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娘走的很匆忙
作者:闫增连      更新:2020-05-02 09:03      字数:3160
    第75章:娘走的很匆忙

    一年半的时间,娘的饮食越来越困难。肌肉失去弹性,有几次身后长了褥疮。黄连联系黄教授说,我的娘长了褥疮,用什么药啊。

    黄教授开出一味药,用红花水清洗。

    黄连觉得有道理。红花活血补血止痛多重功效。在临床上是贵重药品。黄连用开水浸泡后,红花漂浮,水色红黄。一股子腥气味道。毛巾冒着热气敷在伤口,娘也不躲闪,静静地等待。

    这个方法的确有效,腐烂的肌肉组织开始慢慢愈合。黄连还是心急,别出心栽用银针围刺。伤口边缘扎进细针。让黄连惊讶地是,伤口愈合更加迅速。一宿就发现新的肉芽生长。几天后,伤口缩小很多,基本愈合。这时,娘感冒了。

    黄连给弟弟说,娘感冒了,弟弟说,给娘输输液吧。

    请来的是女医生,输几天液感冒好转了。但看到黄连为娘清洗褥疮,女医生说,长了褥疮最好加些营养。

    你有办法呀。那就试试吧。

    女医生联系熟人拿来一瓶营养品。说这是高蛋白,非常适合体弱多病的患者。一瓶五百块钱。

    可以,用吧。只要对娘好就行。不管贵不贵。

    女医生给娘挂上吊瓶,高蛋白缓缓地流进娘的血管。女医生没时间看护,就说,你们看着吧。我先走了,家里还有病人。

    黄连没有多留,女医生的确很忙。因为一个患者耽误时间不值得。但是,没半小时。娘就开始抽搐,浑身哆嗦。

    黄连感觉不对劲儿,急忙的联系女医生,回答说,我在外面,你们着急就去医院吧。

    三弟和地龙也急匆匆的赶来,送到医院。医生说,输的什么药啊。说明情况。不然没办法用解药。

    黄连急忙的电话联系,女医生已经关机。嘟嘟嘟的盲音,令黄连非常气愤。你关机干嘛,问问情况啊。

    医院的医生凭着经验开出解药,输入体内半小时,娘就清醒了。这时已经黑夜八九点了。医生说,住院吧,输完液就得三天。娘

    连续三天,娘只能一个姿势,当输完最后的药物,翻身才看到,的胯骨早已变黑。巴掌大的肉皮脱落。医生看过后说,回家慢慢调养吧。

    娘的厄运就是从这块压坏的胯骨开始的。

    本以为消毒就可以愈合,谁知道,一天比一天腐烂的厉害。正好在胯骨缝隙,几天就腐烂一个洞,几种消毒药物已经不能控制。脓液不断流出。每次清洗都有恶臭。开始腿脚可以活动,后来就不动了。外面的皮肤失去血色,变得青灰色。

    黄连预感到病情的严重,用手捏也没有反应。呼唤娘也不再眨眼,脑袋歪向一侧,不断抽搐。黄连哭喊,娘,我救不了你了。你的腿就要掉下来。怎么办啊。

    三弟和地龙赶来,商量说,让娘回到居住的屋子去吧。那是她的家。看样子娘已经挺不住了。

    夜里三点钟,哥三个抬着娘,冒着飞扬的雪花,回到了自己的小院。守到天明,黄连说还请女医生输液吧,就是不管用也得治一治,不能看着娘走了。

    这一次,女医生没有推辞,很快的跑来,看了看说,输液也是浪费,恐怕挺不过去了。

    治吧治吧,就是治不好也不怪你。

    女医生因为前一次事故,黄连没有主张找她的麻烦,因为都是医生,一个中医,一个西医,但都是为患者服务。深知医生这个行业存在的风险有多高。一些恶霸无赖为钱恶搞医生,那是无知无耻。黄连说,我也是医生,绝不可以脏良心做事。

    女医生挂好吊瓶,看着药液顺利滴答,说一句,你们看着吧,我走了。

    黄连明白,女医生有些胆怯,怕有责任。娘的生命易出现危险。

    一小时过后,娘的脑袋不再抽搐。面容泛起红润。睁开眼睛看了看房顶墙壁。自己张贴的年画还那么新鲜。微微的有了笑容。

    黄连在娘的耳边说,娘,你好多了。快吓死我们了。

    这时候,儿子来电说,门诊患者很多,回来一会吧。

    黄连担心儿子扎针不熟练,出现医疗事故麻烦了。急乎乎的走回去。结果不到一小时,地龙呼喊,黄连,娘走了。

    就这一句话,黄连就感觉天塌了。脑袋翁的一声。丢下手中的针具,一路飞奔。进屋子看到娘已经咽下最后一口气。

    黄连哭喊,娘醒醒吧。娘啊。

    娘是不会醒来的。平静的走了。

    弟兄们看护一夜第二天就拉到火化场。举行了隆重的送行仪式。在悲凉的音乐声中,守孝三天后,娘的身体送进了火炉里。

    这是最后的一次看见娘,娘就要永久的离开这个世界。黄连和弟兄们撕心裂肺,嚎啕大哭。都成了泪人。黄连更加思念,和娘一年半的一起吃喝,培养了深厚的母子情怀。

    娘的身体化作骨灰。装进了一个精致的汉白玉的盒子里。

    人死后就要入土为安。这是乡俗。黄连和弟兄们带着娘的骨灰回到狼窝沟村。一路上撒下零碎硬币。每过一个河沟大桥。都要撒下一枚硬币。据说是河神要的过路费。谁知道是真假。老辈子人传下来的。

