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长风破浪会有时
作者:蔡白玉      更新:2017-09-01 15:47      字数:3985
    黑暗中的硕鼠最害怕让自己曝露在阳光下。从贾柏龙传达的信息里,高建军在这个圈子里有一定知名度的,并且经常参加类似的活动,但网上几乎没有他任何的个人信息和相关的宣传。

    杨仁睿好象明白过来了,“你是说让媒体采访他?”

    “必须这么做,咱们这次不是请了几十家媒体吗?我们可以专门请几家媒体给他做专访,让他彻底暴露在大众面前。”

    “如果他找理由拒绝,不喜欢宣传之类的,显示自己很低调。”

    “需要他配合我们做宣传,一会我给钟朝阳打电话,让他明天上午去给贾柏龙做专访,由贾柏龙的采访中带出高建军……”唐诺笑着叹口气,“然后通知媒体去雅得阁做些文章,探密一下这座神密的大宅和他的主人,做这类文章,黑子绝对是人才,我会让他过去的。上次假拍的事他一直耿耿于怀,也许他能找到真相。”

    杨仁睿点了点头,“如果他还是要来参加呢。”

    “他能光明正大的站在太阳底下,我相信李老是通情达理的人,我会跟他解释。”唐诺看着一直在旁边没有吭声和韩一平,“韩老师,您觉得行吗?”

    韩一平突然抬起头来,“佳音的电话打不通了。”

    杨仁睿有点恼怒,“你管她呢,太不象话了,老师来了都不过来,疯了吧她。”

    “也许手机没电了,别着急,她不是跟汪郝军在一起吗?一会我给他打电话。”

    杨仁睿想了想,“现在一时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就按你说的办吧。”

    “那我先给钟朝阳和黑子打电话。”唐诺走到阳台上打电话去了。

    韩一平还在看着手机发呆。

    “一平哥,明天是不是你大师兄要来,李老才不让你过去?”

    “师兄已经答应出席开幕式。”

    杨仁睿一惊一喜。

    “那需要我们怎么安排?”

    “老师说不用了,在老师面前,他只是一个学生而已。师兄也不是高调的人,你自己知道就行,别到处宣扬。师兄说这次有可能是老师最后的一次画展,他不能不来。”

    “怎么啦?我看李老身体挺硬朗的,以后画展我来做,一年做一次。”

    韩一平摇了摇头,“你知道佳音为什么这么着急出名吗?她知道老师的身体撑不了多长时间了,这次他是为了我,豁出去了。小睿,我很难受,今天下午看到他躺在床上,几个小时昏睡不醒,真怕他一睡就醒不过来了。”

    “没找医院看看?”

    “生死有命,老师是通透之人,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只是担心我和佳音。”韩一平说着说着眼眶红了,“如师如父,到这个时候还要老师为我们操心,我真是没脸见他。”

    “一平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我还记得小时候经常听你朗颂这首诗的样子,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唐诺回过头来,看着韩一平把蘸满墨汁的笔重重地落在条案上的宣纸上:长风破浪!她忙举起手机,按上视屏录制键。

    天气有点阴沉,餐厅里的光线不太好,服务员过来跟高建军说了几句什么。高建军皱了一下眉头,镜片后的目光露出凶狠:“他哪那么多事,废物一个,什么人都敢招惹,我就一天到晚给他擦屁股了,没时间,让他滚!”

    服务员退出门去。

    高建军生气的把碗筷一摔,脑海里映出昨天晚上的饭局,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看,又放下。门外传来服务员跑过来的脚步声,他扭头往门口看了一眼,服务员在门前站了一会,缓下脚步走进门来,“高总,门口来了很多记者,说是要采访您。”

    高建军皱了一下眉头,“谁让他们来的?”

    “说是您要去参加一个什么活动,为了配合他们做宣传,需要给您做个采访。”

    高建军想了想,“不会说我不在家吗?”

