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花朝盛会
作者:莲心水菓      更新:2017-09-13 20:25      字数:2202
    另一边,江流影和凌暮雪二人已然到达百花镇。

    只见进入小镇的门口的墙边,几棵花树上面系满了五色彩笺。走进小镇,小镇两旁都买了各式各样的鲜花。镇旁有一条小溪,上面有各种各样的花灯,还有许多女子穿着盛装在放花灯。整个小镇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花的海洋。

    “这里倒是有些奇怪,也怪不得叫百花镇,到处都是花和姑娘呢!”凌暮雪四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语气忍不住带着调侃。多多少少还有一些少女心性,只是一直都被她自己伪装着。

    听到凌暮雪的话,江流影诧异地望着凌暮雪,眼神好像在看一个傻瓜。

    “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凌暮雪疑惑挑眉。

    “你该不会真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没想到江流影也开始这样故弄玄虚了。

    “我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女人,难道你不知道今日是花神节,庆祝百花的生日吗?”

    “花神节?是了,今日二月十五了,我都忘了,好久没玩玩了。”凌暮雪语气中难掩悲戚落寞。

    江流影突然有些心疼,她一直都在用冰冷和无谓来伪装自己,实际上她也是脆弱的,也是缺乏安全感的。

    他忍住想揽她入怀的冲动,改成轻轻搭着她的肩,“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既然赶上了,就去玩玩吧。”

    凌暮雪看了看江流影,似乎想从他的眼睛中看出什么来。

    江流影没有给她时间反应,而是直接拉起她的手,带她朝镇内的一家裁缝铺走去。

    只见里面许多女子在挑选中意的衣服,时不时传出嬉笑打闹声。对于这两个不速之客,也没有人去多加注意。

    这时候,掌柜的迎了上来,笑眯眯开口:“二位不是这百花镇的人士吧!”

    江流影看了看凌暮雪,答道:“是的。”

    “那二位正巧赶上时候了,两个时辰过后,我们就会有人去祭拜花神娘娘,由我们村里最美的姑娘领着。不过这位姑娘若是我们镇上的人,那么人选必定就是姑娘的了。”掌柜的一脸谄媚。

    江流影笑了笑,“你这边有没有合适的衣服?”

    “有有有,而且啊,包您满意!”说完,招来一个小厮,让他去后面拿衣服。

    “公子,姑娘,这件衣服如何?”

    江流影满意地点了点头,递给了凌暮雪:“去试试!”

    凌暮雪有些为难:“不用了。多年也没穿过如此华丽的衣裳,怕是不习惯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今天你一定能艳压群芳。”

    “不必了!”凌暮雪转头就走。

    掌柜的像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姑娘是不满意吗?

    江流影也惊诧于她说变就变的脸色,摆了摆手,追了出去。

    “你怎么了?”

    凌暮雪苦笑了一下,一边慢条斯理地开口:“你知道吗?以前小时候,每到这时候,我娘就会把我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就像一朵花儿一样。然后,她会带我去游春、赏红、放花神灯,然后去花神庙祭拜花神娘娘。很多新妇也会去争先恐后地去祭拜花神娘娘,希望自己早日开枝散叶。可是……”

    凌暮雪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自从爹娘死后,就再也没有人会带我去玩了。渐渐的,我也忘了这一回事了。”凌暮雪羡慕地望着周围的人,虽是带着笑,可是谁都能看出来,那笑容万分苦涩。

    “对不起,我……”江流影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唐突了。

    凌暮雪摇了摇头,没事。

    “过去的都让它过去吧,难道你真的不想去看看吗?”

    凌暮雪没有作答。

    “你等我一下。”说完,江流影消失在了凌暮雪面前。

    再次出现的时候,江流影的手中捧着一件衣服,就是方才的那件,“喏,错过了这次,就得来年了,多可惜啊!若是流云在,又不知道要嚷嚷着怎么闹了!”

    凌暮雪有点感动,“谢谢!”

    已经换上衣裙的凌暮雪和江流影已经跟在了随行的轿撵后面的人群中。

    此时的凌暮雪已经脱下了劲装,换上了紫色襦裙,淡黄色的披肩轻盈飘逸,简单的发髻上插着一根银簪,发丝随风飘舞,好似仙女降临尘世,惹得周围的人一直不住地打量着她。

    江流影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很漂亮!”惹得凌暮雪难得地窘迫了一下。

    “这儿和我们那边有些不一样,倒是没有如此庄重。”凌暮雪转移话题。

    江流影低笑:“是啊,不同地方,仪式方面多多少少也有些不一样的。”

    “嗯。”

    这时候,意外突生。

    只见人群的正前方出现了一对夫妇,双鬓微白,哭哭啼啼跪在路的正中央。周围的人群都在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

    “镇长,我们求求你了,我们就这一个女儿,换个人可以吗?”老妇求着这个被称为镇长的中年男人。

    “我说你们两个到底是做什么,这是你们女儿的福气,别人求都求不来呢!”镇长苦口婆心的劝道。

    原本在轿撵上就不是很开心的女子也忍不住嘤嘤哭了起来。

    镇长回头看看那个女子,又看了看前面的老夫妇,满是焦急:“我说你们两个到底干什么,耽误了花神娘娘的吉时,花神娘娘是要怪罪下来的呀!到时候花神娘娘不降福,那我们村就大祸临头啦!”

    “镇长,我们两个没有想捣乱的意思,就是想镇长换个人好吗?就当可怜可怜我们两个,我们老来得子,就她一个女儿啊!”两人不停地磕着头,语气激动,始终不肯站起来。

    “我说你们两个,这定下来的人能改吗?我们已经将你闺女的生辰八字烧给了花神娘娘,花神娘娘已经知道了,临时换人不是在触怒花神娘娘吗?上次就一个人在前一天跑了,结果呢?换人顶了上去,那年大灾荒,花草枯萎啊!万万使不得!”镇长都快磨破嘴皮子了,奈何二老还是如此固执。

    凌暮雪和江流影在后面听得云里雾里,面面相觑不知什么情况。

    旁边的一个小伙子一直都在注意凌暮雪,当然也注意到了他们的不解和困惑,于是在一旁解释道:“你们外面来的,不懂我们这里面的惯例。我们每次被选出祭拜花神娘娘的都是我们村最漂亮的姑娘,而且四年之内不得重复。从八年前开始,每个去祭拜的女子都是凭空消失,所以啊,所有人都在猜测,是花神娘娘看上了她们,留她们到身边做个小花仙了。”

    “凭空消失?”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二人更加糊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