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情殇
作者:苏慕遮*3414      更新:2018-04-17 21:18      字数:1893
    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小孙的母亲指明着要见红云。红云心里有点打鼓,她知道自己的不足。小孙一再安慰她,说他母亲最是和气的一个人,只要他认准的事,他的母亲一般都会同意。红云特意捡了件普通的衣服,穿了双白色的护士鞋,又在集镇上买了香蕉,苹果。两人选了个休息天去见小孙的母亲。

    小孙的母亲,一看就是个干净利索的能干人。见到红云很客气,也很高兴,不住地打量红云。忙着去门前的菜地剪了一把韭菜,一把茼蒿,又去鸡窝里抓了一只小鸡,掏了几只鸡蛋。红云想近前搭把手,可是插在裤袋里的手,始终让她没有勇气伸出来。小孙带着红云在他屋后的自留地里转转,田埂上的油菜已经开花,麦子还没有抽穗,风和日丽,一切那么安静,那么让人心怡!

    没过多久,小孙的母亲站在屋后,用手示意,高声叫他们回来吃午饭。韭菜炒蛋,清炒茼蒿,鸡汤,已经摆上桌了,饭也盛好,筷子也已摆放整齐。小孙的母亲夹了一个鸡腿放在红云的饭碗里,红云用左手拿起了筷子,在小孙母亲错愕的眼神中,她从裤兜里伸出右手,扶住了碗。空气好像一下子凝结了,那只手像只烧焦的面团,毫无防备地,突兀地呈现在小孙母亲的眼前。从小孙母亲急促的呼吸声中,红云感到了小孙母亲的愤怒,失望,以及恶嫌,红云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从山巅坠下谷底的呼啸声,她的心中已经先取了他的母亲,她是多么希望有这么个能干的母亲,为她做这些可口的饭菜啊!

    三个人无声地吃过饭,小孙几次想找话说,都被他母亲恼怒的表情制止了。小孙没有和他提红云手的事,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也是她断断不能接受的。她要找一个和她一样能干的媳妇,闲时裁剪衣服,会踩缝纫机,忙时能插秧割稻,种田犁地,十几亩的田地需要人来春种秋收,她不能指望着个花瓶似的人,手不能做,肩不能挑。男人过世了,她不想让儿子过多地承担家庭责任,她希望能有个女子和儿子一起分担,两个人齐整整地站在她和她的族人面前,并没有因为男人的离世而抱残守缺,家里应该过得像芝麻开花一样更好。

    午饭后,小孙的母亲就说要去地里干活,要关门上锁,叮嘱小孙送红云回家。这个地方离官庄镇有二十几里路,没有汽车。红云坐在小孙的自行车后架上,车胎好像爆了,小孙蹲下来检查,又没有漏气,小孙蔫蔫地走。红云看到身后驶来的一辆三轮卡车,挥手拦住,跳上车,绝尘而去,留下小孙。直至很远,红云仍看见小孙站在原地,在风中凌乱的头发。

    红云进门,难得看见父亲早早的在家。父亲探询的眼光被她狠狠地瞪了回去,她走进房间,把自己反锁在里面,今天对她来说是个耻辱。

    第二天,红云照常上班,小孙居然没有来,红云不免在心里凛然地冷笑:可见爱情真的是个塑料花,假好看,表面上绚丽多姿,还没有经历风雨,却已在空气中蒙尘暗淡了。

    小孙半月后才来的厂,是来收拾宿舍被窝帐子的。红云倒是没有回避,她倒要去看看小孙。同寝室的职工看见红云来,一个个知趣的走开,红云受不住众人怜悯的眼光,“不要走,没有什么要回避的。”但寝室还是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对不起,红云。”小孙没敢迎着红云的目光,低声地嗫嚅,“母亲寻死觅活地不同意,我不能担负不孝子的孽名,除了我,你可以找到更好的人。”

    傍晚的阳光透过宿舍门上的窗棂照射下来,宿舍里的灰尘在光的照射下,飞扬起舞,就像是晚上在夜幕下看露天电影,投影仪照射的光怪陆离的光柱。她看见小孙鼻尖上沁出的汗珠,曾经慢慢走进她心里的那张脸,氤氲在沾染灰尘的光线里是那么的萎顿不堪。

    “你的父亲来找过我的母亲。”小孙顿了一下,红云不露声色地扬起了耳朵,心里充满疑惑,“他说你是做不了农活的,你不会做,也舍不得让你做。他希望我家搬到官庄镇上来,他找人在镇上批三间地皮,可是我母亲说没有钱砌。你父亲承诺他拿一部分出来,我母亲更担心,这样会受牵制,怕失去我这个儿子,和上门女婿没有两样,父亲没了,母亲希望我早点结婚,把我们这家门头立起来。母亲终究是不允这个婚事的。”

    “如果我父亲说的话就当没说过,我愿意和你去乡下吃苦,学着做农活,学着做裁缝,你愿意吗?”红云搜寻小孙的眼光,希望他能抬起头来,和她的眼睛能有个碰撞。小孙始终低着个头,默默地收拾东西。红云离开了职工宿舍。下班她没有回家,去了陈庄,去了红霞那,第一次正式地登了红霞的门,她第一次明着忤逆他的父亲。

    红云的到来,让红霞又惊又喜。“父亲知道吗?是他让你来看我的吗?”红霞拉着红云的手,进了房间,急切地问。

    红云没有回答她,红霞眼中的光亮一下子熄灭了。但是红云的到来,她终究是欢愉的。燕子已近周岁大了,看到红云的到来,并不因为陌生而哭闹,相反,冲着红云甜甜的笑。这一笑,把红云心头的阴霾暂时吹散了。红云抱起了燕子,看着襁褓中的燕子,心里默默地祝告,“愿他此生无病无灾,健健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