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隐迹寻踪
作者:娴清      更新:2019-01-06 11:19      字数:4086
    莫无邪站在浮云阁前,地上有血污,树树之间有打斗的痕迹,却并不见一人。他低头用手指轻轻沾下那片血污,血早已凝固,至少已是三天之前所留的了。

    “龙门教再不济事,上下也有百人,周浦海手下数位掌教吕修光、孙自茹等也非一般人,怎么竟全部凭空消失?”莫无邪心中揣摩。正在此时,后背猛然一震,那老妇拍他一下,怪笑道:“发现了圣药?”怪婆婆的轻功了得,独步江湖,莫无邪竟不能发现她早已到了他的身后。

    莫无邪听她质问,那龙门圣药本是他编的谎话,希望老妇能带他回观中,只得笑道:“恩公,这里好像发生了很多人的打斗,也许那圣药已不见了!”

    那老妇眉头一皱,低头看看那血污,从袖内取一枚银针点入,只见那银针之头竟暗暗发黑。莫无邪一惊,便道:“恩公这是?”那老妇只看了针一眼,笑道:“这些人都中了五毒散之毒,和你一样。”

    莫无邪这才想起果然龙门教上下都中了番僧穆尔伦下的五毒烟弹之巨毒,“中了此毒会怎样?”他虽为查师傅踪迹而打探龙门教,但是并无与他们实有仇怨。那老妇笑道:“中这种毒的人,若不在三个时辰之内得到解药,就死了呗!”

    莫无邪“啊”了一声,便道:“明兵在山下包围,龙门教数位道长虽中毒,但手下尚有百人,那番僧也难逃走,也许他们得了解药,走了也未可知。”他这番话却是自我安慰。心里也明白形势已愈加复杂。

    老妇听了哈哈笑道:“这些牛鼻子,死了才好。我在山上数年,最厌恶与他们打交道。他们的毒不可能解的。我从那番僧的手中将你救下之时,已然将他身上所有解药拿走了,哪里还有解药!”

    莫无邪一想,他是率先追穆尔伦下山的,若是这怪婆婆真把穆尔伦的解药全拿走了,那周道长等人还真的是无药可医了!他心头一急,猛地腾跃而起,铁链一甩,借着树枝摇动,再跃入宝阁,在阁内各层细细搜罗一番,竟无一人。    

    他复落于演武场,只听得半空里一声清啸,举目只见一只白鹤盘旋而上,扑楞楞飞起,那老妇见此竟脸色一变,迭地飞跃林梢,竟自顾自遁回古泉深涧去了。

    莫无邪未解何意,忽然想起一事,手一抹怀内,那锦盒不知何处去了,他急叫道:“恩公,等等我!”就紧追老妇而去。

    忽然,那只白鹤直冲而下,落于浮云阁之高檐之上,瞬间崇阁高台祥云环绕,钟声齐鸣,莫无邪被眼前这情景震住了。此时,正殿之门霍然自启,黄幔微动,一位白发苍然的道长坐在蒲团之上,他缓缓地道:“你进来!”这三个字的声音苍老清幽,似从冥远的天界而来。

    莫无邪适才明明搜过浮云阁,并不见一人,这耄耋老道是何处来的。他心里生疑,便不动,手里紧紧捏住寒铁盘龙链。老道士并不抬眼,一道丹书符信从他掌中飞出,莫无邪轻灵转身,就要避让,却来不及了,仍被打了个正着。他只得拾起符信细看,见上边并无花纹,只是写着一句:“清怨,静心。”

    他只得拿住这一符信,道:“敢问道长是何人?”那老道的声音苍然,似从远古而来,慢慢地道:“先祖王重阳之后,全真七派散落江湖,龙门派本是隐居自适,今复卷入朝廷争斗,实非吾所愿。此符为龙门派创教之祖丘处机所制,你可执此符求助全真各派相助龙门,若得生机,立归本旨,不得再入江湖。”

    莫无邪忙抱拳道:“这位道长,这是全真派的大事,我不敢过问。请将丹书符信收回。”

    老道忽沉声,四处钟声尽散,道:“你是冯远的徒弟罢,执此亦可得全真诸门所助,救你师傅的机会更多,这又何乐而不为?”

