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寒冬降临
作者:南风吹卷耳      更新:2018-02-13 18:08      字数:3027
    这日,整个伏龙岛上方的天空是阴沉沉的,黑云如翻墨,生生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邓林城玉溪村的李大婶倒是不惧天气变化,急急忙忙地往岛的边上走去。

    虽然村里的吴学究说这天突然在初秋变得如此寒冷似是大凶之兆,最近不要轻易外出,但是相依为命的十岁儿子现下不知怎的失了踪影也是愁煞了她的心。别人不敢去寻,自己终究要去找的。

    想到儿子最喜欢去岛边的那个小木屋玩,因此她就忙向那里找去,只是越往岛边走越觉得寒风刺骨。

    “儿啊,你在哪里啊?啊——”

    还未靠近海边木屋,李大婶就听得一声巨响,只见有一股奇异的白气冲破木屋的房顶又是迅捷地对着她扑面而来。李大婶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扑面而来的一团白气是什么,就消寂了还在呼唤儿子的声音,被袭卷她全身的那团白气化成了一座毫无生气的冰像。

    那团白气在那冰像上褪去之后,便向着碧落一跃而上,融进黑云中,就化作纷纷白雪,洒在邓林城的每一寸土地上。

    原本全邓林城的人忌惮如此寒冷,只当天要降下大祸,便纷纷闭门不出。不曾想,透过窗看到的不过是一场倾城之雪,人人心下只道是一场瑞雪消了劫难。于是全城的人都欢呼雀跃起来,自然,最开心的还是孩童,被关在家里好几天,如今正好玩心大作,有的堆起了雪人,有的打起了雪仗,你追我逐,言笑晏晏,好不热闹。

    只是,他们不知道一切不过是黑暗即将来临的最后欢悦。毕竟,不是所有的雪都代表着圣洁无瑕。

    也许,所有的美好事物,都可能成为死神藏在长袍下的镰刀。这雪亦然。

    一时间,狂风忽地大作,吹动那落在地上的雪竟漂浮在空中慢慢汇聚,就好似那团白气的分身,全没了重量,只是化作了一缕又一缕,便向着每个活物身上袭去!

    须臾间,一个妻子看到自己的丈夫在自己眼前化作冰像,一个母亲目睹自己的一双儿女同时被封印在一块冰石里。当然,那还未被那一缕缕白气缠身的,也是来不及如何诧异的,因为人力难敌神秘之力,他们终要奔赴同样的结局。哪怕他们躲进了房内,那白气也尽可以穿门入户,将他们变作无声的生命。

    现在,这座在春天开满桃花的邓林城不再有孩童天真无邪的笑声,取而代之的是每个人如濒死般一声声绝望而短促的惊呼。

    那一缕又一缕的白气皆如此这般逐一袭卷在每个有死的凡人身上,又凝固住了每一个惊慌失措的生灵。

    不消片刻,整个邓林城已然成了冰雪般的世界。虽然有些人家的烟囱里还在冒着炊烟,但是一派静悄悄,丝毫没有半点活物的气息,如今邓林城有的,不过是处处耸立的着形态各异的人形冰像,可那冰像内生命的表情却毫无二致,皆是静止在最绝望的那一刻!

    时候到了,云头的白气终于化出了四肢,恰若一个人形的庞然大物,似乎在俯瞰着自己的杰作。

    吃吃吃……在那团人形白气里,竟传出了阴恻恻的笑声。

    那是一个被压抑太久的不死的生命,如今他就要以摧枯拉朽的姿态,让整个伏龙岛陷入真正的寒冬。下一个,青芷城!再下一个,月河城!最后,扶苏城!沉睡吧,带着惊恐永远地沉睡下去吧。

    暗潮涌动之下,扶苏城的夜同样是不得安宁。

    入夜了,此时的苏府也是静谧得有些异常,不过苏家的众位家仆并不是在休息,而是都聚在了苏家的花厅。

    更为奇怪的是,苏家夫人向来是个可亲的,如今诸位家仆竟在她面前跪了一地。

    “夫人,我们在苏家那么久了,从来都是有事告假,何来突然给赏钱又给假一说,还是连夜离开,况且之前并没有这项规矩。夫人,您不会是变相得赶我们走吧?!夫人您向来也是个心善可亲的,所以还请夫人您给个明确的情由,不然我们,我们只好长跪不起了。”跪在前面一位中年妇人率先开了口,说完后,她身后的众人纷纷附和。

    “何妈你说得太过严重了。这次只是给你们几天假,好让你们既是陪伴家人又可休息一番。这天也突然越发得冷了,我便让管家给你们一些钱,那样你们也好为自己做些御寒的冬衣。”

    苏夫人心下自是为众位仆人的忠心耿耿死心塌地所感动,只是那样可怕的缘由如何能坦诚以告?

