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虔诚祭拜
作者:雪原      更新:2021-03-13 07:32      字数:2507
    “您要什么时候到汴梁上任?”得知邱正和的实情后,薛贞莲愧疚不已,她转而关切邱道长。

    “先去趟洋塘的龚府,再转到邵武军城见一面军府太尉刘来水,本道是真挚希望刘太尉能多多关照洋塘的龚府和顶子山的道观。”

    “宏宇只是个十三岁的少年,他能担当铁军元帅的大任吗?依贞莲看,道长还须在莲花山寨住段时间。”

    邱正和笑道:“放心吧!龚宏宇就是个天才,他能驾驭山寨里的各位英雄好汉,这是因为祖父龚齐云和父亲龚自生给他打好了人脉基础。”

    “也是,三个副帅皆为龚齐云相认的义子、龚自生的结拜兄弟,加上之前与禁军教头尤龙云比武的胜利,应该没人再为难宏宇。”

    邱正和点了点头,随后又轻声说道:“和我一起下山吧!等本道去京都汴梁担任了宋朝的国师爷,我们见面的机会可就寥寥无几了。”

    薛贞莲一听,高兴道:“嗯,这几天就陪陪贫道的正和哥哥。”

    邱正和一听,肃然言语:“道观中人,既然选择道教就要遵循道教的戒律清规,可不要一时糊涂做了蠢事,毁掉了自己多年的修行。”

    “放心吧!道教的戒律清规,我薛贞莲已是谨记在心,日后不会胡言乱语。”

    薛贞莲知道,一旦入了道教,自己就没有选择,可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己总是忘不了过去。

    见同乡道姑走了出去,邱正和心里很不好受,这个女子就是为了他,才盘发当了道姑,而她这么做又仅仅是为了多看自己的心上人几眼,邱正和呀,邱正和,你还真是作孽,害了尚可卿,又害了薛贞莲。

    邱正和的规诫自律属一流,他立刻丢弃那些凡俗的迷幻,转而来到新任道长雷道子的修炼之地。

    “邱道长是什么时候上山来的?道子都没有下山去迎接您。”见是邱道长,雷道子连忙停住修炼,急忙招呼。

    “日后顶子山道观和龚宏宇元帅就全交给你雷道长了,我准备明天下山办些应该要办的事情,随后就北上京都汴梁了。”

    雷道子问:“道长要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说不定,只要是有机会,我邱正和便一定会回来。”

    “兵书《松经》呢?邱道长可否带走?”

    “兵书还是留在顶子山,先由你雷道子保管,要记住,书在人在,这兵书《松经》若是落入金人之手,大宋朝廷就会完蛋,另外,还要敦促龚宏宇元帅继续研究兵书《松经》的兵道、兵诡,加强武功钻研、练习,力争做到计谋、领兵寰宇第一,只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已逝的龚自生元帅和雷明子道长。”

    “道子已和龚宏宇说好,他在顶子山道观和莲花山寨的时间对半,龚宏宇是个极为聪明的孩子,他一定能掌握兵书《松经》的要领,并运用自如且游刃有余。”

    邱正和欣然笑道:“我邱正和知道龚宏宇在雷道长的正确引领和精心培养之下,一定能够成为我们大宋皇朝的栋梁之才。

    雷道子的心里很是清楚,叔父雷明子就是邱正和给逼死的,可是叔父在临死之前,一再叮嘱侄儿不要替他报仇,他是替父亲雷枭雄赎罪的,当年的雷道子虽小,但也记得叔公雷枭雄经常为非作歹,残害乡邻,虽说是为了自己儿子雷明子的婚姻大事,但强抢民女总是不对。

