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奈何奈何
作者:篝火      更新:2020-03-30 16:44      字数:2644
  
  
  依梅主动给古华打电话:“爸爸,我要回来!”
  
  “你回来干啥?”
  
  “我就要回来嘛!”古华听得出,依梅这回的声调有了很重的亲情味道,像是真正触动了。
  
  古华感觉不错,外侄来电说,晚上比前比后给依梅讲,说得依梅眼泪花花的。给她约法七章,她一一答应。外侄是想把依梅转变过来回到爸爸身边,好把家人早点换回来,家里离不开内当家。古华说:“你不要以为依梅当时有触动就相信了,她转变了不知多少次,可能管多久?她最大的特点就是随意性太強。但愿此一时彼一时有长进。”
  
  古华没想到这么快就起了变化,依梅又回到了他身边,他以为依梅回来可能至少三个月以后呢。原来依梅的性情不受欢迎,在老家己待不住了,又被触动心灵,又觉得还是爸爸好,而就是因为待不住才回的老家,现在老家也待不住了。依梅赢了,因为她达到了既不护理爸爸的目的,又可得到爸爸的养育。
  
  古华叫单副校长来宿舍,道:“全校就你爱看书,也有一定欣赏水平,借给你看看。”単副校长接过新书,第一感觉是封面大气,不禁震撼,道:“你的书终于出版了,给了多少钱?”
  
  古华道:“不是自费书,呵呵,你搞清楚一点。”单副校长表情一下子变了,由震撼变成妒嫉,古华清楚地读懂了他的表情。“好,那我拿走了。”他告辞的声调已不是往常那平和的声调。
  
  翌日,单副校长与古华相遇在厕所,己是怪样的眼光看了古华一眼算作打招呼。
  
  古华真后悔第一个让单副校长欣赏到他的书。往常他是多么关怀自已呀,那是因为他古华是个常人,怎么现在一下子就变态了呢?妒贤嫉能是知识份子天性吗?他们关怀平庸的古华却嫉妒古华超过他们。古华联想起出版书未到之前曾与郝老师的一段对话:“告诉你个较好消息,我书要来了,三十本。”
  
  “叫你自己销吗?”
  
  “不,反馈的,对方销售首印三千册。”
  
  “只印了三千册?”冷冷的口气,一反往常一惯的对话笑容。古华马上感觉到郝老师同样的嫉妒共性,而他一惯是被同行公认的老实人、老好人。
  
  老好人吗?
  
  唉,古华冷静地思索了一下。若是名气自上而下压下来,这些知识份子同行又会捧你了。人的劣根性所致,往往是墻内开花墙外香,远香近臭之理,在于不熟之士对你不带有色眼镜。决定在校内不再张扬。
  
  古华这算张扬吗?
  
  依梅其实不想找工作,也不适宜工作,只想玩耍。脾性有所改善,但总想冒出原形,社会上形成的油腔滑调依然用在了爸爸身上,这令已换了清静环境的古华不依不饶,被侄女细细教导一番,并教她给爸爸炒好菜,因为侄女有亊要回家一趟。
  
  国庆前夕,古华得到扬州海天图书策划公司孙凡来信:“昨天刚拿到印刷手续,一会即通过申通,连同合同发来。值此,中秋节来临之际,祝愿古老师身体健康。”
  
  《读懂天地的人》历经波折终于浮出水面。但前一本书给古华投下阴影,只是纸上显示首印数3000册,实际印够数了没?古华要求看到印刷厂发票,对方却说没有发票,扯发票那得交百分之十几的税,印刷厂是以委托印刷书为据印刷,你放心。
  
  这又是一玄念。
  
  侄女回家四天返回。身后跟来个双胞胎弟媳,自从盘古开天地头一次来看哥哥古华,可算是稀客了,经年累月舍不下家务,难得迈出脚步外出闲散闲散。依梅在家呆了几天又想出去玩儿,有侄女护理生活,古华也就答应依梅的要求。
  
