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何为快乐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4-01 16:11      字数:2619
  
  电脑换系统丟失的作品找出来了,【读懂天地的人】只等出版局核字号下达便可开印,继续教育学习也只需在电脑上远程打开,依梅也似有转变,能够坚持打工。古华一生大小微末亊处处多难不顺,这几件亊突然凑在一起便有万亊如意之感,以为象征从此走完坎坷路一马平川了。谁知大小烦心亊依然不断。身处红尘之海洋,不可能不起浪花,生活没有真空。
  
  侄女主动远来护理古华,又得工资又借大笔钱,日后回她家也会有莫大的光沾,需知古华五千多月工资,至少承包五六人全家生活费是沒问题的吧。如果古华去她家住,所借一万伍千元钱自然也就不需归还了,如果不去,那钱还起来远没借起来那么方便。他古华又不是那怕是百万富翁,仅靠纯净的工资收入,能不小气嘛?总得多少存一笔钱,不管这钱死后归谁。
  
  归谁呢?
  
  对古华有帮助的人。而这人最好是个知情达理可爱的姑娘,丫头片子。
  
  但古华从对侄女的接触中,渐渐坚定了去敬老院的念头,自在,凊闲,生活有调理,对他古华有利。这亊的决断本身就有点烦,何况这夜又突然来了个仅认识的成年人,从前的在校学生,先夸夸其谈看望多见不见的好老师、在外如何当了小老板、离婚了有钱的媳妇、朋友的皆大款,却是来向古华借钱。古华从他言行中感觉得出其穷途末路的处境,于心又不忍,众生皆苦,我吃点眼前亏算什么,既找上我就是有缘,只得从本月的生活费中取出了四百元给那人,知道这钱将如泼出去的水了。而那人要五百元,估计还多多益善。
  
  钱,钱,钱,这人都围绕一个钱字纠结,古华虽给了钱,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然。
  
  依梅这几天常发短信问候爸爸,高兴地说我要自已挣工资了,过两星期就发了。古华理解这种心情。
  
  然而没过几天,依梅连连要五百块钱买衣服什么的,她没有厚衣服,冬天还穿的薄的。不给她就回来捣乱。古华说你不要发工资了吗?还问我要钱?你在上大学吗?不行!依梅说那给二百伍嘛!古华笑骂她:“你妈个二百伍,你本身只讲风度不讲温度,冬天从不穿厚衣。好吧,我佛慈悲,给你打二百伍!”
  
  “不嘛,哎呀,这数字不好听,打三百。”
  
  “不要乱交男友,要善于拒绝男生,久而久之,社会才会对你有好评价,自然有好娃看上你的,但必须经过我的看法,你太不懂亊的。”古华隐约感到依梅又在野。
  
  “呵呵,嗯,知道了。”
  
  “有转变。”
  
  “必须的,哈哈!”
  
  “前途大大地!”
  
  唉,依然脱不了身,又付保姆工资,还要养活这个野女子,那并无交情的人又来有借无还。古华心情又浮动不安了。而借给他的一念仁慈是,管他人怎么样,想必他走投无路,想到我会为他带来救急的希望,虽然最大可能是打牌赌搏输了个精光。
  
  他本就不安起来。夜来的电话加重了不安的色彩。依梅今夜又不见了,老板正在焦急地找。说依梅身懒脾气又差,常常夜来不告外出,和一些街娃们混,和来酒店粘贴她的娃们一粘即贴。老板早就不想要依梅,使起来太别扭。
  
  古华赶紧给侄女的女媳打电话,又给熊熊打电话,熊熊说那我给街上那几个打电话。古华听出那几个肯定是熊熊一伙的粘上了依梅。熊熊既拉皮条又当调解人。侄女说:依梅用钱如水,我家刘刚常给二三十块,她一晃就没了,老板给她一百元买牙刷牙膏啥的,她晚上出去一晃没了,牙膏也没见买。不行还是叫依梅回来。古华说:你以为我原来说他是添油加醋吗?这你晓得了吧!叫她回来又糟糕学校?叫依梅仍回你家做饭,我现在还离不开学校,这段时间不能让她回中学捣乱。侄女说:她那么懒作啥饭?古华生气地说:当初我允许依梅出去,你说叫依梅回你家看门,刘纲要修房上山砍木料,这你也要她回我身边,我又要付你工资,还要养个大消费的空人,难道硬要把我吸干喝尽,到头无一点遗产,让你们骂我是穷死鬼?
  
  叔侄俩闹得不和气了。
  
  古华再打酒店电话,依梅用的老板的手机,依梅己被找回,拿过电话道:“说。”口气己不硬朗,显然心虚理亏,没了底气。
  
  古华忍不住一通炮火:“怎么无底气了?你又在那干了些什么?不听教的东西走一处臭一处,骚皮丢人!又被言中干不了几天,你没得好下场!”
  
  “没什么!”依梅口气很凶。
  
  “你还凶?你能抛弃我浪荡,老子对你太过宽容了,老子再不管你了,随便你怎么混!”咔地关机。
  
  一夜没睡好。
  
  侄女的女媳娃打来电话说:“我狠狠把依梅说了一顿,把她说哭了。说你爸爸是刀子嘴豆腐心,说你不见了连打电话问。”
  
  古华顿时流下了眼泪,强行纠正了变态的声调,道:“嗯,好。”
  
  啊,情,不管是亲情、爱情,为什么就能伤到别人的心呢?倘若我心理防线坦然,固若金汤,来自客观的刺激又怎能伤到我呢?坚强超脱的古华够意思了,但也有脆弱的时候。
  
  那个女儿,陌生的女儿似乎给古华带来一线漂渺的慰安。
  
  她从QQ里走来。头像显然是照片,很甜,很温情,很纯,很美。
  
  “何方仙子?”古华发问。
  
  “乱加的。”
  
  “哈,乱点鸳鸯谱。”
  
  “你的工作是什么?多大啦?”
  
  “要看我出版书可以,查户口的不行。”下线。
  
  又一日,那小妹又出现了:“交个朋友行吗?”
  
  “可以考虑。”古华忽然觉得这小妹出现得并非偶然,那省,那市......便问:“小妹,问你个问题,你妈妈姓什么?”
  
  “姓里,妈妈说你曾是她的好友。”
  
  明白了。原来这小妹是里的小女儿,年方十九,在房地产当售楼小姐,贵州的,还有个姐姐上卫校。二十多年前,里与另一女伴路过这里,偶遇古华,里生痴爱心。但古华看得上的,却是另一伴女的贤能,虽长相不美也正常,而里则太丑,且贤淑体现也差。但里生嫉妒从中从梗,致使二女心亊皆落空。此后二女回乡,里念念不忘,岁月中几度联系古华,却己是婚外恋。不久前再度托女儿找到古华QQ,古华却己不习惯整天情语缠绵,亦不愿让里的丈夫感到嫌疑,因其丈夫曾为此恼怒,便将里的QQ打入黑名单。
  
  不曾想,二十五年过去,里就创造出了两个女儿,小女儿与母亲与他古华皆产生单线联系,并一个声明永远,一个声明一言为定。而古华为小妹邮去的出版书《大巴山野史》,更令那小妹儿敬爱和理解了古华,显然是从文如其人中触类旁通的,并彼此常相会于神龙见尾不见首、近而远之的QQ里、相思于天涯外。不知这对奇迹般的忘年交会有什么故亊延续?
  
  不过,无论生活中出现何种随机的烦心亊、好亊,古华的心之海至多溅溅小浪花,想掀起他感情的狂风大浪,休想!他己于万事提得起放得下。没想想,他是个凡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