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终身无悔
作者:雪原      更新:2021-02-08 16:54      字数:2620
    龚自生元帅的坟墓就建立在他父亲龚齐云的坟墓旁边。

    邱正和在松树林小山坳的坟墓群里看见了龚府的管家龚力民正无比虔诚地跪在昔日的主人龚自生的坟墓前抱头痛哭,幡然该悔。

    对此,邱正和的心里好不是滋味,因为,就是龚自生遭人陷害,差点在邵武西门刑场上给军府大人熊和贵叫来的刽子手砍头示众,后被高俅、黄潜善、李纲等人刀下救走时,自己偷偷地告诉了龚府的管家龚力民,说他的主人龚自生年轻时又是如何行荒诞不经的绝伦事。

    起初的龚府管家龚力民不仅坚决不相信,还责备邱正和极其不讲道义,说他与龚老板平常是委以心腹、肝胆相照的莫逆之交,是如今,你邱道长又为何要凭空亵渎和自己真诚如一的好朋友?

    邱正和晓然,即使是自己再怎样说道,龚府的管家都不会相信自己的主人年轻时候是浪荡公子,于是,他只好拿出了宝贝阴阳双面镜,让龚力民看看镜子里的龚自生又是如何大谬不然的。

    “这不是龚自生老爷年轻时在苏州的真实情况,而是你这个巫道骗人的伎俩和障眼的把戏。”

    见龚力民的头摇得像似拨浪鼓,邱正和只好告诉他的主人龚自生与阴阳双面镜里的百花楼中的弹琴名妓花红姑娘的真正关系。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一个管家当年老板的这些糗事?难道就不怕老夫到龚老板的面前检举揭发你邱正和道长的真面目?”

    “如是这般,本道还求之不得。”

    龚力民又问:“那道长须要老夫做些什么?”

    “别让龚府的日后衰败下去,本道相信,你管家一定会有好办法。”

    龚力民心里难受至极,自己真就把邱正和的原话全都告诉了自己的主人龚自生,这也是主人为什么派邵武铁军北上,解除了京城汴梁之困,而犯欺君罔上之罪,后被钦差大臣张邦昌传唤,拒绝手下人救命的主要原因。

    见龚力民捶胸顿足地哭得像个泪人,义子赖子保内心无比难过地将义父龚力民慢慢地搀扶了起来。

    龚力民很不高兴地用手推了一把身旁的道长邱正和,邱正和也不予计较,而是按照道教的礼节,极为认真地口念魂咒,以超度龚氏父子的亡灵。

    “道长,人死亦不能复活,弟子深知师傅定有万般无奈的隐痛和迫不得已的苦衷,因而才会见死不救。”

    见义子都原谅了道长,龚力民也就没有再次责备邱正和的理由,而是一起下山回到龚家,准备在龚府为国师邱正和道长摆筵饯行。

    此时建州知州徐庆华和邵武府丞吕晃已在洋塘的龚家等候多时。吕晃告诉回府后的赖子保,说是他的两位熟人过下也会来到洋塘。

    赖子保无比高兴地说道:“定然是军府的太尉刘来水和他的副将裘冬生。”

    吕晃愉悦地点了点头。

    没过多时,刘来水和裘冬生果然从洋塘的河对岸乘着竹排过来了。

    见是太阳都晒着头顶,龚力民安排众人都坐在了大厅宝壁下的圆桌之上。

    管家暗忖:邱正和是朝廷的国师爷,他虽然没有任何品级,但是钦宗皇帝的红人,其地位与大宋朝廷的一品文官旗鼓相当,圆桌上方的中央位置理应是他,邱正和刚开始还很谦虚,他说道:“我邱某只是个道人,又哪敢造次,坐圆桌中央,如此这般,怕是雷公神明不会高兴。”

    建州知州徐庆华一听,连忙说道:“国师爷就别再谦逊了,今日之筵的中央位置,理应听取管家的安排,下官的意见,众人认否?”