    服务员咧了咧嘴。

    “先拦着他们,别让他们进来了。”高建军看服务员走远了,才拿起手机打电话,“老贾,这记者采访是怎么回事,也没有提前通知我说要采访。”

    贾柏龙爽朗的笑声从手机里传出来,“我刚采访完,每个出席的重要嘉宾都有一段,我代表画院,你代表收藏界的专家,李老太难得的一次画展了,是韩一平提出来的,应该是李老的意思,要在开幕式上放视频,所以有点着急,我也是临时接到的通知,你配合一下,算是帮我。”

    “也不用来那么多吧,十几家?”

    “那还不好啊,正好你可以露个脸,你那些藏品也显摆一下,别老是闷声发大财。”贾柏龙突然放低了声音,“老高,我刚才得到消息,李老的大弟子已经到北京了,后天准时出席开幕式,你可得给我长这个脸,哥哥的前途就在此一举了。”

    “这花点钱都没问题,这采访能不能推了,我实在不喜欢这种花里胡俏的东西。”

    “都来了你就让他们拍拍呗,反正也少不一块肉,人家花钱还要做宣传呢,免费的你不做,不做白不做。”

    “那你跟他们说,我先准备准备,家里乱七八糟的,让他们明天再来行吗?”

    “明天怕时间来不及。”

    “来不及就算了。”

    “行吧,那我跟锐艺网那边打个招呼。你可得做好了准备啊,我就靠你了。”

    高建军放下电话,在屋里来回地踱了好几个圈。

    服务员走进来,说门口的记者大部分都走了,只有民声报的两个记者还守在那里。说着递上名片。

    高建军盯着黑子的名片看了好半天,把名片放在桌子上,“让他们明天来吧,就说我这里有重要客人,不方便接受采访。”

    大门外,黑子给唐诺打电话,说高建军不让进雅得阁,明天的采访估计只是推脱之词,问她有没有别的办法。

    唐诺看了杨仁睿一眼,“那就明天再说吧,实在不行就不用他的了。”

    黑子有点失望,因为凭他敏锐的直觉,他相信这个宅子和高建军肯定有故事。

    刘佳音自杀了?!当韩一平和杨仁睿他们赶到医院的时候,抢救了一天一夜的刘佳音才从重症室推出来。

    汪郝军惶恐不安地站在病房门口,岳洪和张诗雅站在一边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看到韩一平他们急匆匆地跑过来,汪郝军没敢上前,岳洪忙迎上前去。

    韩一平冲进病房,看着苍白得象一张纸片的刘佳音躺在病床上,“佳音,怎么会这样?”

    “一平哥。”刘佳音笑了笑,“老师来了吗?”

    韩一平点了点头,“老师一直在等你过去,大师兄也来了,我昨天一直打你的电话,你怎么那么傻。”

    “一平哥,我终于明白你那时候的心情了,你们都对我很失望吧,我对自己也很失望。”

    “没有,你还小,将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大有希望。”

    刘佳音的眼睛往门外看去。

    病房门口,杨仁睿把汪郝军逼到了墙角,“你究竟对佳音做了什么?!”

    汪郝军胀红着脸,结结巴巴地申辩,“没有啊,我就想帮她实现自己的理想,我真的只是想帮她……”

    “你……一条披着人皮的狼!”

    “我真的没做什么。”汪郝军朝病床上的刘佳音看过来,刘佳音扭过头去。

    “佳音,有什么事你说出来,有我,有小睿,还有老师和大师兄,我们都会帮你的。”

    “让他走,我不想再看到他。”

    “行,我走……医药费我都付了。”汪郝军忙说,“我再也不敢了。”

    杨仁睿刚要走进门来,韩一平看了他一眼,“小睿,你也走吧这两天还有很多事呢,有我在这里,你们不用过来了。”

    杨仁睿远远地看了刘佳音一眼,转身朝门外疾步而去。

    刘佳音终于憋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哭得声嘶力竭,肝肠寸断!

