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出手如电
作者:闫增连      更新:2020-03-25 11:36      字数:2952
    第38章:出手如电

    舅舅的诊所很忙活,很远的患者慕名而来。小小的诊所无法满足求医的需求。舅舅决定在城里建个小医院。

    八十年代,偏远地带,尤其是内蒙古这样的地区,盖房子还没有普遍使用红砖,大部分使用的泥坯砖。自家人力有限,就外包给临近的农民,制作泥砖,连同房屋建设一起承包。

    承包者是我遇到女孩那个村庄的青年。带着三个人先来制作泥砖。领头的青年高个子一米八左右。黑脸膛,长出一些顶着白色脓尖的痤疮,弄的黑脸疙疙瘩瘩。粗糙不堪。一进院子,看了黄连几眼,冷冷地说,你舅舅在吗。

    黄连不认识。客气地说,在,我给你叫出来吧。有事吗。

    你去叫就行了,费什么话。

    黄连一听这话带刺儿,有些摸不着头脑。有心回敬几句,一想忍了吧。说不定是熟人呢。没必要因一句话争吵。出门在外的还是少惹事。黄连跑进一家,对舅舅说,有几个年轻人找。

    舅舅啊的一声,知道了,是小建筑包工队,给咱们建房子的。走看看去。

    这是一片空地。茂密的野草没过膝盖。有很多的马兰花,打碗碗花,一股股的花香草香扑鼻。

    李医生,我们今天先制作泥砖,等数量足够,再开挖地基,垒墙建房子。

    好好。你们是建筑行家,你们说怎么干就怎么干。

    不过,你们要提供水。另外赏几条好烟。弟兄们很累呀。

    咱们谈价格已经包括水源,大包啊。我只管等着用房,除了钱一切不管啊。你这小伙子说话不算数啊。

    哎呀,你一个医生还在乎这几个小钱,太抠门了。就算心疼弟兄们了。

    好好,烟可以给几条,可是这水要从几里地拉回来啊,多费劲儿。我家可没有闲人。

    包工头指指黄连,调侃道,你看看这河北侉子,多精神啊,拉一车水比马跑的都快。年轻力壮的跑跑腿不是更合适吗。

    舅舅是个厚道人,非常心疼善良的农民弟兄。辛辛苦苦的挣钱不易。也就答应了。虽然不是很情愿,还是答应的干脆,好好,我们自己拉水。

    包工头看看黄连,对几个人叽叽咕咕,偷偷嬉笑。

    黄连预感到这是针对自己的恶作剧。可是又想不出理由,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我初来乍到的,没有得罪人啊。黑夜看医书,白天不离舅舅身边,集中精力照应患者,哪来的仇人啊……

    舅舅答应的事,一定办到。对黄连说,你和表兄弟就不要在诊所,去拉水吧。黄连有心拒绝,可是舅舅答应的事,没有反悔的理由。也就慢吞吞地说,好吧。我去。

    黄连跟着表兄风儿,表弟嘎子,赶着一辆拉水木车吱咛咕噜的走出很远。在一片杨树林子旁边有一个大坑。是人工开挖,用石头垒起的四周。中间蓄满了水。足有没过一个人的深度。水很清澈见底,小风吹来波纹粼粼。太阳光反射,刺的眼睛贼亮。

    黄连走了一路,脚底湿滑,浑身燥热难耐。见到清水,恨不得飞进水里洗个痛快。尤其是水里的水鸟扑扑楞楞的飞来飞去,追逐嬉闹,身姿优美。还有水蛇蜿蜒游荡,一进一出忽左忽右,悠然自得……黄连急躁地说,表兄,我跳进水里游泳吧。

    没想到,表兄风儿表弟嘎子同时惊讶地说,你敢跳进水里,不怕水。不行不行,万万的不行。

    黄连笑了,你们别怕,我会游泳。不信你看看。

    风儿嘎子眼睛直勾勾,深深怀疑,可是黄连说话的自信表情不可不信。于是,就忐忑地看着一切发生。黄连利索的甩开衣服,闪电一样飞身跃入水中,溅起一片浪花。

    风儿嘎子害怕的闭了眼睛,又不放心的睁开,探身观看水里的身影。却是更加心惊胆战。只见水里的身影好似一条白闪闪的大鱼,沉入水底。迅速的向前游动。手划拉脚踢腾。好多水泡泛起。十几米还不浮出水面,风儿嘎子担心急了,大喊,黄连,快快出来……

