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其实整的老子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13 06:49      字数:3287
  
  
  午后,依梅又回中学了。古华问:“今天又给中学食堂送货了?”依梅说:“不是,我回来吃饭,饿了。”古华说:“虽然家里当然給你吃,但你在超市工作食宿,干嘛不在超市家吃呢,连衣服也要回来洗!”依梅说:“他们早晨八九点就吃饭,现在还没打算作饭。”
  
  古华说:“饿了就叫唤嘛,主动找吃的嘛。”依梅说:“你吃个啥老婆婆唠叨不休。”古华说:“商店的东西当然不能随便拿着吃,饿了自已主动去作饭嘛。”依梅不吱声。
  
  依梅赖着不走。“没钱。”原来依梅借别人的摩托骑,竟在校外平路拐弯处与出校老师的摩托相撞,相互撞损了摩托,那老师念其是女孩子,没找麻烦,自个出钱修理,但依梅自已惹的祸总得自个处理,向爸爸要钱修理。气得古华甩了她一拐棍。
  
  依梅请小孩帮忙推摩托,却只推到操场停下。这时放学了,星期五学生都要回家。古华说:“去修好,打个账条来,再把借给你车的人叫来!”
  
  依梅出去片刻,古华柱杖出去看,一小伙子来了,一见便知是借车人。古华劈头就凶:“你凭啥把车子借给她?”小伙子说:“她三番五次缠,我本来就不想借给她。搞得我两边挨骂。”古华便破口大骂依梅。二人去了操场。古华跟去大骂。说:“你既敢借给她就敢负责!”依梅说:“不关他的亊,你骂他作什么?”
  
  古华骂道:“你个卖逼的女子还有理了!你不管老子,只得请保姆,你不认错还耍凶!”挪步就要去打依梅。依梅躲开,哭叫着说:“那你把我打死嘛!”
  
  回屋想了想,叫保姆去唤二人进屋来。
  
  保姆回来说:“依梅叫我把她衣物、身份证拿出去,她要去远处打工。我说女子啊,那得你爸爸允许,爸爸吵你应该听进去,别顶嘴,你爸爸那样儿你还气他!”
  
  依梅与小伙子进屋,古华一顿臭骂,说:“推去修,多少修理费打个条子来,不能由依梅说多少是多少。”小伙子满意而去。依梅前几天向爸爸要钱买鞋、买手机,她的千多元的手机摔坏了,古华不给钱,这下倒好,修车费至少五百元要掏,真它妈在劫难逃,左右免不了要破费。
  
  依梅吃了饭仍不走。古华说:“你今天就耽误了半天工作,像你这样,我当老板也不喜欢你!又被我言中,哪里都呆不住一个月,还不快去上班?”
  
  依梅仍洋洋不睬,东晃西晃,找小孩说着话。古华吼道:“你究竟咋回亊嘛?干不成了就把衣物拿回来,另去城里找工作!”
  
  保姆答话了,说:“是这么回亊,那小伙子的媳妇儿在超市大闹,这会儿还在等依梅。”古华说:“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在屋里躲半天,活该!那媳妇儿打你一顿才痛快!”原来小伙子说两头挨骂,一头指自已的妻子,一头指古华。
  
  保姆说:“我带依梅去上班,好好说说。”原来,依梅就是想找个依仗的伴儿,所以磨磳着等候保姆作完家务。
  
  今天的日子肯定不是黄道吉日,不是闹笑话就出横逆亊。
  
  依梅按时回来了,手里拿着坏手机。古华说:“手机好了?”依梅很凶的语气:“你看嘛,这个样子还好?”这一下子又惹火了古华,一顿炮火,依梅则溜出溜进,依然随随便便,古华猛喝:“回来给我站在那!”
  
  然后再細说道:“你骑摩托平路拐弯就撞车,又非车多,这技术、这反应,还狂什么?要是撞出人命,或者你被撞成植物人,还会是我赔修车费吗?那借给你车的人恐怕是我找他大麻烦吧?你一个不满十五岁的女孩子,凭什么借给你,至少应该是好朋友关系才行吧?他没责任吗?”
  
  依梅总算听懂了道理,伸出劳动的粗糙手给爸爸看。古华说:“你看看你,手也粗了脸也灰扑扑的了,带上护肤霜抹一抹嘛,还不快回超市工作!”
  
  依梅临走喊道:“爸爸!”古华问:“想说什么?”
  
  古华这才反应过来。经过一次事故打击,这又与爸爸缓合了感情,方觉舍不得、离不开爸爸,亲情感油然而生。
  
  可恨又可怜的依梅!不止一人说古华硬不起心肠,他承认。他问依梅在店里一天吃几顿饭?依梅说两顿。
  
  古华气消了。决定还是常给依梅零用钱。
  
  古华估计得不差,摩托车修理费五百五十元。保姆早晨回到学校说:“我听超市女老板说:“古老师很讲理嘛,二话不说就掏了五百五十元!”古华心中哼了一声:我需要你这样的好评吗?
  