    唐诺和邵源从江山画院的展厅出来时,时间已经很晚了,下午给杨仁睿打电话,也没见他回信。汪郝军下午过来看了一趟,跟唐诺简单地交流了几句就走了。回到家的时候,她才发现杨仁睿回来了,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

    “刘佳音怎么样了?”唐诺知道他没有睡着。

    “没事,一平哥在医院里陪他。”

    “你没有吃饭吧?”

    “没胃口,早点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得早点起。”

    唐诺看了看他蜷缩成一团的背影,走过来坐在杨仁睿身边,“小睿,别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有时候话说出来会很伤人,但有些话必须说。小样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如果我能早点发现,早点提醒她,哪怕是恶语伤害,也比她现在的境况会好吧。未来的路谁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但我们起码可以不让自己让朋友走偏了。”

    杨仁睿转过身来,紧紧抱住唐诺,“你真好……高建军那边有信来吗?”

    “不着急,明天肯定会有消息的。”

    大清早,贾柏龙的电话就把杨仁睿吵醒了,说高建军昨天晚上突然胃出血生病住院,不能出席画展的开幕式了。

    杨仁睿忙说,“那怎么办?我们还等着他的资料呢。”

    “这事太突然了,他也很抱歉,现在他的电话也打不通,是他的助理跟我联系的,要不我再另外找人吧。”

    杨仁睿差点笑出声来,“算了,明天就开幕了,现找人也不适合,我跟李老和韩一平说一声,应该没什么大事,多一个少一个都无所谓。”

    “行,那你跟李老好好沟通一下,回头我让他给咱们的项目赞助点钱。”

    “贾院长费心了,没事,交给我来处理吧。”杨仁睿挂上电话,抱住唐诺狠狠地亲了一口,“你怎么这么聪明呢?”

    “别高兴得太早,高建军肯定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这是给我埋了一颗不确定什么什么爆炸的炸弹。”

    “不管他,先把这一关过了再说。”杨仁睿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八点半了,唐诺刚要起床,杨仁睿拉住她又躺下,“所有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了,今天咱们可以多睡会,这段时间太累了。”

    唐诺笑了笑,靠在杨仁睿怀里,不一会儿又睡了过去。

    项目启动仪式和画展如期开幕,嘉宾云集,贾柏龙在台上讲话,李征四下里看了看,问身边的韩一平,“佳音怎么还没来?”

    “她肯定会来的,刚才说路上有点堵车。”

    杨仁睿在台上宣布自己将退出锐艺网的经营管理,及新的人事任命,唐诺和韩一平走上台去。

    坐在李征身边的中年男人问,“老师,您说的是这个小杨?”

    “他从小就跟一平很要好,为一平搭了这么个平台,你们也是兄弟,帮帮一平和佳音。”李征拍拍他的手,“这人世间,钱财名利都是身外之物,只有情义两个字,价值千金啦。”

    中年男人把身子往李片身边靠了靠,静静地看着台上的杨仁睿,韩一平和唐诺,脸上露出一个会心的笑意。

    邵源和小丽扶着刘佳音从会场外缓缓走来,站在人群中的汪郝军刚要走上前去,刘佳音瞪了他一眼,汪郝军忙把身子缩了回去。

    轮到李征上台发言了,杨仁睿和韩一平忙上前把他扶上台去,李征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展厅里回荡着,“……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可我的格局不够,以为教好几个学生,就是对社会的贡献,其实不然,仁者爱天下,大仁大爱之人,必有胸怀天下的格局,才能成就大事业,大情怀……中国传统文化的根不能断,这是我们民族的魂……”在李征的身后,巨大的电子屏幕上,韩一平挥笔写下四个字:长风破浪!

    展厅内,掌声雷动。

    唐诺朝诺大的展厅看去,只见汪郝军悄悄地顺着墙根溜了出去,黑子扛着相机兴冲冲地走了进来……{全篇完}