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彻头彻尾的错了
作者:浪花朵朵      更新:2018-05-13 16:06      字数:2501
    那天从回到宿舍爬上了床之后,关昕就再也没有下床了,周子愉想着让关昕陪自己去食堂一起吃晚饭。一定会有人不理解周子愉的做法,好朋友关昕都失恋难受成这样了,哪还有什么心情陪她去吃饭啊。可周子愉的心里盘算的是,借吃饭之口带关昕出去走走,她已经躺在床上大半天了,午饭没吃,晚饭总不能也不吃吧。

    “关关”周子愉对着关昕地床头轻轻地叫了一声。

    没人答应。

    “关关”

    仍旧是没有回应。

    “关昕!我知道你没有睡着,你说句话好不好?”

    “怎么了?”关昕这才回应道。

    “一起去吃晚饭吧。”

    “我不去。”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买。”周子愉本来想用命令的口吻来让关昕下床去吃饭,斟酌一番后,似乎不太妥当。

    “没什么想吃的。”

    “那我自己看着给你带了,拒绝无效。”

    周子愉和林雪儿、魏蔚蔚三个人一起去了学校的四号门,周子愉要去买关昕最爱吃的鸡蛋仔。

    顾淮安听了沈曦上午对他说的那段话话,也开始慢慢地反思自己的做法了,原来自己一直以为的对关昕好都只是自己以为的。沈曦说得对,自己真是个自私的小气鬼,他越想就越发觉得难受。

    “郝健,你还有烟吗?”

    “怎么?你要抽烟?”郝健简直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嗯,是的。”

    “你对象不是不让你抽烟的吗?你还敢抽啊?”

    嗯,没错。关昕是不让顾淮安抽烟的,因为抽烟容易上瘾,但是考虑到以后工作的需要,烟还是要会抽的,于是就没有戒烟的强行规定了。自打跟关昕在一起以来,顾淮安也的的确确没抽烟了,今天晚上着实是心里难受极了。

    “已经没对象了。”

    “啊?你跟关昕分手了?”郝健一边把香烟递给顾淮安一边问道。

    “嗯,是分手了。”

    “是不是你这个渣男不要人家了?”

    “对,就是我这个渣男不要她了的。”顾淮安拿起打火机点燃了嘴里含着的那支香烟。

    “哼!我一猜就知道。”看着顾淮安抽烟,郝健也忍不住抽起烟来了。

    “关昕哪里不好了,你突然就把人家给甩了呢?”郝健问顾淮安。

    顾淮安吐着嘴里的白烟,不曾看郝健一眼,“她哪里都好。”

    “但你就是不喜欢她了,是吧?”郝健为顾淮安接了下句。

    “不是,我喜欢。”

    当郝健听到“喜欢”这两个字从顾淮安的嘴里冒出来的时候,他笑道:“既然你喜欢人家,那你跟人家分手干嘛?我看你这个人是有病吧?”

    “你说得对,我是有病。”

    郝健不再说话了,烟也抽完了,郝健准备进宿舍里面去了,顾淮安却叫住了他,“郝健,在这陪我聊会天吧。”

    “啊?”郝健发现了今晚的顾淮安异于平常。

    “我现在很后悔跟关昕分手了。”

    “不是,我还没弄清你到底是为什么跟人家分的手呢?”

    “因为…我这个腿留下了后遗症,医生说以后还会复发的,我怕耽误了她,于是就跟她提了分手了,但……我还没有跟她说我腿的真实情况。”

    “合着你是瞒着关昕,然后直接提出分手的?”

    顾淮安点点头又说道:“我也是出于为她考虑嘛,不想连累她。”

    “你可真能耐啊!圣母非你顾淮安莫属了,不对,是‘圣父’,真的,牛逼哄哄的你。”

    郝健这样的挖苦顾淮安,使得他心里更加难受了:“行了,你也别再挖苦我了,我也知道我做得不对了。”

    “知道不对的话,那你去把人家追回来啊,还愣在这干嘛啊?”

