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一场风花雪月的痛
作者:纷雨潇潇      更新:2017-09-11 09:59      字数:3576
    第二天一早,当李玉璞睡眼迷离正在床上赖着,尽量拖延着起床时间的时候,朴正浩来电话告诉李玉璞说,“胖子”今天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要他们明天再去他公司找他。

    挂了电话,李玉璞重新闭上眼睛,准备再次开启他的“回笼觉”模式。正当他迷迷糊糊准备再一次进入梦乡之时,他的手机不识趣的再一次响起。李玉璞心里有些不悦,他拿起手机放在耳边,嘴里嘟囔着说:“朴正浩,你这小子有事能不能一次说完,我刚要睡着你就又来电话了。”

    “玉璞,是我,我是张玉环。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但是我非常害怕,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只好给你打电话。”张玉环在电话的另一头紧张的说着。

    这种紧张与害怕,通过无线电波瞬间传染到了李玉璞的身上。李玉璞的意识立刻就清醒了,他一下子做了起来,大脑里反应着张玉环言语中的内容。

    “你别急,你跟我说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害怕?需不需要报警。是不是天天有什么事情,还是你有什么事情?你别着急,慢慢跟我说。”李玉璞虽然安慰着张玉环,可是他的心里却比张玉环更着急。李玉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个时候,他的头上已经渗出了涔涔的汗珠。

    “玉璞,我感觉有人一直在跟踪我,而且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在我家门口,还有我去公司的路上,和天天幼儿园的门口,总是有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偷偷地跟着我,可是我又看不到里面的人。那辆车每次发现我发觉了他,就会马上离开。刚刚我送天天到幼儿园,那辆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跟在我的车后面。等我把天天送进幼儿园出来,那车就马上离开了。我怀疑是不是有什么人要对天天不利,或者是为了报复我要对天天下手。”张玉环的语气中,透露着忐忑不安的紧张情绪。

    “好吧,你别急。你现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找你,我们见面再说。”李玉璞感觉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很可能超出了他能够想象的范畴,但还是故作镇静地安慰着张玉环。

    “我还在我最早的那间办公室,咱们原来的那一间我已经退掉了。这间正好还没租出去,我就又搬回来了。你还没起床吧?不用着急,你先吃点东西再来,我等着你。”张玉环听李玉璞要来,好像心里的紧张情绪缓解了很多,语气也比刚才有了很大的缓和。

    挂了电话,李玉璞就跳下床,开始刷牙洗脸。然后又给自己煮了包方便面,等吃完了方便面,才出门去找张玉环。

    李玉璞徒步来到离家最近的地铁站,在地铁站附近的一个公交卡充值点给自己的公交卡充了值,然后才随着人流走进了地铁站里。看着熙熙攘攘人群,李玉璞心想,自己以后就会这样重新投入到公共交通的行列中,每天要冒着被挤成相片的危险出行了。

    当李玉璞从北京的城南历经了地铁和公交的洗礼,来到城东的时候,已经时近中午。当他满头汗水的走进张玉环原来的那间公司,他仿佛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再次走进这间公司,心情和境遇与之前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方向了。

    “李总,您来啦!张总说您要来,正让我煮咖啡呢。”张玉环的助理小许看到李玉璞走进来,一如既往地上前跟他打着招呼。

    “是,你们都好吧?李明呢?”李玉璞嘴里跟小许客套着,眼睛四处打量着寻找李明的踪迹。

    “李明去监督一个户外广告的施工,不在公司。我带您去张总的办公室吧,她正等您呢。”小许一边说着,一边带李玉璞来到了张玉环的办公室。

    推开张玉环办公室的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张玉环那消瘦的背影。她正站在窗前,不知在想着什么,丝毫没有发觉李玉璞和小许走进他的办公室。

    “张总,张总,李总来了。”小许开口叫到。

    张玉环转过身来,当她的眼神跟李玉璞交汇时,有一种激动的神情瞬间滑过。

    “李总,你好!麻烦你跑一趟,辛苦了!请坐。”张玉环保持着应有的镇静和礼貌。

    小许转身走出张玉环的办公室,一会儿又端着两杯咖啡进来,分别放在李玉璞和张玉环的面前,再次转身离开。

    “你瘦了。”李玉璞注视着张玉环说道。

    “你也瘦了。”张玉环的目光在李玉璞的脸上一闪而过,亦如是说。

    “我还好,你在电话里说的,被跟踪,是怎么回事?”李玉璞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说道。

    “从上星期开始,我就发现有一辆奔驰车一直尾随着我的车,除了那个开车的司机以外,我没见过车里的其他人。但是,那个司机也是始终戴着一副大墨镜,我根本看不清他的长相。他就那样不远不近的跟着我,每当我发现他,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人时,那辆车就会迅速离开。”张玉环把在电话里说的话,又跟李玉璞说了一遍。

    李玉璞紧锁眉头,他也觉得这件事非常蹊跷,不知道这到底事出何因。他甚至想,会不会张玉环是神经过敏,把正常交错的车辆当成了尾随。但是,看张玉环那认真和急切的样子,又不像是假的,这该如何是好呢。

