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被算计
作者:瓢城皇裔      更新:2021-04-11 16:41      字数:3167
    “真的要去啊!”

    蔡正富的欣喜若狂,柳伯不晓得,他只晓得炮仗炸不死人,土火药除非把人埋进去,要不然比炮仗好不到哪块去。

    “嗯哪!”

    蔡正富生怕言多必失,就没有再多言语,挑起担子快速的和柳伯告别。

    “好人哪,好人……”

    看着蔡正富离去的背影,柳伯也是百感交集,无法用言语表达对蔡正富的感激。

    “蔡排副,你这是打劫哪家杂货铺了,还有大炮仗呢……”

    看到蔡正富挑着担子,找到了比预想多的炮仗,王二柱脸色缓和了不少,现在多一点炮仗,也是多一份把握,虽然这些炮仗仅仅是唬人的玩意。

    不过人呢就是这样,当只能面对的时候,才会计较得失,盘算着手中的筹码,目的很简单就是活下去。

    特别是王二柱这样的老兵油子,活命是底线,先头要不是陡然冒出那么多的银洋钱,不晓得他还要伪装到神呢辰光呢!

    “恩的秦妈妈,土炸药啊!”

    不同于王二柱的稍微转变,张铜板却是有些夸张的几乎跳了起来,这让蔡正富感到诧异。

    “呵呵,蔡排副恐怕还不知道老张的本事,其实他有一个外号,叫炸药张……”

    难得王二柱这一会解释起来,看来也是想和张铜板改善一下关系,就是不知道张铜板怎么想的,还是心里头暗暗的记恨着。

    “炸药张?”

    蔡正富一听,这外号倒是和自个先头看到的张铜板脾气差不多,说话做事都挺冲。

    不过很显然王二柱绝不会这么简单一说,肯定还有隐情。

    “对,一开始老张是炮兵连的,后来大炮被他们的长官偷偷给卖了,反而诬陷手下的几个炮兵,想让他们当了替罪羊。

    你想以老张的那狗脾气,哪里能咽下这口怨气,暗中自己配置土炸药,差一点没有把整个炮兵连给炸翻了!”

    蔡正富可以脑补被冤枉的张铜板,会做出神呢样的疯狂举动,其实一点都不为过,换做他估计也得这样去做。

    只是整个炮兵连都差一点被炸翻,张铜板这祸闯可不是一般的大,还不被千刀万剐?

    “和乐呢?”

    不过张铜板不像是被人揭了短处的样子,蔡正富甚至能够注意到他的嘴角轻轻的上扬。

    这是嘚瑟的表情!

    张铜板活生生的一个人站在跟前,肯定没有因为此事被处决,甚至还隐隐有得意洋洋之色。

    王二柱的马屁算是拍对了!

    “后来啊,才知道老张配制的那些土炸药,原来也早就被喝兵血的长官倒卖了,换上的全都是炒熟的面粉,人没有炸死一个,却是直接惊动了师长,老张直接被师部的宪兵给抓走了。

    本来呢,像老张这样疯狂报复长官的行为,铁定枪毙个千百回。

    只是老张这次报复的行为,却是揭开了军中一起巨大的军火倒卖案,最后师长拍板,老张算是功过相抵,不过也被调离了炮兵连,发配到辎重营当守卫。

    不过之后老张的这个绰号却是这么叫开了,谁看到老张都躲得远远的,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惹毛了老张,指不定哪天夜里睡觉的时候给你扔一颗土炸弹,呵呵!”

    王二柱说的绘声绘色,蔡正富听后不由的多看了张铜板一眼,张铜板还真是命大,在这么大的漩涡之中,居然还能全身而退。

    看似师长的仁慈,其实则不然,蔡正富戏文看多了,早就琢磨出这恐怕是张铜板故意为之。

    既然张铜板精通制作土炸药,哪里对炸药的成分分不清楚呢?

    或许张铜板只是被人推出来的一个棋子,至于真相如何,蔡正富根本就不想晓得。

    但是在蔡正富却是从王二柱讲的这个故事之中,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张铜板这个人胆大心狠,更重要的是他有实力。

    或许制造土炸药,运用土炸药才是张铜板擅长的地方,要不然也不至于他刚刚看到眼前的这些土炸药时,会那么的兴奋,以至于控制不了自己的表情。

    这一点就像王二柱先头看到了那么多的银洋钱,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伪装一样。

    蔡正富又算是学会了一招,就是每个人都有弱点,一旦弱点出现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

    不过这一次发现张铜板的异常,倒不是一件坏事,毕竟一个会制造土炸弹的老手,对于脚下的他们而言,就等于是拥有了不少手榴弹的可能。

    “可惜辰光不够啊!”

