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炮仗
作者:瓢城皇裔      更新:2021-02-20 14:35      字数:3096
    “怎么吓唬小鬼子?”

    既然决定了和蔡正富一起吓唬小鬼子,张铜板和王二柱再也没有那小心思,三个臭皮匠低着头鼓捣着怎么干。

    “恩看过戏文里的岳将军,他讲过一句话,那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虚虚实实,真假难辨’,打还是要打上一打的。”

    吓唬小鬼子可不是嘴上说说,要有真刀实枪的行动,让小鬼子感受到了威胁,才能够起到作用。

    “理是这么个理,但是就凭恩们这几杆枪,不是白送人头给小鬼子嘛。”

    同样的一句话,在决定了逃跑和留下来之后,意思却是发生了改变,从张铜板的话中听不出害怕,反而是有一种调侃。

    “就我们这几杆枪打小鬼子可不成,但是咱们不一定非要打小鬼子嘛!”

    王二柱第一次变得有些诡异起来,很显然他想到了什么好主意,可惜却是在这里卖关子。

    “恩将门将说的虚虚实实,其实就是这个意思,不一定非要跟小鬼子硬碰硬,但是又要让小鬼子们感觉到危险。

    古人用的火牛阵,火牛恩们是不用想了。

    恩们不是本地人,根本就找不到耕牛,就算是有耕牛,乡亲们也不肯拿出来送死。

    这年头一头耕牛的价格,都抵得上好几亩良田呢!

    但是恩们可以用火攻,尤其是在晚上,利用熟悉地形的优势,烧死这帮小鬼子……”

    这一招除了戏文里经常的出现,在王家庄打击土匪的行动中,其实也用过。

    当初土匪趁着黑夜摸进王家庄的时候,突然王家庄里面灯火辉煌,有无数的火把扔到了他们闯入的地方。

    一把火就挫败了土匪的打劫,更是趁着土匪的混乱,抓了三个被火烧伤的小喽啰。

    “火攻倒是一计,对付对付土匪流寇还罢了,对付小鬼子够呛。”

    不过对于蔡正富的提议,张铜板却是摇了摇头,蔡正富的提议最多适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

    但是小鬼子又不是植物,大活人岂会让尿憋死,小鬼子这一处受到火势的阻拦,大不了再选另外一处。

    一次两次或许蔡正富他们可以偷偷摸摸的放火阻拦小鬼子,但是依次数一多,完全就暴露在小鬼子的射程之内。

    当地的地形,小河流、沟沟塘塘比较多,没有神呢正儿八经的大道,都是乡间走出来的泥泞道路。

    这些道路不利于小鬼子快速突破,同样的也不利于蔡正富他们行动,更加不利于乡亲们的紧急搬走。

    “不能在小鬼子面前放火,那就远一点,古代人不是用火箭放火的嘛!”

    张铜板的反对意见,蔡正富想了想也是,小鬼子可不同于土匪海盗,他们手中使用的武器和射击的水平都比较高,也就意味着一二百公尺左右的范围之内,蔡正富只要一动,就会成为小鬼子的猎物。

    远距离的放火,蔡正富脑海之中第一个反应就是火箭,但是一想到小鬼子开枪的射程,顿时整个人就蔫了下来。

    幸亏刚才只是脑海中想了想,没有脱口而出,要不然恐怕自个国军副排长的身份就要曝光。

    就连最基本的军事常识都不晓得,说出来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若是平时的辰光,笑一笑也无妨,但是在这节骨眼上,蔡正富其实更多的还是需要仰仗张铜板和王二柱两个人的战斗经验。

    “恩身上有三颗手榴弹,王二柱身上有两科颗,加起来也就五颗手榴弹,就算是想打个埋伏,最多也就炸小鬼子一次。”

    手榴弹倒是可以用细绳远远地系着,等到小鬼子进入埋伏的地方拉响手榴弹,但是同样的只能阻挡小鬼子一时。

    “把五颗手榴弹分开来呢?”

    蔡正富知趣地没有说话,问问题的是王二柱。

    “埋上地上的手榴弹,爆炸的威力不大,如果没有三五颗,根本就对小鬼子形不成多大的威胁。”

    张铜板眉头深锁,手榴弹是他们手中唯一能够吓唬小鬼子的筹码,可惜数量有限。

    “炮仗行不行?”

    蔡正富这时候插了一句嘴,手榴弹的威力在黑夜之中爆炸起来,效果非常的强大。

    那么炮仗呢?

    老祖宗早就会玩炮仗,而且炮仗一般炸起来的效果,在气势上比手榴弹差不了多少,只是没有多大威胁而已。

    这不正是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嘛!

    “逗的,恩怎么忘掉这一茬的呢。”

    张铜板一拍自个的大腿根子,炮仗这个玩意乡下比较多,找起来并不困难。

    脚下乡亲们都在搬离,炮仗这些玩意留着也么得神呢大用,还不如留给他们发挥余热。

    “这个办法好,但是一时半会之间到哪里去弄啊?”