    大水坑的另一头,水浪翻滚,黄连猛地窜出来,摆摆手,噗地一声喷出一口水,大声说,我在这里啊。哈哈……

    风儿嘎子拍了一下巴掌,笑道,黄连,你吓死人了。快上来吧,工地等着水啊。

    一路上,黄连吹捧自己的水性多好,可以在水里憋气很长时间。风儿嘎子听得入了迷,不住的感叹,你们河北侉子水性真好。在水里就像是鱼儿遨游……木车咕咕噜噜,马蹄声声,只是,枣红马也很精明,来时空车跑得快,回去重车还走上坡路,累的噗噗噗的臭屁放出,黄连只好推车前进,一步一步的走几里路,总算回到工地。

    包工头不客气地说,你们也太慢了,拉水还走半天啊。这不是白白耽误工吗,真是的。

    黄连本来就有气,对这个包工头更有气。一说话就带刺儿,明显针对自己。他娘的,看个丑样子还说象蛋话。是不是找抽啊。黄连憋气走远些歇息一会。可是这个包工头好像是故意找茬的,指着黄连说,你去买烟。没烟抽了。这是你舅舅答应的……

    黄连气呼呼地说,好好,我去。

    一溜小跑,来到烟酒店。问价格都是很贵的。只有太阳牌香烟便宜些。黄连就决定掏钱买走。心想,你个臭包工头,摆个狗屁的架势。专门作对啊,看看小爷爷好惹不。就给你买太阳牌,抽不抽拉倒……

    给你们,三条,一人一条好烟啊.

    我操的,这是什么破烟,太阳牌的,苦不拉叽的。

    包工头看看黄连早已走远,一边歇息了。气的大喊,李医生,你看看买的破烟啊,什么玩意啊。糊弄人啊。

    李医生走过来,拿起烟说,我也不懂啊。平时不抽烟,哪知道好坏。你们就凑合抽吧,横竖都是冒烟……

    不行,不行,糊弄我们不行……包工头恼羞成怒,说话带了脏字。

    李医生急促地呼喊,黄连,要不就去换个牌子的。

    黄连气呼呼的走来,拿起烟说,你们看看,这是太阳牌子的。是最好的烟。你们不知道啊,万物生长靠太阳。懂不懂啊。

    李医生笑了,感觉外甥的知识丰富,说的对呀,万物生长就得靠太阳。没有太阳,世上一切生物还有活命吗。哈哈,联想够丰富。李医生微笑不语,看着黄连还有什么更妙的……

    包工头非常的蛮横,不客气地说,你一个外地人,跑到这里撒野,是不是找挨揍啊。

    黄连被几句话激怒了,看到包工头黑红粗糙的脸一副凶相,还大言不惭的武力威胁。他奶奶的。你小看我外地人。小子,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外地人好欺负不好欺负……黄连扫视一边周围,一片平地旁边有几块没用的土坯。黄连心里有数了,招呼道,包工头,你来,咱们比试一下拳脚功夫。看看谁牛逼。

    包工头不屑一顾,扑了过来。比就比,谁怕谁,早就想教训你。说完,挥拳打来。

    黄连闪身躲过,就感觉身边一阵强劲的风。好险啊,这彪形大汉气力如牛。要小心应对。不可硬拼。一拳一掌,来来回回。包工头紧逼,一拳快似一拳。黄连退到土坯前。忽然一哈腰,搬起土坯,两手角力,胳膊肘击打肚子,砰地一声,包工头应声倒地,痛苦的趴在地上……黄连也没想到结果如此,少年经常比划武术,在这里验证一下,果然厉害。

    哪两个农民走来,诧异地问,怎么样啊。让一个小瘦个子外地人打了。不成,咱们一起上。

    黄连担心人多吃亏,嘴里却说,你们都上也不怕,照样打趴下……说完心里也是腾腾乱跳。心虚得很啊。只是表面强硬地跺跺脚。黄连心里清楚,刚才占了上风不是凭的真实功力,而是借助土坯的强大冲击惯性。如果不是多个心眼儿,恐怕倒下的是自己。

    谁知,包工头偷偷摇摇脑袋,低声说,不可以打了,这个河北侉子真会武术,打不过的。算了,就抽太阳牌的烟吧……

    两个农民好话说,都是自家人,太阳牌也不错,不难为你一个外地人。

    黄连以胜利者姿态高昂头挺起胸,迈着大步走向舅舅,说一声,太阳牌香烟就是好烟……哼哼……

    这时,飞身跑来一个女子,佩服地对黄连说,你的工夫了得啊,出手如电,真棒。说完,在黄连的耳根重重的一口。黄连躲闪不及,也哭笑不得,叹口气,怎么又是你呀……

    女子指着包工头说,你真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妄想。姑奶奶不喜欢你。我就是喜欢河北侉子。你越是陷害他,我越是喜欢……

    在场的所有人都吃惊的看着女子,不知如何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