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对策
作者:瓢城皇裔      更新:2021-04-11 16:40      字数:3115
    “不是么得猎户啊,而是所有的猎户,包括地主家所有的枪支,早先都被国军给收走了!”

    听到蔡正富这么一问,柳伯不由的长叹了一声,从他长叹的语气之中,能够感受他心中的愤愤不平。

    “早先都被国军收走了,这是神呢回事啊?”

    蔡正富非常的不理解,相对而言猎户和地主家所能够拥有的枪支,在质量上根本就不及国军的标准配置,虽然国军标准配置的质量也不咋地,但是好歹是制式的装备,更换零部件和维修更加的便捷。

    “哪个晓得他们是神呢回事呢,不过听说主动交枪的人呐,都给了一点格格补偿。”

    对于柳伯提供的这一点道听途说的消息,蔡正富的脑海之中突然的一亮,似乎想到了某种的可能。

    梁垛的国军肯定把枪支倒卖了,脚下小鬼子来进攻,哪里还有武器装备,不得已从老百姓手中收集武器。

    指望国军用民间的武器打鬼子,估计就连土匪的武器都不如,怪不得跟小鬼子打仗一击即溃,一溃就是千里,连连丢城失地,跑的比兔子还快。

    国军的腐败都烂到根子了。

    收集枪支时给一点格格补偿,无非是想等风声过去了,到时候还能卖给原主,再狠狠的赚上一笔。

    反正他们是空手套白狼,怎么做都不吃亏。

    这点格小伎俩,就像大地主收佃农家里头的粮食,收的时候价格压的极低,当佃农没有饭吃想要买一点格格粮食的时候,那个卖价是成倍成倍的往上涨。

    可惜这一次梁垛驻地国军的小算盘打错了,小鬼子一路烧杀掳掠,根本就么得神呢活路可言。

    他们手中的武器就跟烧火棍似的,起不了多大的作用,更何况他们原本就无斗志,没有一点格格的军人操守和底线。

    梁垛国军的不堪,早已成为过往云烟,脚下摆在蔡正富眼前的事实就是,想要带领乡亲们一起逃离,根本就没么得那么充裕的时间,小鬼子随时都会到。

    “你们有神呢好章法吗?”

    一时之间蔡正富深深的感到自个的无奈,看向一旁的张铜板和王二柱问道。

    “当然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再不走那就真的迟了,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

    “逗的,邵点格走,再不走就滑子整特了!”

    柳家灶这一带肯定会成为小鬼子进攻的重心,这样的是非漩涡,只要是稍微有点眼力劲的人,都不可能留下来送死。

    张铜板和王二柱的意见是邵点格跑路,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是轻车熟路。

    “那这些乡亲们怎么办呢?”

    蔡正富也晓得明哲保身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一想到先头细霞子所在村庄的那一幕幕惨剧,蔡正富不由的有些揪心疼。

    “这还能怎么办,各自逃命呗,逃得过是祖坟烧高香,逃不过这就是他的命……”

    王二柱摇了摇头,对于蔡正富兵悲悯的情怀,感觉到有些可笑,自己都顾不过来还想着别人。

    这人不是傻,就是脑子疯掉了!

    “再说了,原先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几人的,那是往死里揍呀!

    我都没找他们算账,这亏吃大了,还想着帮助他们,那是白白的搭上了自己,太一点都不划算。”

    王二柱如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就算是逃命也是步履维艰,可想而知他此刻内心的情绪是多么的愤慨。

    “逗的,人的生死早就命中注定,恩们能管好自个就不丑了。”

    不管是哪个人被人猛揍一番之后,虽然化解了相互之间的误会,但是心里的那个疙瘩终究难以释怀,。

    王二柱能够不产生报复、不落井下石的心思,对于他这样的老兵油子而言,确实是难能可贵。

    想要让他更进一步的帮助乡亲们撤离,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脚下张铜板和王二柱意见一致,蔡正富更加的感觉到孤立无援。

    “总不能神呢都不做吧!”

    蔡正富有些失魂落魄的喃喃自语道。

    如果自个不做些神呢,蔡正富心里的这道坎就会过不去。

    “到底有神呢章法呢?”

    打肯定不可能去打,就凭他蔡正富手中的一支汉阳造和一支王八盒子,在正规的职业军人面前,和烧火棍真的没有多大差别。

    即便是加上张铜板和王二柱两个人,也就是多了两支汉阳造,或许他们的运气不错,几个人合力之下能够打一打小鬼子的哨兵。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只要他们的枪声一响,要不了几秒钟的辰光,他们所在的地方就会成为焦土一片。

    除非能够有一只抵抗的队伍在,要不然搬走的乡亲们就是小鬼子的活靶子。

    脚下哪块还有抵抗的队伍,梁垛的驻军都被小鬼子击溃了,方圆几十里之内也就蔡正富他们几人手中还有枪。

    总不能从天上掉下一支队伍来吧,蔡正富又没有撒豆成兵的变戏法本事。

    “有了!”

