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麟游眼
作者:海边老狗      更新:2017-09-16 00:25      字数:2310
    黄鼠狼回到洞穴时,只见那婉儿正把自己胳膊腿卸下来挂在洞口暴晒,远远的一个倒立的“因”字,头颅围绕着洞口独自旋转着玩。

    黄鼠狼挡住婉儿头颅说道:“婉儿怎么啦?又是关节痛?”婉儿说:“骨头水分多,湿气重,今天太阳不错。”黄鼠狼说:“婉儿,你快收拾好,我给你说件事。那个姜籽芽出大事了,已被人杀死。”婉儿连忙收起胳膊腿,又穿好衣服,说:“快仔细说来。你脸上为何这么多水泡?”黄鼠狼说道:“我昨天在山下并没有找到娃娃们,便想回到庄园一看究竟,我猜着估计是他们捣的鬼,我当时便沿着下水道走,有两个路口,其中有一口冰冷池,里面摆满了尸骨,我捞起一看,其中一个还有鲜血。我又朝另一个方向走,里面是一个个暗阁,全是实验室,里面很多动物与幼儿,却都不能说话,冻僵在那里。我便去了阁楼里面,从窗户里看见灵芝姑娘提刀从外面走来,她见人就杀。我见到了那庄主,你知道是谁吗?就是那个我们在野外碰到的那个打骂大公鸡与黄鼠狼的小孩。那武功不得了,我见灵芝处在弱势,就扔给她一条鞭子,狂风一起,那庄主就不见了优势,还受了伤。庄主逃到门口,按下几个数字,整个庄园变得异常冰冷,院子里滚满了各种圆球,不一会,他们就僵硬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下去一看,全是人球。这时,姜籽芽来了,灵芝没问什么就绑了他,夜明珠变成满天的粉末,闪闪发光,那些肉球像得到了解药,很快站直了身体,都是刚成年的少年少女,他们身上都有毒针,也刺伤了我。他们都很听灵芝的命令,灵芝杀死了姜籽芽,又捏碎了夜明珠,那些肉球吃了尸液后,他们每个人头上都戴着一个光芒的兵乓球,他们自己说是夜明珠的后裔。后来,这个灵芝还说认识你,让你快去庄园找她。你认识她吗?”

    婉儿说:“这样看来,她的确是夜明珠一脉的后裔。走,我们去庄园。”

    灵芝见婉儿来到,激动万分,身体异常虚弱,她哭泣说道:“婉儿姐姐,我是灵芝啊,大卫灵芝。”婉儿说:“果真是我们的人。我知道有个姐妹在此,就是不知道是谁?还是你灵芝,却变了模样,法国城堡还在吗?”灵芝说:“你走了以后,我就保护着堡主,可后来被大儒族给灭了,烧光砍光,说我们是巫蛊的后代,统统杀死,堡主受伤,我背着堡主逃了出来,还是被他们追上抓了回去,扔死人大坑堆里,当时堡主让我自行了断进行转世,我下不了手,刚好见一辆马车拉过去,堡主故意使了个绊子,里面的孕妇就地生下一个女婴,我便被堡主掐断了脖颈,一胎一胎投活了下来,不曾生育,恐怕不灵了。这是麟游眼,是堡主留下的。现在物归原主。”说着灵芝取下胸前的两只吊坠,递给婉儿,婉儿说:“的确是堡主的,当年她有意要送与我,便拿来让我一看,谁知道被摔在地上,出现了一个黑点。这是世界上唯一在人间存在的的麟游眼,只有我们法国才有,法力也是无边,他可以改变风向、天气、气候,在我们大法国的振国之宝。”灵芝说:“婉儿姐姐,我们的城堡早就不存在了,早些年我还去过,已是一片沙漠荒凉,寸土不生。再说前面泉陵之地儒人在打仗,不如就在此居住下来。”婉儿说:“麟游眼既然在你手上,你就拿着它吧。”灵芝说:“不不,只有堡主才可以拥有,这是老堡主给你的,你是法国的不二选择,只有你能继承法国的命脉,老堡主让我一定要找到你,说你一定还活着。我的心愿就是找到你们,便心满意足了。我很累,好想去5号台去休息,求婉儿快快建立我们的城堡!”灵芝说完便瘫了下去。婉儿扭头对正在后面的女娃娃说:“一童,你不要捡了,快去扶灵芝姐姐休息。”一童拿着夜明珠的碎片扔到墙上,一声口哨,那些少男少女立马也跟着把捡来的夜明珠扔到墙上。黄鼠狼说:“姜籽芽教给一童的这个口哨,也真是神奇,被她吹得这样古灵精怪。”

    等人都离去,婉儿对黄鼠狼说:“我们就在此休养生息,建立我们的城堡。”黄鼠狼说:“可惜了姜籽芽。”婉儿说:“本来我想只要在人,就有教化的可能,大儒虽然勤劳自私,古板又贪婪,但不是不可以引导。这姜籽芽是我们了解儒人的一个方法,所以万事都顺着他去,可他命运至此,夜明珠的魔力太大,他难以受用,反而被夜明珠融化,这两颗夜明珠非常排斥姜籽芽,宁愿化为无数个碎片救了这群无辜的生命,也不给姜籽芽任何机会,难为他了,到底是我选错了人。”黄鼠狼说:“是啊,瞎子在白天是很痛苦的。不过,你早知道灵芝就在这里吧,才叫我去抢绣球的?”婉儿说:“我不知道是灵芝,只看见一些征兆,有时候陌生人的真诚是直接的,灵芝手上的麟游眼,我感觉到它的存在,但不知道究竟在谁的手里?”

    黄鼠狼召集人过来,婉儿简单说道:“前面儒人正在开战。我们就在这里先定居下来,一切都按照大法国的礼节行事。今天大家都累了,男士们都跟着一童去休息,女士们都跟着灵芝去休息。具体事情明天再说。”

    黄鼠狼与婉儿商议,明天先宣布大法国的条文,然后就是执行法国的规定。婉儿点点头。黄鼠狼说:“不然不能做到的事情,就千万不要规定,不然坏了规矩更麻烦,这世界上并没有什么规定,只是人开心就好,咱们就怎么开心就怎么制定。”婉儿说:“那你回去写吧,明天宣读。”黄鼠狼说:“现在人多,我们也该建立学校了,他们都到了求偶的年龄,我觉得虽然他们已经过了学习文化的孩童时期,但也不能因此制止他们推迟配对,违背人性的事情我们不能做。”婉儿说:“好学校什么时候都不晚,好在他们是一张白纸,不然一个也不能留,凡是与我们的文化格格不入的外来文化一定要驱逐出去,我们决不能培养自私贪婪的人。老堡主还在的话,我就不用操这么多心了,还是沿用我们老城堡的学校名称,叫‘巫师学校’。你看我都瘦了,等稳定下来后,我们启动新的堡主。”黄鼠狼说:“嗯,剩下的事情我来做,你好好休息一下。今晚我加班制定出来。”婉儿说:“你也多保重,也不在这一会。大山外面有战争,估计霍乱随时会滋生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