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反哺乡邻
作者:闫增连      更新:2020-11-05 19:17      字数:4200
    第七十六章:反哺乡邻

    秋子突然来到店里,我以为是哪里不舒服,结果他告诉我说,你怎么不打金矿石,都让白芍挣了。一天四五千。

    我说真的吗。其实我早已忘记家里的金矿,埋头写小说。白天也是忙的连饭都吃不上啊。

    真的,你要是打金矿就好了。比你干这个强啊。当医生一天才挣多钱。且才慢慢的挣啊。

    我忽然的想起来了,那是一个春节回家看望二叔山药,我告诉了白芍,说出了积压心中的秘密,狼窝沟村北山的金矿。我感觉是秋子有些后悔了,我曾经很早就说给他了,可是他迟迟的没有行动。从感情上我倾向于秋子,这是最好的发小。听到他的惋惜的话,我也有些惋惜,不过事已至此,也就安慰说,咱们村里谁打到金矿,发家致富也是好事啊。

    黄连做出痛苦的抉择,把金矿秘密告诉乡邻,是因为一次在地龙的家里。弟兄几个说家务事。侄子不知说的什么,引得地龙大发雷霆,瞪着眼珠子吼道,你狗屁不懂,你这个侄子我不指。你少给我指手画脚的。

    黄连觉得地龙有些过分了,侄子毕竟年纪还小。做大人的不应该出言不逊,讲道理才是正道。黄连说,大哥,你说的话不对,这是咱们的后代,就得指望他们。

    不指,指不上……地龙大吼,嘴里喷出唾沫飞溅。那样子就像是对待敌人。真不像是一个长辈。

    黄连对这种无赖嘴脸恨之入骨,气愤地说到,你跟个孩子一般见识。肚量太小了。做事赶尽杀绝。毛泽东和蒋介石是对头,蒋介石炸掉毛家的祖坟,后来退到台湾,毛泽东也没有炸蒋家祖坟,而是修缮保管。要是你,一定是也炸掉祖坟啊。

    这句话戳到地龙的伤疤。恶狠狠地说,在家时打金矿就应该打你。打了你也没脾气。

    这句话也戳到黄连的伤口,心里开始翻江倒海。真想当场给地龙一顿暴揍。只是黄连养成了忍辱负重的个性,极力控制自己的火气。临走说一句,你领导不了这个家。你不是当大哥的材料。

    我本来就不想领导。

    从这天起,狼窝沟村的金矿再次挂在心里。曾经的屈辱勾起了诸多的感伤。自己曾暗自掩埋一处金矿。为的是等后有机会再回家打出来。一雪前耻。可是,黄连回家几次祭奠娘。连续的看到白芍。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反倒引起黄连的同情。

    听村里的人们说,白芍的媳妇放羊时被大犄角羊顶撞一个大跟头,重伤了腰椎。在医院花了不少的钱。日子非常的艰苦。

    黄连几次想过是不是说出金矿的秘密。可是,在家时白芍那种傲慢,竟然和地龙一个鼻孔出气。羞辱过自己的愤恨还没有消除。黄连叹着气掐断这个想法。心想,还不如帮助自己的家里人。

    黄连春节回家看二叔山药。二叔,你打金矿吧。咱们村北的山上还有金矿石。你就往下打吧。肯定有。

    二叔笑笑。没有回答。意思是不想打金矿。出去打工一天也是二百多块钱。何在家打金矿。不定有没有。

    黄连走进村里,来到当家子大哥家。大哥六十多岁,不在家。有两个儿子上学毕业,自己搞养殖。也不在家。只有哑巴嫂子在院子里。看到黄连就乌拉乌拉说。黄连看到大嫂手比划。大声喊,大嫂过年好啊。

    大哥在吗。

    大嫂摇头。嬉笑。

    两个弟弟在吗。

    大嫂摇头。嬉笑。

    大嫂哇啦哇啦的说,一句也听不清。但是黄连却感到大嫂这个哑巴很懂人情。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火柴。满脸的微笑。

    黄连抽烟微笑,非常同情大哥大嫂。儿子都二十七八还没有对象。就说到,大嫂,我大哥回来就给他说,村北边有金矿,让他打金矿石。一定说呀。我想帮助你们。

    啊啊啊啊啊……哑巴大嫂就会啊啊。

    无法交流,黄连失望的走出来。望几眼山头的金矿,想起了黑蛇。自从离开家乡,在县城做事,黑夜梦见黑蛇几次。买下那座旧房子,会开发的。黄连力排众议,买下了。一些邻居说,嗨嗨,人们都从家属院搬走,你却搬进来。当时路边有一大堆大粪晾晒,人们路过都捂着鼻子。