    一想到变戏法,蔡正富倒是想起了自个看过不少的戏曲,那里头可是有着不少精彩的打仗故事。

    诸葛亮还摆过空城计呢,这空城计说白了就是吓唬人的玩意。

    吓唬吓唬小鬼子,这倒是一个不是章法的章法,毕竟小鬼子人生地不熟,这就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有利条件。

    “怎么才能吓住小鬼子呢?”

    诸葛亮唱空城计是因为人少,所以他要表现出的更少,让多疑的司马懿举棋不定,不敢下定决心。

    而脚下柳家灶这一带,却是乡亲们人数众多,这人数众多怎么做文章呢?

    “人多了,人多了,那就让人更多些,多的小鬼子不敢打什么歪主意,逗的,就这么办!”

    蔡正富细细想了一番之后,眼前不禁再次一亮,想到了如何的吓唬小鬼子。

    柳家灶到梁垛的路程,到东台县城的路程,都有着不远的距离,小鬼子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全部集中起来。

    所以呢,能够赶来的小鬼子数量也并不是太多,但是能够来多少人,是百八十人还是几十人,这一点蔡正富还需要想一想。

    曾经听少东家说,小鬼子的一个中队甚至能和国军的一个团干仗,可想而知小鬼子的战斗力有多强。

    先头遇到的准备偷袭东台县城的小鬼子,也就百十人的规模,小鬼子想要报复,不可能全部都离开,肯定要留下一部分人驻守。

    “你们望望恩说的逗不逗?”

    蔡正富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张铜板和王二柱,说了说自己的想法和推断。

    “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但是恩们犯不着跟小鬼子去拼命,天塌了还有大个子等顶着呢!”

    张铜板承认蔡正富说的有道理,但是这跟他么得多大关系。

    “就是,国军大部队都跑了,我们几个散兵游勇算什么,要打,也要等到人多了起来再打!”

    王二柱更是找了一个大大的借口。

    “不逗,你们放心,恩们不跟小鬼子正面对面的打仗,恩们几个人哪里是小鬼子的对手。

    恩们只是吓唬吓唬小鬼子,让小鬼子不敢直刺,只要拖住了小鬼子的进攻,让乡亲们邵点格搬走就行了。”

    想要让张铜板和王二柱拼命,肯定不可能,就是蔡正富自个也不情愿。

    “吓唬吓唬小鬼子,蔡排副,不是我王二柱说你,亏你能想出这么个馊主意。

    你拿什么吓唬小鬼子,用钉耙、扁担、锄头,还是拿烧火棍?”

    对于蔡正富吓唬小鬼子的提议,王二柱嗤之以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手中要啥啥没有。

    “逗的,蔡排副,你说要是恩们手中有个大炮神呢的,或许还能够吓唬吓唬一下小鬼子,就恩们这几支破枪,打打兔子还差不多。”

    张铜板也认为蔡正富的想法是有些异想天开。

    “大炮么得,恩们可是有着不少的炮仗呢。

    小鬼子他们哪块晓得恩们手中有神呢家伙,古代人不是用火牛阵,杀得敌人丢盔弃甲嘛!

    脚下就要天黑了,要是小鬼子不来,乡亲们将门好夜里搬走。

    要是小鬼子来了,这黑灯瞎火的地方,团里全是小河流、小池塘的,小鬼子又不是麻雀子,还能飞的呀?”

    如果能够有一夜的辰光,乡亲们自然早就搬得无影无踪。

    而蔡正富他们只要能够拖延到前半夜,其实小鬼子的威胁就大大的降低,黑咕隆咚的夜色下,更加有利于土生土长的乡亲们行动。

    “这一次就听你的,只是吓唬吓唬小鬼子,要是有危险,我可直接的走人。”

    王二柱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算是同意蔡正富的提议。

    毕竟他现在伤势还未痊愈,即便是走,恐怕也走不了太远,还需要蔡正富等人的帮助。

    “恩也同意。”

    张铜板也明白,这个时候根本就不能够分开,需要团结,只有团结在一起才能够有活路。

    一旦分开,就凭他们两个人,保不齐就会被黑心的村民给打了劫,哪个让他们身上带着银洋钱,又带着能保命的枪支。

    这黑咕隆咚的夜色里,不方便小鬼子行动,同样也不方便是外乡人的他和王二柱。

    蔡正富和他们两人不一样,先头跟着柳伯一起打鬼子,又间接的救了柳伯,早就赢得了当地人的信任。

    脚下想要活下去,还是要和蔡正富在一起,张铜板和王二柱眼神之间就明白了各自的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