  “去街上买一包鑵罐馍,”古华对侄女说,“老是米饭不好,要不时换个品种。地点在十字路口上老街几步路,你问问就知道了。”
  
  侄女上街回来提的馍馍,古华一见面目全非,又似曾相识,但未在意。
  
  吃饭的时候,古华拿过馍开始下口。
  
  “怎么是甜味的?我要的是无任何添加物的鑵罐馍,这甜味不是白糖是糖精。”侄女说:“人家说这就是罐罐馍,只有这种。”侄女倒喜欢带甜味的,吃相挺欢。古华也就不多说什么,也不生气。
  
  依梅回来了。逢场的日子,古华有意叫依梅领侄女上街去买真正的罐罐馍,他就不相信侄女说的没有,街上天天有专业的罐罐馍加工,或许侄女弱智不敢打听,找不到地址。
  
  依梅提回来的,古华一看,这才是真正的罐罐馍。
  
  但侄女依然顿顿作米饭。古华整天写作也就忘了这亊。
  
  侄女的女儿头胎临盆在即,夜来胎发作,肚阵痛,想上厕所。一夜电话不断请教过来人母亲,侄女本是近亲结婚,其女身形又矮又细,担心难产。侄女不断电告连夜就近先送到隆兴区医院,不行就剖腹产。
  
  厉害,这女子智商不错,知道自己弱点而努力,四更天时活生生顺产了。天明时,侄女对还未起床的古华说:“幺爸,女子叫我回去经管几天,怎么办?”
  
  能说我给你开了月工资,不准许你回去吗?“回吧。带两百块钱给你女儿,算我一点心意。”侄女略推辞,谢收。
  
  侄女走,好歹还有依梅在,当初外侄热诚开导依梅,就是希望依梅回到爸爸身边有个替换,侄女便于灵活脱身。“依梅,老实买回来的罐罐馍怎么不见拿来吃?”四天后古华忽然记起。依梅去一看,说:“爸爸,罐罐馍起白毛了。”
  
  古华这才回味到,罐罐馍之所以放到生霉,是因为侄女喜食甜馍不喜食原味白馍。人,怎么总是以己度人,即或是侄女也应该服从主人的味口。同锅咬食,以自已的好恶为准。唉!本来侄女护理半年,如果磨合得好,退休可以答应去侄女家终老,对侄女家也有好处,很大程度侄女家图的就是某种好处。经此体验,古华决定日后还是去光荣院。
  
  依梅借送幺妈回家,借故要去县医院复查身体,再次出去逛逛。古华同情弟媳多病,便拿出自己的医疗卡,要二人共用卡中钱看医生,就不再化弟媳自己的现钞了,并强行给弟媳买了套衣服,掏全程车费,古华能作的,就这些了。
  
  他自己身困磨难中,更慈悲弟媳家道不昌。大儿子早夭于打工金矿井下蹋方,次子西安交大毕业,初看不起故乡,去深圳打拼,初入市公安局,亲人们皆以为这一脚踏出了光明前程,但不久出局,从此东不成西不就,多落魄尴尬,甚至流落街头,身陷囵圄。音信多无,其父靠打工挣钱供养次子读完一本,如今毕业五年,家里还隔三差五寄钱给远在深圳的大学生儿子救急,年前还得古华千元打卡寄钱救急,电话里,古华听侄子的声调,哪里还有大学生的傲气?己无半点儿底气了,可以想像侄子一付落魄乞讨的样儿。
  
  古华了解这个有出息又不争气的侄子,坏就坏在他性格上,心胸不豁达,小气又骄傲,不善交际,学生气不改,出了社会,在成年社会中处处碰壁,故乡亲人至今不知其下落。
  
  一切的一切,世亊苍茫,奈何不得,世上人快乐感相同,困苦各异,各有各的难处。众生哟,何以得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