    但谁也没有想到,黄连买下旧房子不到一年半,就开始开发。置换楼房一百四十平米。一下子解决了住房难题。可把原来的房主气坏了。见人就说,房子卖给黄连后悔出心了。

    黄连偷着乐。谁让您急急忙忙的卖给我。我不愿意买,你还给我办理房产手续诱导我。怎么样,你后悔也白搭。这是我有这个命。老天给的。

    第二件事就是黄连在北京学医。偶然的机会走上医学路。成就了黄连从医梦想。

    黄连有心上山,但由于时间太紧张,在路边默念祈祷。然后坐车回县城了。原以为二叔山药打金矿,结果没有。以为哑巴大嫂说给大哥打金矿,结果没有。

    黄连想到自己打金矿。没有时间啊,整天来的患者就足够忙了。除了吃喝还有盈余。小日子已经红火。房子有了,女儿大学毕业有工作。结婚也不缺钱花。儿子学的医学专业,搞了好对象。一家人喜气洋洋的。说几次上山打金矿,不愿意再吃那些苦。儿子从小就没有上山干重活。七八岁就走出大山。对大山是陌生的。

    黄连为金矿的事愁眉苦脸的。早就想说出金矿的秘密。可是,说给最好的小伙伴秋子,没有下文。难道就没人相信自己的话吗。

    恰巧,中央政府颁布了扶贫政策。地方行政领导亲自督查,对农村的贫困户一对一的帮扶脱贫。必须彻底扶助贫穷家庭尽快脱贫。基层干部下乡驻村,走访村民,真正的帮助孤寡老人,生活无助的贫困家庭。国家下了大力气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贫困百姓吗。

    黄连被彻底地触动心灵。一定说出金矿的秘密。为国家分忧,尽到一个有良知的医生。反哺乡邻,早日脱贫。

    又是一个新年,黄连带着几瓶好酒看望二叔山药。饭后说出金矿的秘密。但二叔没有多大热情。还是淡淡的微笑。黄连猜测二叔持怀疑态度。就对二弟说,你去山头打金矿吧。我打过的地方还有啊。

    二弟也是粗心的汉子。黑红的脸堂胖乎乎的,半信半疑地说,我有时间看看吧。

    黄连失望地走开,心想我这是一片好心没好意,谁都不信有金矿石。黄连气呼呼的走进村庄,看看自己的老宅子。已经卖给当家子爷,这个老宅子没有变化。房子的脊梁还是紧密的灰瓦。黄连想起了翻新房子,瓦匠掀开旧瓦片,下面有一条青蛇。瓦匠说,黄连你有大财运。你看这条青蛇,单单的钻进屋顶的瓦片下。是一条青龙啊。

    黄连不以为然的笑着说。我不信这些。说完,用铁锹挑着青蛇走进一片树林放生了。瓦匠惋惜地说,你扔得老远可惜。不如丢进你的菜窖。永远跑不出来。

    黄连看看院子,想起了大蛇皮,足有小碗口粗。联想那条蛇该是很大的。还有灵兰在家遇到的两条大蛇拧在一起。盘在柴草里。吓的灵兰大喊,邻居们齐心协力打死了蛇。

    黄连想起了野狼,在院子里飞出的火苗吓跑了狼。在大门口用飞石击退了野狼。好悬啊,一旦打不跑野狼,今天还能站在这个大门口吗。哈哈,太可怕了。年轻时多么单纯,一个人黑夜对付一只狼。也就是自己干的出来啊……

    黄连越过大水坑,走过石桥,走在砂石路上,看到了大石头,回想自己小时候被路上的石头绊倒,摔伤后脑勺,掉下脚指甲,磕碰流血的腿。啊啊,这里的街道实在是该修一修了。自己曾经发过誓言,一旦自己富裕,就为村里整修这条砂石路。让村里的大人小孩们再也不被石头绊倒摔伤流血。

