前辈子才能够修来的福气,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小郭子虽说和她义结金兰,可也要处处小心提防,让你每天晚上不离开她,其实也是对你小郭子的一种防范。”

    “不是她张美艳陪我小郭子睡觉,而是我小郭子每天陪她睡觉,倘若灵宝兄觉得这是难得的福气,那还不如我们彼此交换,让您灵宝兄陪她就寝。”

    “好了,还真是生气了,不过也好,她张美艳能召回追杀北上金朝的龚宏宇,你小郭子的功劳便首屈一指,可话还得说回来,高宗十分宠幸张美艳,可别让他撞见你小郭子跟他的爱妃谁一起,那可是杀头都抵不过的重罪、死罪。”

    “灵宝兄大可将心放进肚里,高宗一个晚上要宠幸好几个女人,他在张美艳的床上是不会呆得太久。”

    小郭子转而又叹气道:“也不知宏宇大哥现在怎么样了,他去金朝可否有生命危险,万一金人不让他回宋……”

    “别唉声叹气的的,龚宏宇机敏过人,他不但武功超群,而且熟读兵书、兵道,灵宝相信她能够回宋。”

    “此般结果当然最好,就怕金人会使用极端手段……”

    “你小郭子今天是怎么了?平常对他龚宏宇是信心满满且夸夸其谈,可现在对他龚宏宇是一点信心都没有……”

    小郭子忙曰:“我小郭子已经出来很长时间了,再不回去,派是张美艳是要怀疑的。”

    “她还会派人盯梢郭弟?”

    “自从小郭子每天陪张美艳睡觉、聊天,她就再也没有派人盯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