    莫无邪惊得后退一步,看这老道是有阅历的仙师,他也许与师傅有渊源,急道:“你知道我师傅在哪里,他难道身处危难?你是什么人!”一连串的发问,老道却沉默不语。莫无邪心急如焚,将寒铁链劲力一甩,竟刺向这老道。谁知断空之声骤响,寒铁盘龙链竟被巨力反震回来,这时机,力道分毫不差,正好落在莫无邪的脚边。要知道盘龙链内有机巧,向上易,而落地难,环环相咬,每个去势的力度都不一样,可这道士却能将其兵器之道化解无痕,而不仅仅是对抗莫无邪的内力,他出招之后,亦纹风未动。

    莫无邪被震得半臂酸麻,他知这是当世一流高手,可他并不服输,冷冷看着老道。老道士一挥袍袖,道一声:“快去!”就又闭目不语了。

    莫无邪倔强道:“我师傅与全真素无来往,岂会有什么助益?想来你是全真诸门辈分极高之人,何不自行下山去救你的徒子徒孙,何须用我?”

    “世法不识我,我亦静中观。故交前盟在,岂能入红尘?”这老道长垂下了头,慢慢吟完这四句,浮云阁内清香浮动,机关尽旋,黄幔全落,竟再不见此人踪迹。青城山之浮云阁为最高,但为藏经之所,仙家宝箴,但能闭关在此,却数年不被周浦海掌门及其教众发觉,已是极难,他到底是谁?

    莫无邪本愿要追过去,问个明白,却遍寻不到其隐身暗门,他只得复出阁来,抬头天际。苍穹浩然,只见那只白鹤长啸振翅,盘旋云宵,再无影迹。

    他不知自己被怪婆婆治了多久的伤,可当他醒过来,显然龙门教中人已失踪的事已传出去有一段时间了,可这老道却似有预知,偏偏要等着他来,才让他去救。莫无邪也甚是无奈,他只好将丹书符信放入怀中。他不想再耽误寻师的时间,转身就奔下山去。

    林荫愈密,落花满径,他年少步轻,走得极快,此时已赶到了半山亭附近。他忽听得林间似有人声,他潜行移步,跟了过去。果见两个人探头探脑向山上而行,竟是塞外双魔。长相似面团的那位对使刀的男子说:“听闻龙门教被毁,正好去找那个凌青城报仇。”使刀男子道:“对,随便再逼问这些牛鼻子老道江天鹏的下落,若那小子真的是武当的倒是麻烦。”面团忍不住哈哈大笑道:“什么龙门,我让他们灭门!哈哈哈!”

    莫无邪听闻这两个家伙的对话,甚是气愤,他心道:”这塞外双魔如此下流,竟来青城山找龙门教落井下石。"他正要出手教训一下,只见林荫深处怪影翩翩,风声阵阵,只听得一声怪笑如夜鹰嘶鸣。那怪婆婆竟嘴里叼着一朵大喇叭花,如大鸟般飞跃过来。她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塞外双魔,似笑非笑。

    面团与使刀男都愣住了,那面团大声道:“真是晦气,这龙门教除道姑外,并无女子。可上山之前遇上个姓周的泼妇,把我们戏耍一番。山上竟还有如此古怪的老妇,可见这帮牛鼻子老道都是急色鬼,兄弟,上,把她结果了!”

    莫无邪这才想起,“周姑娘与她旁边的神秘男子来这边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又将目光转向怪婆婆,谁知只听得一声惨叫,那使刀男子的筋脉已断了,刀也断了。怪婆婆竟是不用出招,只用了一枚银针就射中了耍刀男子的手腕,断了他的手筋。

    这种功夫独步天下,莫无邪也不由得后退半步,暗自庆幸没有与这怪婆婆动手,不然他的身子早就变成纸片了

    怪婆婆笑道:“你们就像一个擀面杖,一个面团,我来玩玩吧!”她形容得贴切,莫无邪差点笑出声来。她双掌迭出,那面团转身要跑,腰眼登时巨痛,原来是怪婆婆从后面踢他一脚。两人自出江湖以来,平生未遇几敌手,未过三招,就成这样,他们瞪视怪婆婆,以为是见了鬼。

    怪婆婆悠然笑道:“不好玩,起来,接着打!”面团与擀面杖都想起来,可都爬不起来,怪婆婆妖笑连连,举掌欲毙两人之命。只听得莫无邪一声断喝,跃了进来,道:“恩公,切慢动手!”