    “这么晚了?怎么追啊?难不我成拿个喇叭在宿舍楼下叫?”

    “疯了吧你,你不会现在手机上道歉吗,明天等见面了再好好解释么?”郝健大声地对顾淮安说。对于顾淮安的所作所为,在他的意料之外,平时那么成熟稳重的一个人这次做的事情真让人大跌眼镜。

    顾淮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微信里关昕的对话框,“在嘛?”他怯怯地发出了这条消息,绿色对话框边上的圈圈转转后又却变成了红色。原来,关昕已经把顾淮安拉黑了。他又赶紧地点开企鹅账号,他发现根本找不到关昕账号的存在的任何影子。他着急的开始手抖了,豁出去了,他一连打了几个电话给关昕,手机里传出来的都是“对不起!您拨打的手机正在通话中。”

    “完了,关昕她拉黑我了。”

    “这不怪人家,你自己想想还有其他什么方式可以联系上的吧?”郝健说。

    “我想想,对对对,还有微博。”

    顾淮安的 “救命稻草”只剩下微博了,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关昕压根不回他,又或许是关昕就没看微博。

    “在不在?找你有急事哎!”无奈之下顾淮安找了周子愉,所幸周子愉并没有把他删了。

    周子愉:不在

    顾淮安高兴得太早了,周子愉这次也不再愿意理他了。

    他深知,现在只能靠自己了,只剩下郝健或许还能帮自己一点忙了。

    从四号门带回来的鸡蛋仔仔躺在关昕的桌子上一夜了,周子愉的“拒绝无效”这次也真的有效了,关昕什么也没有吃。第二天,关昕起得很早,独自一人吃完早饭,带着水杯就去了图书馆。

    顾淮安起床洗漱之后就忙着去东区找关昕,在宿舍门口等吧啊?碰到的几率太小了,也不清楚关昕什么时候出来。他决定去文新院的图书馆分馆的门口,坐在那里等关昕去上课,这样碰到的可能性就大些了。

    “嗯,就去图书馆那里。”顾淮安走路上一个人自言自语地说道。

    到了图书馆里面,顾淮安才发现自己竟也有好些日子没有陪关昕来图书馆了。因为来得时间太早了,外面的座位空无一人,他打算坐在门前的沙发处,观望着来上三四节课的同学。而现在时间还早,他决定就先进里面的座位去坐坐。

    刚踏进里面,他就发现关昕正坐在之前他们一直坐的位子上看书。他看到她的第一反应是畏缩,他怕见她。做了一会的思想斗争手,他踮起脚尖轻轻地向关昕走过去,拿起关昕的水杯转身准备去接热水。

    “站住!”关昕说道。

    顾淮安停住了却并不转过身来,而关昕起身到顾淮安面前抢过了水杯。

    “热水,我可以自己去接。”关昕说完就拿着水杯出去了,顾淮安紧随其后。

    “你别跟着我。”

    顾淮安并不理会关昕说的话,仍然跟死皮赖脸地着她。

    “我让你别跟着我了,没听到吗?”

    顾淮安上前夺了关昕的水杯,拉着她就往外跑,关昕一边被拉着跑,一边嘴里嘟囔着“你干嘛啊?”

    “我有话对你说。”

    “可我没话对你说。”

    “那你听我把话说完好不好?”顾淮安问。

    “不好。”顾淮南安的话一问出口,关昕立马就回道,间隔时间为零秒。

    “对不起,我错了!”

    “不稀罕你的对不起。”关昕说道。

    “这次我彻底彻尾错了,真的,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你错了,关我屁事啊,我没有那闲工夫听你解释,不好意思。”关昕说完就走了。

    顾淮继续追了上去,可关昕反抗得很厉害,他不敢太用劲,生怕弄疼了关昕。“哎呀。我的腿。”就在这时,顾淮安的腿突然抽筋似的,他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