    不过张铜板的兴奋也就是一点格格的功夫,稍后他整个的人神情又变得有些冷漠起来。

    更是喃喃自语的眉头深锁,很显然小鬼子的即将到来,哪怕他张铜板制作炸药的水平再高,也难以在这么短的辰光中做出合格的炸药。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蔡正富也晓得虽然有了土炸药,但是土炸药的分量还是不足。

    “蔡排副,恩们还是只有一次伏击的机会……”

    张铜板的目光在那些炮仗上头,扫视了几遍之后,默默的摇了摇头,显然哪怕是把这些炮仗中的黑火药全部清理出来集中使用,依然不会有多大的作用。

    “一次机会,恩懂,不过这一次的伏击应该是像模像样的了吧!”

    炮仗和土炸药只能算是锦上添花,没有绝对性的作用,最终还是要靠五颗手榴弹发挥真正的威胁。

    “恩是这样想的,这些土炸药想要炸毁一两座房子都不成问题,所以选择伏击的地点,最好是在巷道里面。

    柳家灶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也没有多少砖瓦结构的房屋,找到类似的伏击地点不多。

    所以恩们一开始的章法,利用小鬼子初来乍到,不熟悉地理环境,给小鬼子来一个迎头痛击,其实很不现实。”

    张铜板一边在整理的这些土炸药,把它分成了好几份,一边讲述着自个的作战计划。

    “逗的,是这么个理!”

    五颗手榴弹只有一次伏击的机会,这个机会自然是小鬼子一开始来的时候,小鬼子来势汹汹,一路烧杀掳掠,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给他们来一个迎头痛击。

    这是唯一的机会。

    但是真的想要伏击成功,期间却是困难重重,这一点蔡正富之前想的有些简单,毕竟脚下已经不是冷兵器作战的时代。

    “老张,你的意思是咱们先虚晃一枪,然后引小鬼子踏入伏击地点吗?”

    王二柱这时候似乎想到了张铜板的真实意图。

    蔡正富的章法还停留在戏文中那些经典的故事上头,比方三十六计神呢的,但是真正的把这些计谋运用到实际中,却是远远不如从战场之上厮杀出来的张铜板和王二柱的直觉。

    “是欲擒故纵,还是声东击西,还是哪个……”

    蔡正富的脑海之中,正要往三十六计的哪个计策上套时,却发现张铜板和王二柱两个人的目光,全都盯在了他的身上。

    这样的目光之中,蔡正富感到了一点格格的不怀好意。

    “神呢情况,你们该不会是让我去引小鬼子吧?”

    突然蔡正富脑海之中想到了某一个方面的可能,不得不假装吃惊的问道。

    “逗的,蔡排副,恩们当中就你的水性最好,最佳伏击地点前面的别段小路,也只有你可以利用小池塘泅水逃命。”

    就这么不经意之间,蔡正富已经被安排好了引诱小鬼子的任务,被张铜板和王二柱联手算计了。

    可以说不久前,他们两个人还有着隔阂和芥蒂呢!

    “恩去引小鬼子,那你们俩干神呢?”

    张铜板和王二柱嘴上是蔡排副,蔡排副的叫着,叫得那是一个真切和热情。

    但是真的要拿小命去拼的时候,一个一个的直往后缩,猴精猴精的谁也比不过他们。

    “蔡排副,小鬼子想要追杀你,自然只能朝着恩们的伏击地点绕过来,这时候恩引爆土炸药,王二柱要引爆手榴弹,都有紧要的任务呢!”

    “是啊,蔡排副,各有分工啊,各有分工。

    你不要以为我们引爆土炸药和手榴弹就没有危险,其实比你更加的危险。

    你想啊,你引开小鬼子注意的时候,小鬼子发现你是一个人,而且使用的都是炮仗这些没有生命威胁的玩意。

    小鬼子是要追杀你,但是他们并不会放在心上,更多的应该是抱着一种猫戏老鼠的游戏心态。

    但是恩和老张就不同了,我们这可是真枪实弹,小鬼子一旦出现了伤亡,那肯定是要找咱们两个拼命的,到时候我们还要靠你来解救呢!”

    王二柱居然分析得相当透彻,说的蔡正富是无话可说,找不到一个可以反驳的理由。

    “蔡排副,恩相信恩们三个人就是那个神呢臭皮匠,抵得上一个诸葛亮的,你说,逗不逗呀?”

    王二柱在那里给你摆事实、讲道理,张铜板这个时候给你带个高帽子,两个人一唱一和,蔡正富这个虚假的副排长又岂能压得住他们。

    蔡正富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有些人自己能力不足,却会知人善用,同样混的是风生水起。

    但是这个知人善用,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你也必须有一定的实力,可以震慑住这些人,要不然只能是痴人说梦。

    蔡正富缺的是真正的战场历练,这是铁一般的事实。

    “那就从这一次引诱小鬼子进伏击地点开始吧!”

    既然决定无法改变,蔡正富自然只能积极地面对,而且他相信,有心算无心之下,自个逃命成功性的局面有七八成以上。

    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