    怪婆婆并不惊奇,她早就知道莫无邪就藏身树后,一见他,便道:“你看到谁了?”莫无邪不敢说真话,只得道:“未见!”

    怪婆婆哼了一声,道:“也罢,这么多年,无论我怎么惹他出山,却都不能。这冷心肠的家伙,居然连全真派的安危都不顾了。”莫无邪知这怪婆嘴中的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耄耋老道。怪婆婆的神色有些痴狂,眼神更加阴冷。

    她甩出两枚银针,塞外双魔哪里避得开,登时扎入肩胛穴,他们浑身发痒,滚地不休

    莫无邪对怪婆婆道:“为何要为难这两个人?”怪婆婆笑道:“他们骂牛鼻子老道是急色鬼,我不恼。可是辽东那边有个叫邱无恨的家伙,曾负了我的女儿,他们双魔与这个臭小子是同属辽东,我就要拿他们玩玩!”她一脸的残酷,冷情如斯,原是有仇恨在心。莫无邪这才明白。

    塞外双魔此时已疼痒难当,见莫无邪与老妇聊起来没完,本来最怕死的那面团都爱邓小受不了了,他嘶叫道:“江湖有义,给我们一个痛快的吧!”

    怪婆婆听了,哈哈一笑,就要上去,莫无邪道:“不成,他们是来寻仇武当的,要问明再杀不迟。”

    怪婆婆念叨了一句:“武当”。她冷视塞外双魔道:“原来你们是来找武当麻烦的,那也好,省了我的力气!还不快滚?”那面团脸挤成一个线团,叩首道:“滚滚滚!”他们两人就地就滚着走了。“慢着!”怪婆婆忽然运掌,登时那个擀面杖已断成两截,面团见此已再无人色,缩成一堆。

    怪婆婆喝道:“带我的话给那个臭小子邱无恨,就说负我女儿者,杀无赦!好了,你滚吧!”面团这回不是滚,而是溜滚爬三者结合,飞一般的滚没影了。

    怪婆婆这才转向莫无邪,冷笑道:“小子,你真的没见到一位老道?”莫无邪知她性格古怪,可是要他说出别人的秘密,这是万万不能的事情。他只得道:“受人之托,不可多言。”怪婆婆哈哈笑道:“你可以不说,但是,你丢了一样东西!”她从怀中竟取出那个锦盒来。

    莫无邪急得运掌就夺,可他那几招哪里是这怪婆婆的对手,早被其掌风抵住。他这才发现这个老婆婆,性情古怪,可是头脑却相当清楚,他只得收手,道:“此盒关系天下之安危,又是故人所托,请恩公还我!”他知这怪婆婆不会管什么家国天下,也会随时把他拍死在地上,可是他必须要说出来,哪怕惹火了她,也不能让锦盒遗失。

    怪婆婆用手掂了掂那盒子,道:“你只要把那个老道说的话一五一十告诉我,我就还你!”

    莫无邪心急如焚,却死死咬着嘴唇,闭口不言。老妇怪笑起来,目光忽厉,怒道:“好小子,硬骨头!”她运势出掌,忽听得一声鹤鸣,脸色骤变,竟转身又要逃走。莫无邪寒冰盘龙铁链劲甩,竟已缠住老妇的手臂。

    这回轮到怪婆婆情急,她将那盒子向空中一抛,道:“什么家国大业,去见鬼吧!”莫无邪飞跃而起,将锦盒接住,放入怀中,再看怪婆婆早已消失在密林之中。

    莫无邪呆立林中,反正揣摩,这龙门教的人哪里去了?蒙古国师穆尔伦被明兵围攻,断无劫人之能,莫非这龙门教上下诸人平空消失了不成?其中定然有大阴谋。而周姑娘能拿蒙古王爷府的令牌,她又知道悦柳山庄,难道是她使的诡计?想到这里,莫无邪不由得觉得这个女人深不可测。

    师傅在哪里,这又从何处查起呢?他的眼睛忽然一亮,明兵!既然有人能够调动明兵来救龙门教,就当去官府一查,说不定就能找到线索!他心道:“此盒是狄大哥舍命相护,再不能遗失。”他将锦盒与符信都藏好后,即寻路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