  夜里依梅用别人的手机打电话,说:“爸爸,我不干了,去城里找工作!”
  
  “妈的,又坚持不到一个月,”古华说,“既如此,上次进城干吗?瞎折腾!既然半年才发工资,可以不干了,早知如此,在家护理我一月,何必请保姆?要回马上回!”依梅说:“明天是庙会,忙得很,后天回!”
  
  “既然白干,还在为别人白操心,多呆一天,怎么对老子就没这份操心?服了你个臭丫头了!”
  
  依梅托过路的小伙伴分两次将衣物悄悄捎带回学校,然后拍屁股走人。回到家生磨死缠,要爸爸再给她买手机。古华说:“不到一个月,你不但没尽到护理我的责任,在外白干活,还要吸我千元钱,不,加保姆费用,因你的原因就吸我两千多元!真是岂有此理了,我怎么存得下钱来?你害死我了!”
  
  干脆撵了来这个世界危害人的魔女,可又硬不起心肠,最终大不情愿地讨价还价,化了四百多元买了手机。不过,依梅最后炒豆腐、炖汤很是合古华味口,这使得他有些舍不得依梅离开自已了,但不可能。“依梅,”古华说,“午饭你来操勺!”
  
  古华是要依梅给保姆作个示范,保姆的农村土烹饪习惯难改,古华可以说顿顿吃不好。这保姆总是将饭菜给古华单独送去宿舍,自己与其上学的女儿则另在伙房吃,且心无一点城府,好说三道四,那天午饭后,古华玩笑说:“你还有十天就满月了!”保姆说:“我是二月二十八来的!”古华说:“我只管记阳历,三月二十九号。”保姆走了。
  
  保姆下午回到学校,进屋第一句话就说:“我己干了二十一天了!”意思是古华少说了一天,只剩九天了。显然回去查了查,急不可耐地要纠正。古华顿生反感,道:“哎呀,你这个人……”话中有话是,你这个人斤斤计较只讲代价,我可讨厌与这样的人相处。第一任保姆过后还不时给古华送点吃喝、看看他,有感情,当然因为古华不差的品位又宽厚待人,送给她书、医疗卡随便用、工资多给。
  
  依梅亲手操厨,离开后,保姆乒乒乓乓地又在私下剁什么菜?依梅主勺的菜虽然辣子、花椒放重了,但古华希冀的那种味道尚在。依梅说她没放那么重的辣子与花椒,肯定是保姆再加重了,故意破坏,虽然是保姆曾主动要依梅作给她学习学习。但保姆却不吃依梅作的菜,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只尝了尝,说:“原来古老师喜欢这种味口,真难将就!”古华说:“你是农村的习惯嘛!”保姆不愿承认这一点,说:“是各有各的味口!”古华见保姆不肯改正,忍不住脱口而出:“不行就算了。”
  
  保姆很敏感,立即说:“那我现在就走!还是把碗给你洗了。”便去了后院。
  
  依梅也要当日进城。古华火了:“你它妈一天就呆不了?滚你妈的!其它的保姆我招之即来!”
  
  保姆洗过碗,进屋说:“那我走!古华说:“总要满一月嘛!”保姆说:“要走不在乎满不满一个月。”古华觉得这保姆心机不纯,且有以客欺主的感觉。说:“那我给你算账。”保姆便一派牢骚胡言,掩饰自尊心:“我你就将就不下来,难怪都干不久!”古华最恨这种俗人,怒道:“谁说都不愿给我干,别人还等着的呢,一个电话马上到,去去去,不与你说!”多给了三十元工资。
  
  意外的变故,古华只好立即给第一任保姆打电话。依梅经古华敲打,这时才转变态度,要等新保姆到位,她才走人。
  
  保姆回去,遭到亲戚的责怪,都说古华那人对人好,又体谅你叫你的学娃子同吃、多给你工资,你应当依他的味口,只煮一人的饭,轻松,我们这本地工资不算少。保姆后悔了。又去学校,翌日早又打电话,试探古华态度,但古华不再松口。
  
  旧保姆去了中学,见依梅还在家玩电脑QQ,回去了。直到确认依梅已进城,才去古华那里上班。
  
  依梅是不喜欢第一任保姆的,因为这个保姆愤恨她的品行,不接受她。依梅为此挑拔爸爸,说:“你还找她来?你没听街上人背地里怎么议论她哟!”
  
  古华说:“她老来独往,只是想找个依靠的男人,又没乱搞,有什么不可理解的?我又不是要找她作老伴?”
  
  鸭子莫说扁嘴,看来这世界,道理绝对是占上风的,依梅也知道用名声说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