    寒冬即将降临,可是若果一切命运真的难以抗拒,不如让这些人安安稳稳地在亲人的身边度过这最后时日。

    “我不需要这几天假,我要陪在夫人和小姐身边。”说话的正是清荷。

    “清荷你没有至亲,就去你姨母家几日。”苏夫人看着一脸倔强的清荷,语气坚定地说道。

    “夫人——”

    “好了,诸事都交代清楚了,我说与你们的也全是真的。你们还是快快走吧。”

    “是,夫人。”

    遣散众人,苏夫人来到正站在门内擦拭剑身的苏少岳身边。见他手下的动作没停,只是剑眉紧锁,苏夫人不忍地开口:“岳哥,一禾长老既是说了天意难违,你又何必,何必……”

    听到苏夫人如此一问,苏少岳终于停下动作,将手中的剑放在桌子上,牵起苏夫人的一双柔荑又望向自家夫人的一双柔眸沉声说道:“有言道,虽千万人吾往矣。我苏少岳既是这岛主,自然要履行我的责任。对手再强大,我也不当有那白白受死抑或怕死逃命的行径!”

    看向苏少岳眼中的坚定神色,苏夫人心下了然,想起他自少时便有的豪情,明白了做这样一个人的妻子果然是她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夫人,你和莹儿,定要好好的。”恰在这时,苏少岳松开了手,背过身去。

    苏夫人见状,一时没有动作。半晌,苏夫人抬手从后面将自家夫君拥住,只沉静说道:“岳哥,比起莹儿,我更想陪在你身边。若是你失败了,大不了我跟着你去。”

    “夫人……”

    一觉睡醒,苏青莹发现清荷竟然不在身边,喊了几声也没人回应,这才想起娘亲几日前就发了赏钱,让苏府的仆人们回家了,也就自行穿了衣服又随意将一头长发挽了挽。

    待苏青莹打开门一看,外面竟是白雪皑皑,银装素裹。

    只是这天为何还如此昏暗?

    “啊,岳哥小心!”苏青莹听得一声惊呼。

    “爹,娘!”

    苏青莹赶至西苑,就见苏少岳拿着剑,而那剑身正被一团白气制住,至于那苏夫人也在挥剑向那白气胡乱劈砍,而这白气一被劈砍,就溅出碎冰来!

    “莹儿不要过来!”苏少岳夫妇二人见苏青莹来到,慌忙大叫。

    “爹娘,你们怎么了?啊,娘亲小心。”

    眼见这团白气就要袭卷上苏夫人,苏青莹慌忙奔过来就要以肉身阻挡在苏夫人面前,还没来得及奔过去,这团白气已然包裹苏夫人全身。

    “岳哥,照顾好莹——”

    “夫人!”“娘!”听白气里带着不舍的喊叫声,苏少岳和苏青莹齐齐戚声喊道。

    见苏夫人已然被冰封,苏青莹一时觉得悲痛万分,可惜白气无情,转眼间就迫至苏青莹身前。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青莹便看一个青色人影挡在自己身前,手里还挥舞着一个燃着的火把。只是那火把此时已经起不了作用,一下子便熄灭了。

    “小姐小心!”只听得一声惊呼,又一个包裹着血肉之躯的冰雕出现在苏青莹面前。

    “清荷!”

    一时失去两个这段日子对自己最好的两个人,又见苏少岳被这白气折腾得伤痕累累,饶是苏青莹还是没搞清楚状况,心中却是怒火难平,十七年来第一次懂得什么叫死亦无惧。

    她站起来,笃定地向着在空中不断流动的人形白气走去,甚至连苏少岳的急声劝阻都充耳不闻。

    若是她真的有神物护体,大不了就来个玉石俱焚吧!

    一走进白气,苏青莹的身体便发出炫目的光,又是双脚离地,连带着散发出五色光的身体也随着白气流动起来。

    她觉得自己如同堕入冰池,周身除了冷就没有其他知觉。在恍惚中,苏青莹只觉得在光中看到了自己现代的父母,好困好冷好无力啊。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及时出现,使一手力,一把剑便直剌剌地刺向那人形白气的胸口处。事出突然,那人形白气一时不防,竟是让男子一击得中。

    那白气吃痛一挣,甩开了被自己包裹着的苏青莹,便如一阵旋风般离去。

    向长欢见状,急忙扶起昏迷的苏青莹。但见她因浑身湿冷而颤抖不止,脸色惨白,蛾眉蹙起,口中还喃喃道:“老爸老妈,阿莹好想你们呀……”

    “傻丫头,我在,别怕。”

    苏青莹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心下觉得安稳,便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