    邱正和见雷道子低头沉思,便连忙解释他叔父的死因。

    “本道现在是后悔莫及,都是自己先前懵懂糊涂,让仇恨蒙蔽了眼睛,一心就想着为死去的表妹报仇雪恨,最终导致你的叔父雷明子自杀身亡,而龚自生元帅虽说年轻时犯了错误,但后来的他浪子回头金不放,做了许多有利于百姓和朝廷的事情,即便知晓本道对他满腹仇恨,可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支助我们的顶子山道观……”

    “道长,人总是要死的,事已至此,疚愧也毫无用处,就像您所说的那样人都会犯错,况且,叔父雷明子也不全是您道长的所逼才自杀的,其实他……”

    雷道子没敢说下去,邱正和也不再追问此事,而是将自己匿藏在顶子山蛤蟆洞里的蓝皮兵书《松经》交给了后任道观的当家人——雷道子。

    邱正和又跟雷道子来到兵书天才雷明子的坟墓前,点香插烛,虔诚祭拜,他发誓:自己一定要劝说钦宗皇帝抗击外敌的疯狂侵略。

    雷道子想留前任道长吃个午饭,可邱正和以时间尙早,须到洋塘龚府办事为由,婉言拒绝。随即便和道姑薛贞莲快步走下了顶子山。

    邱正和先是来到洋塘码头,见三个码头忙忙碌碌,一片繁荣,邱正和无比高兴地问了问下码头的老板刁守财:“刁老板,这生意还不错吧!好像比以前自己单干的时候强多了。”

    刁守财笑眯眯地说道:“全都托龚家的福,我刁家的收入要比以前多多了。”

    此时,花美香走了过来,她笑曰:“邱道长都有些时间没来我们洋塘了,这说来也是,龚自生老板去世了,就是来这也没有以前的那种味道了。”

    “现在龚府是谁主持?”邱正和问

    “赖子保呀!可别说,他这个人还真是起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一点也没有原来的二流子浪荡样,不仅让三个码头生意兴隆、红红火火,就是在为人处世方面也做得很好。

    这时,上码头老板邓启林和妻子刘华秋也过来凑热闹,以前是嫌冤家路窄,可现在两家是好得不行,邓、刁二位老板在双方妻子的鼓励下,还结拜成异姓兄弟了呢。

    邱正和得此消息后,长叹道:“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

    “那你们先忙着,本道去找一下赖子保。”

    花美香愉悦说道:“道长和民女皆是江西黎川人,今天拙夫刁守财怎么也要招待您邱道长一餐午饭。”

    “还是到龚府用餐吧,我和管家龚力民还有一些话要说。”

    刁守财一方面嫌妻子花美香自作主张留老乡吃饭,一方面责备她说自己是拙夫,于是他极其不悦地责怪道:“还说我刁守财人拙,邱正和道长现已成为大宋朝廷的国师爷了你都不知道,其实就是个井底之蛙。”

    花美香惊讶道:“哎呀!我花美香实乃有眼不识泰山,连国师爷大人都不认得,民女真是罪该万死。”

    “没那么严重,国师爷仅仅是个称号,没有具体的职务,也没有任何品级,全凭皇上高兴,皇上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什么,但他有时得宠,也是可以左右朝政。”

    刁守财道:“管什么职务、管什么品级,只要吃官饭,拿官银就行。”

    “还是我们的刁老板说得对,不过,一个道人能够成为大宋朝廷的国师爷,这已经算是混得最好的了。”邱正和感慨道。

    在刁守财和邓启林的引领下,邱正和来到了中码头,只见赖子保跟中码头的雇工一个样,在商船上,他十分忙碌地搬卸货物。

    刁守财连忙跑过去,大声喊道:“赖老板,邱国师找您有要事。”

    见是邱正和来到了中码头,赖子保连忙上岸,领着他走进了龚府。

    “管家他人呢?”邱正和疑惑。

    “我义父去龚元帅的坟地上去了。”

    邱正和听此,心里扑通直跳,他喝了碗冷水,镇静一下,然后稍作休息,随即便要求赖子保和他一起去龚自生的坟地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