    一路上撒下纸钱,飞扬的白纸钱,就像是银色花朵,过往的车辆自动的让路。这一刻,人与人的关系微妙的变好了。礼让三先。文明开车。假如没有死人的路上,人与人都文明行走该是多好啊。也就减少很多的吵架斗殴,飞来的车祸。宝贵的人命也就不会白白丢掉了。

    一百多里地的山路,慢慢的行走了两个时辰。进入狼窝沟村,地龙说,通知村里的人们吗。

    黄连认为,咱们哥几个离开村子很多年,在县城安家立业,平时不在村里,谁家有个大事小情的咱们帮不上忙。最好不要给村里人添麻烦了。人已经死去,何必折腾人们啊。

    地龙不再说话。三弟说,二哥说的对,就直接进入墓地吧。

    三弟同情黄连。因为在养娘的问题,黄连有担当,尽到了儿子责任,也是一个男子汉该有的气魄。反观地龙,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吵个不休。怀疑三弟花了娘的钱。怀疑黄连贪污了娘的钱。地龙哪里知道,娘手里没有多少存款,大部分是四弟给的。四弟不但给娘买了房子住,每月还汇款一千。平时用药花费单算。做出了一个有文化修养有道德的新时代青年风范。曾几次对黄连说,二哥,你对娘的付出,四弟永记在心。我远在国外,不能尽孝,多亏你和嫂子。

    三弟也同样说,二哥,你付出的辛苦,不但是为了娘,也是为了我们。要不是你亲自伺候娘,我的工程也搞不下去。

    唯独地龙说出了黑心话,黄连,你说起来伺候娘,实际上是为了捞取一个孝子好名声。还有娘的东西。

    黄连听到地龙的恶毒言语,骂道,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你作为大哥,理应接到自己家里好好伺候娘,你做不到,你的老婆还大声吆喝,谁敢把老不死的接到家里,我就扔出去。这是人吗。

    娘的骨灰在黄连的怀里抱得很紧。这是三弟说的,二哥,娘是你亲自伺候的,你就抱着娘的骨灰走到墓地。

    地龙不知羞臊不羞臊。默默紧跟。

    经过一条干枯的河流,来到一座小山下。这里生长着青松。郁郁葱葱。是一座很好的靠山。右侧是一座白色沙石山,也有青松摇曳。左侧山头绵延而出。风水先生说,这是左青龙右白虎。背靠一把椅子山。眼前河流,远处的山峰就像是一匹骏马。好风水呀。

    娘的墓地已经有人提前挖好了。

    黄连和弟兄们安放娘的骨灰盒子,对着照山调好方向,与爹爹的墓地合拢。一对老夫妻死后也在一起的心愿实现了。这也是儿女们的任务。农家乡俗都是这样的。

    娘和爹爹的墓地填起新鲜的土壤。紧靠山根的墓地形成一个圆形的土包。黄连和弟兄们跪倒哭喊,爹娘,你们安息吧。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挣口气,活出人样子,干出成绩给你们增光……

    回来的路上,走下几块黄土地,就是一条河流,表面是干涸,但风水先生却说,这是一条暗河。同样具有濡养地气作用。在墓地前流过,汇集天地精华,有水就有财,这墓地前有水后有山,左青龙右白虎,还有两个小山包一边一个,就像是看护墓地的岗楼哨所。一定出现灵修才女,全家福寿绵长。人才辈出。

    这条干涸,曾经被村民整理成道路,山里的大理石运到山外,卖个钱花。就连天安门前的地面就是这座山上的。红花大理石。耐磨有强度。具有观赏性。

    走着走着,迎面走来白芍,黄连几乎认不出来,白芍的头发干枯夹杂白发,一脸疲惫蜡黄,身穿脏不拉几的蓝褂子,脚蹬一双露出脚趾的鞋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黄连回来了。

    黄连一边点头却是惊讶地说,怎么变化这么大呀,比我大不了几岁,苍老的认不出了。

    没办法呀,山沟子没地方挣钱,不比你们在城市的。嗨……

    白芍走去,黄连还是多看几眼,回想白芍讽刺自己,今天该不该讽刺他几句呀。黄连没有,暗暗的发笑,风水轮流转,此一时彼一时也。讽刺白芍等于我无知,一个医生,又想当作家,没有道德涵养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