    大家的眼睛皆看着国师爷邱正和。

    邱正和随即爽朗地大声笑道:“徐大人是个很懂礼仪的读书人,像这般筵席就理应龚府的主人安排,龚力民是龚府两代主子的心腹之人,在两位先主都不在世,小主龚宏宇又在莲花山寨当铁军元帅的特殊情况之下,他龚力民有权张罗今天的筵席。”

    国师爷都这么说了,龚力民也不好推辞,于是便让徐知州和吕府丞陪在邱道长的左右两边,吕府丞见此不肯就坐,说是主人龚力民应当坐在国师爷的身旁,大家皆表示府丞的建议很有道理,龚力民无可奈何,只好继续安排座次,其次是吕府丞、刘太尉,接下裘副将、赖参谋、邓老板、刁老板……

    刁守财暗自忖度:自己就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鳖,竟然要姓邱的去自己的刁府吃饭,也不撒尿跑照照自己配不配?

    而赖子保却笑曰:“我的义父纯粹就是开玩笑了,赖子保现在哪是什么参谋,只是洋塘码头的高级打工而已,等有了接班人,我赖某还得去跟军府的太尉刘来水。”

    中码头老板邓启林一听,也跟着笑道:您赖先生要是撂担子那我们上下码头又怎么办?我们三个码头可是有签约合同的,再说,您随意离开洋塘龚府,对得起自己的义父龚力民吗?对得起重用您的已逝老板龚自生吗?对得起我邓启林和他刁守财吗?”

    “这……这……这……这又哪会如此严重?”

    建州知州徐庆华道:“赖子保不能离开龚家,若是去军府太尉那里当军事参谋,你就对不起洋塘的龚家、邓家和刁家,也对不起邵武的铁军将士们。”

    邱正和正色言语:“知州大人说得对,你赖子保在龚府的作用,远比在守城军队里的用处大,再说,人家上下码头的老板信任你,你的义父需要你,如果你跑了,对得起龚力民他老人家吗?对得起在莲花山当铁军元帅的小主龚宏宇吗?,对得起重用你的昔日主人龚自生吗?”

    见是这般,刘来水也跟着严肃说道:“别想守城之事了,你赖子保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子,好好经营三个码头,管理龚家,把码头何龚家照管好了,也就是在帮我刘来水,也就是在帮守城军队,更是在帮邵武军府和邵武百姓,因为洋塘龚家对我们邵武的贡献最多,大家说说对不对?”

    众人皆点头称是。

    上了第一大碗大菜,龚力民首先说话,他道:“今天龚府热闹非常,既有朝廷的国师爷,建州的知州,也有邵武的府丞、太尉、将军,还有上下码头的老板,以及老夫和义子……说句大实话,这是我们龚家两代主人和小主的天大福气,当然也是老夫和义子莫大的荣幸,老夫已是古稀之人,随时都有可能去陪龚家的老主人,但老夫可代义子向大家表个态,只要是老夫还活着一天,就要为龚家多做贡献,永远效忠龚家,至死不渝,终身无悔。”

    赖子保也接着誓言了一番。

    龚力民随后又说道:“今日众人在我们的龚家跟邱国师吃酒饯行,老夫代表龚家上下敬国师一杯,感谢国师多年以来对老爷极其一家人的百般照顾,万般关爱,老夫在此先干为敬。”

    紧接着,邱正和说话了,他道:龚家正如龚管家所言,的确是为我们邵武的军府和百姓做出了重大贡献,当然,也为我们顶子山道观做了许许多多的好事、益事,从雷明子道长开始至本道邱正和,龚家不但给予资金和物质的帮助,而且还介绍了许多道教生员,为顶子山道观的兴旺发达做出应有的贡献,本道希望洋塘龚家及其上下码头的邓、刁老板也能像龚家一样,今后多多支持雷道子道长,因为雷道子道长不仅道源长远深邃,而且还是已故道长雷明子的嫡亲侄子。

    “国师爷放心吧!我们邓家会尽力的。”

    见刁守财没有表态,府丞吕晃笑着问道:“刁老板是个怎样态度?”

    刁守财一听,慌忙道:“太感人,我刁守财理所当然要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