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   一言不合就开打
作者:图灵      更新:2018-08-10 11:45      字数:2026
    五王爷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再没理睬他,而是一直和祁准聊天。

    祁准虽然一脸的无奈,却仍然耐心的陪着五王爷侃天侃地。

    旁边贾师爷一个人把玩着棋子,好像没有察觉这边的粉红泡泡,又好像习以为常一般。

    而这于知府的表情就丰富多了,一脸的不忍直视,表情便秘加八婆,看的对面站着的尹逍遥好纠结。

    难道这五王爷对祁准有意思?!

    五王爷其实长得不错,浓眉大眼,五官精致,虽然看着有些不着调,但一身贵气加持,放在现在言情小说里,妥妥的纨绔少爷爱上我的标配。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祁准和这五王爷关系非常亲密,两人相处自然,甚至没有君臣之分。

    本来五王爷今日开宴会,心情很是高兴,但祁准对那尹逍遥格外的上心,时不时的夸他一句。

    尹逍遥只能在心里呐喊:老铁,求放过!

    你没看见五王爷看我的眼神越来越危险了吗?如果喜欢,你们俩比翼双飞就好,何必要加上无辜的我。

    可惜,尹逍遥的呐喊没人听得见。

    而五王爷在祁准又一次的称赞后,终于忍不住,发了声。

    “听祁准说,你功夫特别好?”

    尹逍遥心中一突,这是,要找茬?

    老哥,你是不是拿错剧本了,自己人何必为难自己人?!

    “能够被祁少爷看上是小的的福气。如果五王爷不嫌弃,草民愿意鞍前马后,孝忠王爷。”

    “呵呵,被祁少爷看上?你是不是太高看你了?再说本王的护卫是个阿猫阿狗都能够做的~?

    不过,既然祁准说你武功好,那你就和我比比吧。”

    说着,五王爷拿起旁边石桌上的佩剑。

    “小的不敢。”

    尹逍遥一副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

    和你打,把你打残了怎么办?打了小的来了老的,以后是不是还有一堆大内侍卫007来灭我?!

    “哼,我让你打,你就打。如果连我也打不过,有什么资格说孝忠我。”

    五王爷略有不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尹逍遥,渐渐失了耐心。

    尹逍遥见站在旁边的祁准并没有阻止,想来也是让他在五王爷面前表现表现,只要拿捏好尺度,应该问题不大。

    不过这五王爷也算有真本事,一把轻剑舞的宛若蛟龙。只是和尹逍遥比却差了很多。

    自从来了古代,他狠狠花了一番功夫,把从小学的各类功夫融会贯通,苦加训练,渐渐的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武功路数。

    两人来回十几个回合,不分上下,尹逍遥觉得差不多了,躲过五王爷的剑花,一个侧身来到五王爷身后,拇指和食指卡住执剑的手的虎口,一个用力,五王爷“啊”的一声,剑从手里脱落了下去。

    而尹逍遥心中安定,即没有发生冲突,给了五王爷面子,又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完美!

    “哼,好大的胆子,你是要谋杀本王吗?

    来人啊,把这尹逍遥给我抓起来,打三十大板,关进大牢!”

    五王爷很是生气,抬起脚把掉在地上的剑踢的很远,还是祁准摇了摇头给他拾了回来,套上剑鞘放在石桌上。

    尹逍遥也有些被弄懵了,自己下手又不中,这五王爷闹哪样?说好的自己人那?

    “王爷,请息怒,尹逍遥年纪还小,想来是没有轻重才伤了王爷。”

    祁准及时开了口。

    这尹逍遥是祁准推荐的,如果真的打杀了,想来祁准面上也过不去。

    想到这,五王爷稍稍正了一下脸色:“看在祁准的面子上,今天饶了你。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来人,把尹逍遥给我拉到外面庭院里,打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尹逍遥猛地抬头,看着上坐的两个人,有些惊讶,掺杂着恼怒和气愤。

    很快,尹逍遥就被两个侍卫拉到外面的庭院里,那里早就准备好了凳子上,被压着趴上去之后,行刑的人就动了手。

    而这时,各府受邀的少爷都在庭院里闲聊,等待着五王爷的召见,见到着场面,有些惊讶,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这不是前段时间出尽风头的尹逍遥吗?”

    “看这架势,一定是得罪了五王爷。”

    “不是听说他和祁家少爷私交甚笃吗?”

    “那又怎样?在五王爷面前,祁家少爷又算得了什么。”

    “这一通打,最起码要在床上趴两个月吧。”

    “呵,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野小子,你还真以为他有什么前途,想来也只是会些溜须拍马的本事。”

    周围一片窃窃私语,恶意的,不屑的,讥笑的,冷漠的,各种嘴脸之中,只有胡瑞阳流露出担忧。

    哪怕家中聚变,胡瑞阳现在成熟了不少,但是这是在于府,五王爷下的命令,他根本做不了什么,只能焦急的等待。

    三十大板,其实打起来很快,连五分钟都没有就完成了。

    尹逍遥被于府的仆人拖出了院子,扔在了门外的大马路上。

    躲在后面的胡瑞阳赶紧招呼小厮,把尹逍遥悄悄抬上了马车,送回了南区小院。

    “我就说从你走后,我这眼皮子一直跳,一定是出事了。

    只是没想到,五王爷竟然是这么样的人。”

    胡思远眼睛有点红,小心的清理屁股上的衣物,企图把粘在屁股上的衣服揭下来。

    “思远啊,我说你能不能给我个痛快的。”

    尹逍遥嘴里咬着木棒,额头上滚着汗珠。

    胡思远狠了狠心,一个使劲,把衣服带着皮都给拽了下来,一片模糊。

    “啊~~”

    伴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哀嚎。

    “早知道,我就让寒林帮我弄了。”

    尹逍遥小媳妇样趴在床上,用眼睛痛诉着胡思远的暴行,胡思远正在气头上,无视了痛诉,用温水给他清理伤面。

    “少爷,少爷,祁少爷来了。”

    “就说少爷伤势太重,不宜见人,让他过几天再来吧。”

    胡思远阴沉着脸,在尹逍遥开口之前给拒绝了。

    “我是来赔罪的。”

    胡思远话刚说完,祁准就推开守门的小厮,已经走了进来。

    胡思远看到祁准不请自来,气呼呼的摔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