    炮仗确实可以用,但是在数量上绝不是一星半点,平常老百姓家里头也么得,脚下又不是过年过节。

    “那恩先去问问柳伯,望望他能不能想想神呢章程。”

    蔡正富说完之后,立马撒开了腿去找柳伯。柳伯一听,得知蔡正富几人为了乡亲们的转移,准备去阻击小鬼子后,不禁脸色大变。

    “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嘛!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这一次小鬼子再来,肯定要打仗,可不是打架啊……”

    乡亲们搬离,应该是大家伙的事情,脚下蔡正富几个外乡人,却为他们去冒这么大的风险,柳伯心里高兴之余,却是非常的悲哀。

    到了保家卫国的时候,国军靠不住,民间的乡勇又么得武器,竟然沦落到靠外乡人搭把手。

    先头他们能够打死五个小鬼子,运气占了绝大成分,脚下面对全副武装的小鬼子,蔡正富他们几个人又哪有胜算。

    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柳伯,乡亲们搬离需要足够的时间啊!

    恩们几个人可不是跟小鬼子真刀实枪的干,只是吓唬吓唬他们,只要小鬼子不能邵点格追上来就行了。

    再说了,恩们也不是赤手空拳。

    恩也跟你透个底,恩们几个人手中有几杆枪,还有几颗手榴弹。

    想要吓唬小鬼子,还需要仰仗你找到足够多的炮仗,不管是大炮仗,还是小鞭炮,恩们全要。”

    蔡正富解开用绑腿包裹起来的汉阳造,露出了汉阳造的真容,柳伯的眼中充满了疑惑。

    “你们这……这……这是……”

    柳伯没有想到蔡正富的手中居然有枪,而且他们几个人都有,有枪就罢不了,还有威力更大的手榴弹。

    一想到先头丁木匠、柳小四等人对蔡正富几人的拳打脚踢,特别是王二柱几乎被打成了猪头,这个梁子算是结下了。

    和乐虽然确认蔡正富几人并不是土匪海盗,也办了宴席赔礼道歉,蛮以为事情就过去了。

    哪块想到蔡正富几人还有规规整整的枪支和手榴弹,别的不要说,就是深更半夜里头,在你睡着的时候撂掉一颗手榴弹,哪个人能活得成。

    柳伯想一想背后湿漉漉的一片,浑身凉飕飕的寒战直打。

    “柳伯,你怕神呢啊,恩们又不是土匪海盗,是土生土长的庄稼人,这个枪也是用来打土匪海盗自保的。

    说到底还是小鬼子害的,先头小鬼子攻打台城的时候,恩们几个人和家里人走散了。

    不是怕你们担心恩们是土匪海盗,所以呢就把枪藏了起来。

    柳伯你想想看,先头你们望到恩们的时候,是不是一个个都饿的前心贴后背,走路直打飘。

    哪个当土匪海盗会饿成恩们几个这样的呢?”

    经过蔡正富这么一番劝说,柳伯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至少蔡正富对大家伙没有恶意。

    “也逗啊,炮仗的事情恩去望望……”

    柳伯也想开了,蔡正富几个人是敌是友,现在已经不重要。

    哪怕蔡正富几个人是土匪海盗,他们再坏再凶残,又能凶残得过小鬼子吗?

    柳伯在当地的场子绝对雪滑,也就是两炷香的功夫,两个年轻的后生各挑着一副担子,一摇一摆的来到了蔡正富的身边。

    “碰巧了,东柳灶的柳三槐家里头本来明个娶小婆娘,这些烟花炮仗还是去台城买的呢!”

    当蔡正富把担子两头的大箩筐里面的炮仗一一摆出来的时候,几乎就像小孩子一样高兴的蹦了起来,更是朝着柳伯不由自主的竖起了大拇哥。

    “这柳三槐怕是大地主吧!”

    大炮仗不多,只有四个,但这四个大炮仗却是100响的大烟花。

    单个的大炮仗也不少,足足有八九十个,几乎一副担子。

    小炮仗却是最多,是连在一起的1000响小鞭炮,满满的一大箩筐,少说也有30包。

    一般小户人家哪怕就是结个婚生个娃,无非放几个大炮仗,弄两副小炮仗图个喜庆。

    这个柳三槐娶个小老婆倒好,弄出了这么多的烟花炮仗,大地主的身份呼之欲出。

    “逗的呢!他是恩的本家侄子,为人不丑,听说要用来吓唬吓唬小鬼子,他二话不说就找人特地送来,还给你们带来一包火药。”

    柳伯身后还背着一个包裹,他这么一说蔡正富才注意到,原来是用来打猎的土火药,怕是有五六斤重。

    “来斯呢!还有土火药,作用大发了呢!”

    蔡正富也没有想到,不但炮仗的问题解决了,还有土火药,这一哈子“弹药”充足,可以和小鬼子好好的干上一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