    “这样吧,今天下午,我跟你一起去接天天下学,也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跟着你。”李玉璞看着张玉环,说出了他的计划。

    “好的,那就麻烦你了。”张玉环感激地看着李玉璞说。

    李玉璞和张玉环一起吃了中午饭,然后在办公室里边喝茶,边聊着要注销原来那个,他们和熊廷厚共有的那间公司的事情。张玉环说注销公司的事情她在办,一切都在进行当中,如果有什么事,她会跟李玉璞及时联系。

    时间很快到了下午,他们准备去幼儿园接天天。在他们下楼之前,张玉环又来到窗口,往楼下停车场的位置看了看。当他们走下楼来,一起来到张玉环的车旁时,张玉环再一次环视着四周,就像是要找出什么应该出现却没有出现的人一样,然后才若有所思的上了车。

    张玉环发动汽车,缓缓驶向天天所在的幼儿园的方向。

    “你怎么了?”李玉璞看着张玉环脸上的表情,又看了看四周问道。

    “你上午来的时候,我在楼上的窗口好像看到那辆曾经跟踪我的车,就停在停车场里,后来一转眼就不见了。”

    李玉璞这时候明白他上午刚到张玉环公司的时候,她那种若有所思的表情是为了什么了。

    “玉璞,你看后面那辆车就是这些天,一直跟着我的车。”张玉环突然从汽车的反光镜里看到了,那辆让她紧张和害怕的奔驰车。

    “哪一辆?”李玉璞转身看向身后。

    “就是在咱们左侧车道,相隔五辆车的那辆限量款奔驰。他今天好像有所警惕,离我的车比较远,以前会离我更近一些。”张玉环从汽车的反光镜里向后看着,脸上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李玉璞转身向左后侧看去,跟他们隔着几辆车,的确有一辆黑色的限量款奔驰车与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缓缓前行着。这两黑色的奔驰车,车膜颜色很重,从外面看不到任何车里面的情况。无论张玉环和李玉璞的车,车速是快是慢,那辆奔驰车始终保持着跟他们若即若离的状态。

    就这样,当张玉环和李玉璞他们来到了天天的幼儿园,停好车再寻找那辆奔驰车时,那辆车却已经踪迹全无。李玉璞这时比张玉环还觉得诧异,他无法想象这辆车的主人到底想干什么?是想绑架张玉环和天天吗?那为什么迟迟不动手。总不至于是绑架他吧?不可能,要是想绑架他,干嘛跟踪张玉环呢?再说他现在穷光蛋一个,谁那么想不开会绑架他?完全没这个必要。

    接了天天以后,李玉璞接过车钥匙,让张玉环陪着天天一起坐在车后座上,由他开车送张玉环和天天回家。就在这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辆幽灵般的奔驰车又一次现身了,一路上还是跟他们的车保持着不远不近、若即若离的距离。

    就这样,他们被一路尾随着来到张玉环家的楼下。李玉璞和张玉环不想让天天知道此事,就用眼神相互交流着。他们把车停好,如无其事的一起坐电梯上了楼。当他们从张玉环家的窗口向下望去,刚才那辆奔驰车所在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

    张玉环和李玉璞两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玉璞本来想把张玉环母子送到家就告辞回家的,可是张玉环一定要他吃了晚饭再回去,李玉璞也没有多推辞就留下吃晚饭了。

    吃过晚饭,天天早早地就去睡了。张玉环和李玉璞坐在沙发上闲聊着这段时间彼此的境遇。直到这个时候,张玉环才知道李玉璞为了偿还贷款公司的利息和那个受伤工人的医药费,已经把车卖给了二手车市场。张玉环无比不忍,她总觉得李玉璞如今的一切都是她给害的,她对不起李玉璞,如果没有她,李玉璞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

    就在李玉璞准备起身告辞之时,张玉环伸出双臂将李玉璞紧紧地抱住。

    张玉环深情的望着李玉璞,眼角泛起经营的泪花。她说:“玉璞,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连累了你。”

    张玉环内心那长久以来被压抑的情绪,在这个时候被李玉璞为她的默默付出而感动。她很久以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动了,更没有过这样的拥抱了,那长久以来的不安全感,在她将李玉璞抱个满怀时,被慢慢驱逐。这是她主动拥抱的第二个男人,也是她从心里愿意去拥抱的第二个男人,虽然不知前路如何,她愿意在这一刻将这个男人紧紧地拥抱。即使结局亦如她曾经的第一次拥抱那样,最后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她依然不后悔这一刻做出的选择。即使她再一次经历那彻骨的疼痛,她也要向命运再一次挑战,为自己以后的生活主动做一次选择。

    “玉璞,如果你愿意,今天就住在这里吧。”张玉环在下定决心对李玉璞敞开心扉,主动拥抱的同时,也在内心深深地祈祷着。张玉环在内心祈祷上天的垂怜,让她跳出命运的怪圈;祈祷这一次不要再重蹈覆辙,不要让她再伤痕累累;祈祷不要让她再一次经历,那风花雪月的,痛彻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