    可是自己当时也不是富得流油啊。手里没有多少积蓄。唯一希望的就是山头的金矿。说出秘密。让村民打出金矿就有钱修路了。

    黄连慢慢地走,不住地仰头看山头的金矿。光秃秃的山顶还残留着炸出的坑。谁打金矿啊。黄连思索的时候,从一个石墙胡同里走出一个人。

    黄连惊讶地说,你呀,白芍,干嘛呀。春节好啊。

    白芍点头说,好好好。你也好啊。

    你养着羊吗。怎么样。

    嗨,凑合着活着呗。挣不了钱啊。

    黄连感觉到了白少的悲观情绪。忽然的产生了怜悯之心。有心说出金矿秘密。但还是因为白芍的油滑而迟疑。白芍皮笑肉不笑的走开。黄连看着白芍的脚步就要消失,突然心血来潮,大胆地说,白芍,你等一等。我有话说。

    白芍不知何意地返回,问道,说什么呀。

    黄连低声说,你干脆别放羊了,卖掉吧。我说给你个秘密,北山头的金矿还有金矿石。我曾经打过的地方,暗自藏起来的。谁也不知道。你只要找到我打的坑就找到了。里面的金矿石就像是一条龙盘卧。

    白芍听得动了心。真的吗。

    真的,我不骗你。主要是我看到你生活很累。想帮助你。还主要是你在村子里没有打人作恶。是个善良的人。假如你打架斗殴,我是不会扶助的。我这个人就是讨厌在村里欺压善良的人。就像地龙,全中国都没有几个,为了钱陷害自己的亲弟弟,你说是人吗。不是人。我给你说啊,你打金矿绝不可以让地龙参与。村里的打人者也不可参与。坚决抵制利用人多打人的人们。

    白芍不嬉笑,一本正经的点头,一脸的庄重。行行行。

    黄连如释重负的微笑说,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那就是你真的富裕了,就得花钱为村里修这条路。就是这一条路。黄连使劲儿的踩踩路面。咔咔咔响。

    点头微笑点头微笑……白芍没有脆声的回答,只是微笑。

    黄连说,这也是我立下的誓言,富裕了给村里修路。不让村民绊倒受伤了。

    黄连的表情有些激动,嘴角抽动几下,眼睛里噙着泪花。

    白芍似乎被触动了,不住的点头走开。留下一串微笑。黄连说出了金矿秘密,心里踏实许多。也留下一串微笑。

    黄连回到县城,早已忘记金矿的事。今天被秋子说出来。恍然大悟,但也心境平和。黄连说,从心里说,我希望你打出金矿,早早地发起家来。

    秋子深深地叹口气。不再说话。

    又过几月,秋子说,白芍打金矿挣一百万。嗨……

    黄连哈哈一笑说,谁打金矿谁有福,我希望咱们狼窝沟村人人都富起来。

    再次回家看望二叔山药。黄连走进大街,忽然发现曾经的沙石小路变成平平展展的水泥路。从村子的北头沿着水泥路走向南头,几百米都是水泥路。再也没有石子绊倒摔伤的事情。黄连心情格外的舒畅,一步一步的走完,这段小路足足步行半小时,就像是用尺子一米一米的测量。

    黄连从小路走上狼窝沟村南边的大道。这是新修建的高速路。宽阔平坦。望眼欲穿。通向全国的高速路。黄连高兴地奔跑,呐喊,金道金道金光大道啊。

    跑了一段金道,黄连站定观望北山的金矿,热泪哗哗的淌下来。曾经的屈辱殴打,曾经的忍辱负重,几十年默默忍耐,终于实现了夙愿,给狼窝沟村修出了金道。也是给天下人修出了金道……

    黄连无比激动的回到县城,与人就说,狼窝沟村有条金道的来历,但是有一天,一个人说,这条金道不是白芍出资整修的,而是,大队党支部决定出资修建的。水泥砂石料人工都是大队花钱。

    晴天一个霹雳,黄连呆滞的目送说话的人走开,陷入苦苦的思索中……原来啊原来,人啊人……怎么是这样的……

    后记:

    有人说葛根,够狠的。自己的媳妇怀孕,怀疑是人家的,硬是饿死了婴儿。但是不久,葛根家里就多一个男婴,谁也不知天上掉的还是地上长的。

    随后有一天,碌硃说,谁谁说你写的小说是抄袭他的。黄连以为是玩笑,不予理睬。但后来有个人说,你是大盗啊。黄连问怎么回事。那人说,你抄袭谁谁的小说。黄连才回想碌硃说的话,气愤地回答,你告诉谁谁去法院告我,我在法院见。要用法律让谁谁现出原形。那人惊愕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